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九十一章人间无情

第二百九十一章人间无情

    重返1995第二百九十一章人间无情巴代说谎时,瞳孔会晃动。

    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察觉不了,对林凡来说跟吃饭一样轻松。

    显然巴代是想找齐工业理论,可要知道巴代父母来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就巴代一个大学肄业的能有什么作用。

    不过这事不能直接说太上人,林凡就拐了个弯说,道:“你表妹现在被拘留,不在这里。”

    巴代装死,非要跟进去。

    林凡急了,怕搞出来无法收拾的局面,打算直接一点,旁边齐论说道:“装做我小弟,一个和两个没区别。”

    “齐哥厉害。”巴代竖拇指。

    齐论转头看着林凡,眼神满是挑衅。

    林凡借着厂门口路灯看的一清二楚,着实无语,说道:“你的齐哥都同意带你了,我一个小孩子也不好反对。”

    此话一处,齐论面色顿时难看,又败了!

    林凡我会让你自己主动跟我说明的。

    齐论心里咆哮着,对知道林凡穿越梦中,关于他自己余下的故事越来越执着。

    林凡看出来,却不以为意,今日之后齐论事业开始启动,根本没那个空计较那些小事。

    在齐论带领下,两人跟在后头走进工厂。

    工厂订单多,车间还灯火通明,机械声轰鸣。

    几人来到行政楼,房间里灯光全开着。

    楼建得很早,为民国有个当地土豪金屋藏娇的地方,三层结构中西结合,正门气势恢宏,里面水晶吊灯迷人眼。

    齐论却带着他们绕过正门。

    林凡没来过但听过,所以不觉意外。

    巴代狐疑道:“齐哥,为什么不走正门?”

    “当年那个土豪是在正门倒在土匪抢劫血泊中,齐工业迷信,十多年前红星农机厂还是集体所有,身为厂长的齐工业,就从来不走正门走偏门。”

    齐论停下脚步回头面对林凡两人,斜眼看着建筑道:“他用手段把厂子弄到破产边缘,随着改革开放,他几乎没花钱把厂子从公转为私,就把自己办公室通向楼下的对方做了改变,从正门进去是到不了的。”

    “全国都是一个套路啊。”巴代感叹道。

    “迷信的人那么多?”齐论惊呼道。

    林凡提醒道:“他说的公转私。”

    齐论失去兴趣,转身继续向建筑右侧移动。

    三人来到偏门前挺小脚步。

    “我去,比正门还辉煌。”巴代看着眼前的门,要门小了一半,都怀疑这里才是正门。

    “这个门也能通向所有办公室,等下你们在二楼等我,我先去三楼找齐工业。”齐论说道。

    巴代想跟,被林凡伸手给拉住,他摇头示意不要说话。

    巴代信任林凡,就把话往肚子回吞。

    齐论看到也没说什么,此刻心思全在齐工业身上,三人进了门上楼梯,林凡两人在二楼停下来,齐论继续往上走。

    等人消失了,巴代才问道:“你就这么放他上去,不怕你说的那些事又发生了?”

    “不撞南河不死心。”林凡走到边上椅子坐下。

    巴代伸长脖子往三楼楼梯顶探视,小声嘀咕道:“还好我无条件相信林凡,免得被折磨。”

    巴代没说谎,他就是对林凡绝对的信任,才没有第一时间翻墙进厂子,而是在外面等足足一个半小时。

    三楼,招待客户的房间里,齐工业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烟,眼睛盯着面前的足足十一年多没见过面的大儿子。

    感情,是要日积夜累的,所以即使面前站着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齐工业并没有多一点波澜。

    与之相反,齐论内心翻江倒海。

    十二年前,齐论母亲死得不明不白,下葬一星期,洪花花就搬着行李进门,三个月就领证,齐工业的行为是在侮辱他。

    然而为了第一桶金。他还是来了。

    在那个时空,成为一辈子抹不掉的耻辱,也是他和林凡建立关系的要点。

    “你长得真像她。”齐工业毫无感情的说道。

    齐论冷冷的回道:“庆幸。”

    齐工业眉头一跳,最终却没说什么,转而道:“花花还是善良,让我把你母亲留给你结婚生子建房子的存折给你。”

    “嗯。”齐论点头伸手。

    齐工业掐掉烟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眼神变得忧伤,道:“这是我唯一能思念感受到他存在物品,从十二年前我就一直带着身上。”

    若不是不知情,还会为齐工业的神情感动,齐论只有愤怒,齐工业哪而是思念,纯粹是想吞母亲当年在国外留学,参与某些项目卡所得的的二十五万。

    卡是在他八岁时,母亲带他在京城拿户口开的,而他户口一直挂在外公名下,齐工业无论用什么办法,也没办法取走,十八岁那年该给齐论的,以思念为由一直扣着。

    “不要怪我,十八岁在我看来依旧还是个孩子。”齐工业说道。

    齐论只是伸手不说话。

    齐工业面上露出厌恶,也不想绕弯弯,直接说道:“花花跟二宝关系一向很好,在星代花苑有房子我也知道,我每星期一半在四栋三楼、一半在五栋六楼里,我们各玩各的。”

    齐论在林凡眼里就是个坏鸟,但其实也有底线,否则两人不会亦敌亦友了。

    一听到齐工业的暗示,被恶心的得不行,恨不得赶紧走人,可母亲留给自己的钱还没到手,不能走只能忍住。

    “然后呢?”他终于开口多说几个字。

    “坦白说我对洪花花没什么感情,就想利用她娘家势力帮助自己,现在有更好的办法,他于我而言没用了。”

    齐工业淡定说着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对于儿子惊怒的面色丝毫不在意,顿了下继续道:“你外公最近从巴渝调到万县做一把手,我希望你能把洪花花的事抖出去,也好安慰老人家中年丧女之痛。”

    “你也太无耻了!”齐论说道。

    “无毒不丈夫,我手底下上百号工人等着吃饭,不用点手段你养他们?”齐工业冷哼道。

    齐论咬牙切齿,母亲死亡的事还没搞清楚,他们都怀疑是齐工业做的,苦于没有证据,只能暂时远离,没想到今时今日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还要被要挟帮忙,简直是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