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三百二十三章为情痴都是蠢蛋

第三百二十三章为情痴都是蠢蛋

    重返1995第三百二十三章为情痴都是蠢蛋禹荷躺在床上,摸着空空的肚子,眼泪不断的溢出来,听到敲门声后她以为又是巴海或者巴代所以暴怒。

    “是我林凡。”屋外传进林凡平淡的声线。

    “你,是你……”禹荷猛的坐起来,不顾虚弱的身子跳下床跑到门前快开门,抬脚踢在林凡腿上。

    林凡身体没一点反应。

    禹荷拳打脚踢,可惜她身体太虚弱,而面对的人,是一个被老战士们当实验包家伙,怎么能撼动住。

    林凡让其发泄一段后抓住双手,拉进房间里按在椅子上。

    呜呜……

    禹荷捂着自己独自痛哭。

    林凡走窗户望着外面郁郁葱葱的山尖,等禹荷哭声渐小,他才开口:“你想以孩子绑住他,成为他唯一的女人,有点幼稚。”

    “他十五岁后,为他大肚子的女人不少于五个,年纪从同年龄到二十五岁,每一个都跟你一样的想法,孩子生出来他不认甩掉人家,靠着家里解决,他奶奶快七十岁了,还在在照顾三个奶娃。”

    林凡说一半时,禹荷抬头望着他,等他说完后,禹荷说道:“你是什么人?”

    “不重要,如果你怀疑我说的事,我现在可以带你去他家,顺便去看看那几个女孩,五人中三个重返学校,一个带着孩子去沿海打工,还有一个疯掉了。”林凡回头凝视禹荷。

    禹荷回避视线,道:“不用了。”

    “我的建议是,你想继续爱安子玉没关系,但先重返学校读个好大学,出来找一份好工作,才有能养他和他孩子们,毕竟花销很大。”林凡一脸认真的说道。

    禹荷冷哼道:“我凭什么要照顾不是我的孩子。”

    “你想给嫁给他就得承担,不然指望安奶奶和爷爷还能有多少年可活,一直照顾三个孩子。”林凡问道。

    禹荷无言。

    林凡转回去看着窗外,道:“你智商能力不弱于他人,在我的梦里面。你即便替安子玉担起撞人的责任进去几年,出来后依旧创业成功,成为巴渝地区的成功女性典范。不过因学历认知关系,吃很多苦头,所以我时常跟巴代谈起你,说你要是改个思路,不替安子玉坐牢,而是读书然后创业,帮他站起来好像更容易。”

    “顺便说一下,巴代这废物在我梦里面几次创业失败,靠着我接济才能苟活下来。”林凡补充道。

    禹荷眼睛大亮道:“真的?”

    “我就是为了拯救他,提前把他带到身边看着,免得我以后花巨资救助。”林凡冷哼道。

    “你有那么好心,换作我做了预知未来的梦,我会甩掉他。”禹荷一脸狐疑道。

    林凡转头望着禹荷,表情认真道:“男人的友情就是这样,我越想甩掉他,脑袋里越想到和他的过往,还有他还救过我的命,我家里可不许知恩不图报呢。”

    禹荷陷入沉思。

    林凡不再说话离开房间,关上门让禹荷好好思考。

    外面两个酒鬼贴着墙面,一看到林凡出来,巴代就开门和牛百业一起拉林凡进门。

    门关上后,巴代吐着酒气说道:“你说的是真吗?”

    “是,你就是个废物。”林凡点头说道。

    巴代一下瘫坐地上。

    “白痴。”牛百业搭着林凡肩膀,晃着沉重的脑袋,道:“没看到我弟说话眼皮一直在眨吗?”

    巴代想到几个小时前,在战地医院棚里,业于才说过林凡说谎时眼皮会控制不止眨巴,站起来伸手想掐林凡。

    林凡伸手拍掉,骂道:“蠢蛋,要真是她能成为巴渝地区成功女性的典范,我们至于忙活那么多天?”

    “我喝太多酒了。”巴代说道。

    “无聊的自尊心。”林凡上前躺在巴代的床上,看着天花板道:“禹荷很天真也很傻,就算今日被我打鸡血,但你姑姑再教唆几句怕又是走上老路。”

    巴代闻言急匆匆的跑到床边,道:“你得负责治好她。”

    林凡扭头横了眼巴代,接着道:“把她带去红梅镇去上学,然后让妙竹姐…算了,等下带出个神棍婆就不好了,还是让依依带,虽然可能带出来个暴烈女,至少不会蠢到被男人骗。”

    “杨依依吗?”牛百业问道。

    “你没机会,她和王乾现在已经暗生情愫了。”林凡说道。

    “什么啊。我是想到以前去高中找小舅,见过她几次谈得还不错,就……”

    “就个屁。”林凡坐起来,道:“哥,你那点心思就不要在我面前逞能了,你见依依时没吃都红脸不敢看看人家,还没意思。”

    牛百业当即低头。

    “唉,王乾面对喜欢的人都不脱离带水,一下就拉进和依依的距离,在看看就你个死个性,依依会看上才有鬼。”林凡数落道。

    他是对牛百业的婚姻很放心上,即便没有牛尔的拜托。

    “在你梦里百业哥没结婚?”巴代好奇道。

    “跟你一样光棍一条。”林凡连带着巴代一起骂,道:“你们都是京师大学的高材生,弟弟我还是金陵首富,你们想在那儿安家都没问题,但就为一个人终身不娶,你说……你们是不是有病啊。”

    “为一个女人?”巴代一脸问号。

    同时间牛百业抬头,道:“我爱依依那么深?”

    “不是依依。”林凡指着巴代,道:“他看上凤业姐,姐也喜欢他,但是姐有个初恋出车祸嗝屁了,两人就怎么一直拖着。”

    “你疯了,凤业也敢爱。”牛百业吐槽。

    林凡分外的同意,牛凤业在他认识的女性中最是凶猛,一点女人的温柔都没有,想不通巴代喜欢上哪一点。

    巴代翻白眼,道:“牛凤业是谁,我都不认识好吗?”

    “也对。”牛百业点头,看向林凡道:“那我又是为什么女人痴情一生。”

    “这就是我离开这里去庐州要见的人,哥要是有……”

    “没兴趣。”牛百业摇头道:“我才不要为一个女人耽误一生。你要帮我,尽量不让我跟她接触。”

    “当我是能拉姻缘也能解的月老啊。”林凡斜眼道:“再说她跟你认识是时间、地点,我都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知道?”

    “某人从来不跟说,我请凤业姐姐送他去医院骨科住三个月,结果还是毫无收获。”林凡一脸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