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九十八章光荣的任务

第二百九十八章光荣的任务

    重返1995第二百九十八章光荣的任务牛百业被林凡凶得噎住。

    汪汪!

    大黑狗绕着林凡叫着。

    “大黑,我哥要带你一起去死,太不负责了。”林凡低头抹着大黑狗脑袋说道。

    “别瞎说。”

    业于只能自己出面了,他说道:“组织给的任务不能拒绝,你可知道山里头到底是……”

    “山大王,还有各种枪械,从事危害人们生产生活的种植行业,还是百年前那种。”林凡抬头说道。

    “那还反对?”业于回一句,站直身体目光坚毅道:“一朝入伍终生响应国家号召,为人民服务,你想让我背叛誓言,背叛人民吗?”

    “你……”

    “别你了。”业于挥手打岔,严肃道:“如果你真不想我死,那就好好利用梦里的经历,告诉我大山内部的情况,跟组织其他同志协作端掉这个毒窝。”

    “对了,刘首长知道你的性格,特意跟组织申请和上面沟通,可以让你知道,巴渝……”

    “为两年后巴渝直辖市,理清下当地混乱无序的状况。”林凡插嘴。

    “看来你梦做得很真实。”业于说道。

    “我倒不希望做过。”林凡撇嘴,心里很难受。

    业于手心提贴着林凡额头,道:“梦是虚幻的,而我是真实存在,你感受到温度没有。”

    “没有。”林凡毒气。

    “小鬼。”业于知道林凡不会在反对了,刚毅的脸庞露出笑容。

    林凡冷哼撇头。

    业于笑着揉揉林凡的头发,转身向着自己之前监视的点走去,又道:“环境受制,我知道的并不多,所以接下来就靠你了。”

    三人一狗,走二十多里山路,最后登上一座峡谷右边的五百多米山峰半山腰。

    山势陡峭,若不是业于和大黑帮助,林凡、牛百业绝对上不去。

    半山腰被一片针叶林给覆盖了,靠近峡谷内的边缘的茅草屋,是业于和大黑呆了两年的地方。

    林凡几人进屋,大黑在周围警示。

    此时屋内牛尔借着油灯查看手中地图,上面红色标记点,是业于这两年监视结果。

    牛尔听到声响抬头,一见自己的儿子也跟来,立马面色难看道:“你一普通人跟着过来做什么?”

    “国家是人民的,现在国家有事,身为人民我岂能坐视不管。”牛百业依照牛尔职业特性反击。

    牛尔瞬间憋得满脸通红。

    林凡走上前,在牛尔身边坐下,笑道:“牛叔你可真是厉害,拿着不知道儿子大学专业为借口,气走儿子找外公外婆投诉,自己借休假名正言顺来万县,还说跟我是偶遇呢。”

    “你小子那么聪明,难道不知道,身为西边指导员一举一动有多少人盯着吗?”牛尔顺坡下驴,不再跟自己儿子怄气。

    “我能看下吗?”林凡伸手道。

    牛尔把地图递给林凡,边道:“我知道你担心高为民同志,不过你放心,他手中也有业于同志提供的地图,从昨晚一直在附近边缘侦查。”

    林凡没回话,仔细研究着地图,半响后指着地图上的红圈,道:“哥你画错了,这边并不是土匪窝的据点,这里才是。”

    林凡指着红圈边上三里的山峰,道:“山的北面下方的大峡谷,才是他们制作福寿G工厂的地方,水路可上下能跑,往北边还有一条山路,山路你绝对不能去,听到没有。”

    “怎么着,你是我领导,还给我下……”

    “我是你弟,你知道自己走了,让多少人受伤吗?不说我、阿旭了,你姐姐,几十年跟行尸走肉一样,你大哥就因没能阻止你成为职业军人,还是在自己老家死的,最后羞愤自杀了。”

    林凡气得面色通红。

    业于尴尬的笑着。

    “怎么回事?”牛尔问道。

    林凡简单说明业于即将发生的事。

    “你下山去。”牛尔当即说道。

    “报告首长,您这是违抗组织的命令。”业于说道。

    牛尔冷哼道:“你姐若是知道,我在得知你会死在这里而不管,她会拿刀把我劈成两半,且你的任务在半年前就结束,目前组织是想跟林凡先生合作,你在不在都无关紧要。”

    “会不会说话。”牛百业为自己舅舅鸣不平。

    牛尔无奈看着林凡,暗示这事过后赶紧把你的哥带走,别碍我眼。

    “我爸隐瞒我很多,但至少是陪在我身边,叔可差太多了。”林凡明白牛尔的暗示后直接吐槽。

    之前在轮船上那么愧疚,要学会当好父亲,合着不过是演给跟踪的人看的,本质上要公不要私。

    这众人很伟大,但发生在自己身边,林凡怎么都过不去那道坎。

    不过他也不会拒绝,毕竟他没资格,牛尔跟刘根差十多岁是没错,可勉强能算是一代人,中间还隔着他爸林正军那些人呢。

    也不赞同现在让业于回去,不然以业于的性格暗中肯定跟上,接过反而更危险。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牛尔说了下。

    牛尔同意了,起身说道:“业于同志,组织给你一个任务,保护林凡先生直到事情结束,中途出问题,你要全权负责。”

    “收到!”业于敬礼。

    牛尔也回了个礼。

    这不是一家人非得整形式主义,是依照业于性格安排任务,否则中途肯定又偷偷溜走冒险。

    “你来我就安心,树林里有三个小同志是联络员,你们在这里驻扎,我们们和其他同志们去抓人,如果有信息立马联络,另外你得把自己知道的整理好,时间只有一个小时。”牛尔转头跟林凡交代。

    林凡只是普通民众,没必要经历就点头表示自己会做好分内事。

    牛尔对林凡的能力还是放心的,没有多说话离开草屋,走前一样都不瞧儿子。

    “他让我妈骗我来外公家,然后夫妇就不干涉我的学业,我以为他是关心外公外婆,结果哼,还是为了任务……”牛百业望着外面走远的牛尔嘀嘀咕咕。

    在那个时空,牛百业对父亲埋怨一辈子,但目前林凡也没有办法解决,就没有插嘴,坐下来继续研究地图,边道:“百业哥你写字比哥的好看也清楚,我口述你记下吧。”

    “不要!”牛百业赌气。

    林凡抬头斜眼道:“打算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牛首长,可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