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三百一十九章姐,嫁给我吧

第三百一十九章姐,嫁给我吧

    重返1995第三百一十九章姐,嫁给我吧林凡扒拉开巴代的手,看着崔婆婆家的房子,道:“不要指望我了,巴爷爷和巴代奶奶不会放着山下老伙伴们,跟你去灵江的。”

    “我都还没开口呢。”巴代不爽道。

    “因在梦里,你到我坠楼前几天都一直在这件事上烦我。”林凡斜眼道。

    巴代眼睛一亮,道:“我爷爷奶奶,九十多岁时身体还英朗吗?”

    “徒手揍你一点也不费力。”

    “真的?”巴代急迫追问。

    林凡点点头,道:“别看我家那四十个老头子,一个个生龙活虎,事实上都比不上巴爷爷和奶奶,九十多岁还能上山下田,啧啧,我那么老能有他们一半我都满足了。”

    林凡没说谎,一脸的羡慕。

    巴代可开心坏了。

    “去抓一只鸡,趁着高爷爷没离开,炖好送过去,对了,还有我哥和萧玥姐姐也得补补。”林凡说道。

    巴代说道:“永元之前就建议了,所以我奶奶和婆婆一起,杀三头鸡都炖好了,我是出来想请你去喝一碗。”

    “我不喝,装一点我们去医院。”林凡说道。

    巴代转身回家,没多久带着好几个保温瓶过来,两人骑着巴叔爷的摩托车返回医院。

    “卜爷爷真是一点亏都不让国家吃。”

    林凡看着空空的病房无语,转头把保温瓶送到隔壁,便宜了阳旭,和巴代提着其他的保温瓶去看业于和萧玥。

    业于、萧玥病情比较严重,是住在组织在后院搭好的野战医院棚里,由专门的人治疗。

    林凡凭借着牛尔的关系,很顺利通过门卫。

    一进去就被牛百业堵住。

    “你总算来了,赶紧带我走吧。”牛百业哭道:“我爸那疯子想让我当兵……”

    牛百业车轱辘一大段,让林凡两人听得头昏脑胀。

    林凡认为在听下去要崩溃,赶紧道:“走走,找业于哥帮忙,他在哪个帐篷?”

    “这个。”牛百业指着十米外的帐篷。

    林凡、巴代跟家脚下生风一样,飞一般跑过去。

    帐篷里业于和萧玥躺在病床上侧身对望,两人刚从麻醉状态醒来,发现对方后就一直对望着。

    林凡进来见状后很无语,不过也理解,毕竟萧玥失去踪迹两年多了。

    “小舅和萧玥姐都发呆两小时了,是不是脑袋受到影响?”牛百业跟着进来后说道。

    “小凡。”业于是面向出口,回神后说道:“你没事吧。”

    “你有事,看你那眼神恨不得爬上姐姐的床上睡。”林凡嘟嚷道。

    萧玥转头道:“小鬼,你还是一如既往那么撵你哥,要不我把他还给你。”

    “别,耽误我哥终身大事,凤业阿姨会劈了我。”林凡不是随口说说,业于几是二姐业凤业带大,最是关心婚姻的事,就算是萧玥开玩笑也听不得。

    “来来喝鸡汤,我顺便跟你们说点事。”他提着保温瓶上前。

    巴代也跟着过去。

    牛百业站在原地撇嘴,抱怨林凡不关心自己。

    林凡无视,先扶业于坐起来,打开保温瓶倒鸡汤。

    “我果然不如他哥。”萧玥佯装吃醋。

    巴代打开手中的瓶子说道:“萧老大我来。”

    “巴代,你张大了。”萧玥笑道。

    巴代一脸狐疑道:“萧老大认识我?”

    “我也是大湾村的,我妈是萧红,十八岁入伍前我一直去你家玩呢。”萧玥微笑道。

    这时,巴代脑子里尘封的记忆掀开,鸡汤也不倒了,望着萧玥红眼,喊道:“姐姐,你你……你去哪儿了,萧红阿姨她她……”

    “我知道,她不过是嫁给一个华侨跟人出国了,又不是死了伤心什么。”萧玥淡定道。

    “她离开村子那天我跪着求她,她不理我,说你已经成年不需要她管闲事,我……”

    “乖,不哭。”萧玥翻身下床抱着巴代道:“没萧红,难道姐姐就不能过日子吗?”

    巴代大哭不止,他小时候大雨村里发洪水,他去找爷爷奶奶掉进水里,是萧红的父亲拼命就上来,为此肺部积水,后来离开人世,虽跟肺没关系他却一直愧疚着,所以把萧玥当成亲姐姐。

    萧红离开村子移民国外,他认为也是自己的过错,当时还不吃不喝好多天,还发四十度高烧,是崔婆婆抢救回来,退烧后相关记忆被摸去了一样。

    “其实我每次休假都回来,因怕刺激你就画了妆容。”萧玥说道:“这两年倒是没回去,没想到长那么高了。”

    “姐,再过三年我到合法结婚年纪,你嫁给我吧。”巴代哭着道。

    噗!

    隔壁床喝鸡汤的业于一听着急了,道:“不行,她是我老婆。”

    “谁是你老婆。”萧玥外头白眼。

    “我……”

    “哥,别急,三年后萧姐姐都三十岁了,能等得了?”林凡安慰道。

    “小鬼,我可真谢谢你,提醒我比你哥大。”萧玥吐槽道。

    “女大三抱金砖,是好事。”林凡回头说道。

    业于疯狂的点头附和。

    萧玥翻白眼,不理会兄弟两,放开巴代拉着坐在病床上,询问这两年的经历。

    “我……不对,是我该问你的才对,不止是之前我知道你在干什么,这两年你被那帮匪徒给绑架,发生什么我都要知道。”巴代说道。

    萧玥的性格爽朗,巴代想知道那就说,两年被困的经历也不隐瞒,用着平坦的语气讲述着惊心动魄的过程。

    巴代又哭又叫的,吵得林凡脑袋要炸了,骂道:“鸡汤要冷了。”

    “对对,姐喝鸡汤,崔婆婆和我奶奶一起炖的,味道老厉害了。”巴代赶紧起身倒鸡汤。

    林凡总算能让业于听话喝鸡汤了。

    “对了林凡,你不是说梦里面我姐是在山里住一辈子,这事我知道吗?”巴代倒好鸡汤后忽然问道。

    林凡随口道:“知道。”

    “我弟说谎时眼睛老爱眨巴。”业于说道。

    林凡生气业于竟然不站自己一边,一勺子热汤不吹直接塞进业于嘴里。

    烫烫……

    业于直叫。

    萧玥可心疼死了,跑上来询问。

    业于叫得更凶,萧玥不让林凡喂抢过碗和勺子。

    “男大不中留,我是彻底失去照顾我哥的权力了。”林凡摇头叹气。

    萧玥回头笑道:“什么时候你照顾他?反而是他给你泡奶粉、喂米糊和给你换尿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