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三百二十章明白得太晚了

第三百二十章明白得太晚了

    重返1995第三百二十章明白得太晚了林凡借着萧玥的话,猛力的夸业于是照顾家庭的好男人,恨不得自己帮业于给萧玥求婚。

    “林凡怕巴代真想娶萧老大。”门边牛百业说道。

    被搓破心思,林凡气得威胁道:“我一定建议牛叔,送你去当兵。”

    哈哈哈……

    业于、萧玥大笑,两人眼里包括牛百业都是小孩子,所以说什么,他们都不放在心上,且对彼此的感情很清楚,今生非你不可。

    没过多久牛尔进来。

    牛百业立马闪到角落里,恶狠狠的盯着。

    牛尔是因林凡过来所以才来,都不带看看自己儿子一眼,径直走到林凡面前敬礼,道:“我代表组织感谢林先生的帮助。”

    “很荣幸能帮到组织。”林凡正经回了一句,而后上前拉住牛尔的手,抖着眉头笑嘻嘻道:“牛叔,有什么奖励吗?”

    “小凡,组织……”

    “叔,我也穷啊。”林凡打断牛尔的话,假哭道:“这一趟牛头村,我损失惨重,我哥和姐姐的医疗费,我高爷爷……”

    “你打住。”牛尔满头黑线,这小子怎么还是一副有便宜就占德性,亏得之前还觉得成熟了。

    牛尔指着业于两人道:“这让两人是我的兵,高为民同志是刘首长的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吗?”

    “好,就算是他们不是,那阳旭……”

    “小同志,你不是忘记出发前,你的手下杨总监跟组织要的大礼包?”牛尔冷脸说道:“如果你不满意,我向组织申请从新审议对阳旭集团的支持?”

    林凡差点噎死,暗暗吐槽牛尔一毛不拔,也不敢接话转头面上牛百业,心疼道:“我们说说百业哥的事吧。”

    “有什么好说的?”牛尔问道。

    “他我要了。”林凡说道。

    牛尔恍然面色缓和,道:“帮你锁着不然早跑了,现在他归你了,另外他的对象,麻烦你也帮忙解决。”

    “你这爸当得真便宜。”林凡斜眼鄙夷道。

    “你要是不答应,我想国家对于他这种人才一定很感兴趣,正好中科院我有认识几个朋友……”

    “叔,瞧您这话说的,他也是我哥,我还能让他一个人过?”林凡赶紧打岔,他后悔死跟牛尔透露牛百业的能力。

    牛尔暗爽,总算让你小子吃瘪了,看你下次还敢跟组织要那么多福利政策,想到这他心疼又苦恼,怎么说林凡跟他关系匪浅,组织内怕是有人有意见,回去得吃不少委屈。

    “对了,叔。”

    林凡一开口,牛二立即警惕道:“你干什么吗?”

    “您好歹是我军高级指挥员,这么点定力的吗?”林凡吐槽道。

    “还不是你小子奸诈,一个多小时前,把卜首长吓得带着高同志跑了,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们的支援呢。”牛尔冷哼道。

    林凡不接话茬,不然又要绕到福利的事,因他看出来牛尔觉得他要多了。

    “我就跟您问个人,战士们救出来的人,有没有一个叫管从虎的?”他说道。

    牛尔认真思考了下,道:“名单我看了,我的兵没有姓管的。”

    “他不是兵,而是跟姐姐差不多时间进入山里,为从匪徒手中救出自己被绑架的堂哥。巴县人,今年三十三,身高170,单眼皮、皮肤白皙,原本是巴县三中的语文老师。”林凡说道。

    “你找他做什么?”牛尔问道。

    “一个人才,本来应该在三年后和我相遇,我不想他经历家庭大变妻离子散,性格变得扭曲,所以想提前找到他。”

    林凡忽然的面色阴沉,管从虎是他集团非常重要的成员,虽一些经历使得管从虎能力大大的提升,但他心疼对方一辈子活在失去妻女的痛苦中,这次他想改变轨迹。

    牛尔感受到林凡身上的沉重,点头道:“我可以帮你查。”

    “叔……”林凡感到要流泪了。

    “但是,你也帮我一个忙。”牛尔说道。

    林凡的感动当即收回,黑脸道:“叔,我从小照顾您一双没有父母陪伴的儿女,就这点小事您也要跟我算。”

    “小鬼,你不怕咬到舌头吗?”牛尔白眼道:“所有人中属你最跳,大你几个小时的王乾都要照顾你,什么时候你本事照顾我他们?”

    林凡直觉牛尔要说的没好事,所以嘴硬道:“我是为训练他们的应变能力,他们现在都是人中龙凤,我居功伟业啊。”

    “你们做生意最讲究的是交易筹码,我帮你找管从虎,你帮我一个小忙,再合适不过了。”牛尔没被让林凡唬弄过去。

    林凡注定是要吃瘪,除非他能放任管从虎的痛苦。

    “您说吧。”他有气无力道。

    牛尔笑道:“国内不少何楚空的人,在很多产业有头有脸,现在国家申请入世,不好动手免得落人口实,你以商人的身份出面竞争并打败,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就知道。”

    林凡头疼,支持何楚空在国外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搭在一起,能量大得很,如果自己把其国内‘友人’搞废,结下的愁怨可就大了。

    “我家自信的小凡凡,也有怕的时候?”牛尔说道。

    林凡挑眉头,道:“叔,激将法对百业哥都不见得奏效,拿来挤兑我有点幼稚了。”

    “忘了,你看着是个小鬼,实际上比我还老。”牛尔叹气道。

    “少来。”林凡摆手,道:“我可以让何楚空的支持者,一个个倒下,但你得答应我,让刘根把管从虎放出来。”

    牛尔心一震,道:“你说什么?”

    “一开始我是没猜到,但您的出现东拉西扯那么多,我就再想您的时间一分一秒都用钱无法估算,我也不值得您浪费……”

    林凡顿了下,眯眼继续分析道:“显然一切都是计划好的,阳旭从出现就烦我,一直要我问他问题,结合他在矿洞时说管从虎不在,我想是他和刘根达成协议,不能主动说明,只能暗示我。”

    “加上卜爷爷跑得比兔子还快,是怕被我提前看破,我会找他要东西。顺便刘老头才是这次暴风行动的总指挥吧。”林凡冷哼道。

    牛尔竖起拇指头,真心赞扬道:“为这让阳旭配合,我们可是做很多事,结果你还是猜到了,厉害,真的厉害。”

    林凡摇头,苦笑道:“知道得太晚,没有意义了。”

    “不会让你吃亏的,大礼包中还有一项没很跟你说呢。”牛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