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九十九章没得商量

第二百九十九章没得商量

    重返1995第二百九十九章没得商量牛百业不想真的见不到父亲,所以接过业于递给的笔记本和笔,在林凡面前蹲坐,跟个小学生一样表情认真。

    “这座山南面是种植园,小溪流边上的建筑全是种植人员以及守卫居住生活地,种植的人员,都是一些流离失所的普通人,没有威胁,三十个守卫要注意,全是被当年逃入山里的反动派训练出来的。”

    林凡指着地图大红圈说道。

    牛百业‘唰唰’一个字不漏记下来,边道:“四九年他们败得那么快,训练出来的人真能给我军知道困难吗?”

    “别小瞧了别人,你不想想为什么同一批人,在我军收编后爆发惊人战斗意志,而在他们那边一碰即溃?是领导能力。”

    林凡严肃提醒牛百业,接着自答道:“常凯申不行不代表手下全都是废物,否则我军哪需要打三年解放战争,再说牛头村山里这群土匪,成份相当复杂,扶着训练守卫的人,从清末乃至……哼,哥下去不见得能称王呢。”

    牛百业可是名牌大学生,且从小被刘根灌输各种军事历史,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轻敌了,赶紧认真道歉。

    同时间业于蹙眉道:“组织严禁我暴露,我没和他们交手过,不过在这里我架着望远镜观察,他们的训练确实很严格,比高爷爷他们拿初版在小凡身上的实验强度更烈,几乎跟我军训练特种兵差不多了。”

    “那看来他们信息不闭塞呢。”牛百业说道。

    业于摇头道:“我只是负责检查这块区域人员,其他任务别的同志负责。”

    牛百业闻言看向林凡。

    “万县、巴渝乃至更远地方,都有在这群人的眼线,范围涉及之广超乎你我的想象。这里,山的北面是核心枢纽,端掉这里把损失降到最低,缩小社会影响面。”林凡指着地图分析道。

    “这段不用记,否则我就是僭权,回去要被刘老头喷死。”林凡提醒,接着补充道:“我说记住你才记。”

    “好。”牛百业撕掉纸说道。

    “再撕掉两张。”林凡不想让有心人靠着笔触找到漏洞。

    牛百业默默照做。

    “接下来可以记住了。”林凡再次根据记忆口述人员资料:“北面从清末开沿着山北凿洞,比防空洞还扎实,居住着最核心的数十人,有暗道连接地面,能战略转移,总共三个出路口,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地面上住着三百人……”

    林凡拿起笔画着。

    “向西三里牛首峰东南面斜坡五十度……”业于用专业的侦查兵通信用语,修复林凡话语。

    牛百业比唰唰的记着,顺便还给画了小区域地图。

    四十分钟后,林凡收起地图,道:“危险和可进攻地点都说完了,剩下的事教给专业的人处理,这段话不用记。”

    牛百业默默的梳理自己所写,修正错别字。

    业于走到林凡身边坐下,道:“我们就不管了吗?”

    “不然呢?”林凡斜眼道:“你一侦察兵、一个只有理论的大学毕业生,我差一月才成年,外加一条大狗,去添乱吗?”

    业于还是有点坐不住。

    “哥,战争打的不是个人英雄主义,打的是组织能力,我的职位是相当于汉初的张良一样,在大后方提供思路,打仗让我上就是耽误事。”

    林凡认真跟业于这样的专业人事,讲解战争的要点,说完还补充道:“当然,我和张良老先生比起来,我就是个恬不知耻渣渣,你知道我是比喻就好。”

    业于沉默了。

    他不是被说服,而是半个多小前,牛尔是以此次任务总指挥身份,命令他保护林凡,林凡不动他也不能动。

    林凡也知道这点,不得不说有另外一个时空五十年的记忆真好,用的是别的借口,让业于无法反驳。

    这时牛百业检查完了,合上笔记本递给林凡道:“你再看看有没有疏漏。”

    林凡刚在口述时,就没少关注牛百业写的文字,有没有遗漏他心里跟明镜一样,但保守起见他还是接过笔记本翻看。

    “百业哥,你这字真的是好看,以后就算靠着写字你都能活下去。”林凡一阵感叹。

    牛百业眉头抖了下,吐槽:“那还不是你们没人要学书法,每次书法训练课,你带头藏起来,结果都是我替你们几个承担的任务,每次都写到半夜才被放过,那么高强度的训练能写不好吗?”

    林凡有点尴尬。

    身为舅舅的业于,也是逃书法课的一员,所以不敢跟牛百业对视,撇头装傻去。

    林凡翻过最后一页合上笔记本,丢回给牛百业,道:“你去外面找大黑,让它带你去找树林中隐藏着的联络员。”

    “这事不是应该我来做的吗?”业于问道。

    “你得保护我安全。”林凡的借口让业于无法反驳。

    牛百业意味深长一笑起身出门。

    “小凡,抛开组织的命令,我是你哥对吧。”业于等牛百业出门后说道。

    林凡点头道:“毋庸置疑,你是我、王乾还有百业哥等人最亲爱的老大,是阳旭的好兄弟。”

    “那……”

    “没得谈,正因为我们都爱你,所以无论无如何,这一次不许离开我视线,不,你不准离开我三步之外。”

    林凡一副没得商量的口气,让业于差点憋出内伤。

    “早知道,一个月前跟该申请和秦首长去灵江先看看你。”业于很后悔为什么主动请缨和林凡接触,昨晚就该跟高为民一起出任务。

    “你看,这就是我们爱着彼此的证据,麻烦您听话,我可不想被您的外甥女揍。”

    林凡打定主意,不管业于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离开自己视线范围。

    牛百业去而复还,面色急匆匆道:“联络员说这里不安全,希望我们转移。”

    “发生什么事?”林凡问道。

    “他们也有侦察兵在巡逻周围山脉,有个同志遇到蛇乱叫被察觉了。”牛百业问道。

    “训练有素的兵会怕蛇?”林凡表示狐疑。

    “不懂,联络员就死活怎么说的。”牛百业摇头道。

    业于抓住机会:“要我去问个清楚吗?联络员我认识。”

    “不需要。”林凡冷脸果断拒绝,起身拍着屁股灰尘,道:“整理下装备,十分钟内我们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