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九十章 男女心思各异

第二百九十章 男女心思各异

    重返1995第二百九十章男女心思各异林凡两人吃完面各付各的,前后脚出店门。

    一出门就见到莲香玉。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家小面,每次你喝醉都念叨这里。”路灯下莲香玉一脸欣喜。

    齐论还在生气林凡小气不说梦的事,就没回应。

    莲香玉习惯了,视线转到林凡升上,道:“漂亮的小孩子,我们又见面了。”

    “美丽的香玉姐姐好。”林凡很礼貌的问好。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饿了吧,找个地方吃饭,我慢慢告诉你。”林凡说道。

    在朝天门码头,林凡的表现让莲香玉好奇,当即道:“好啊,吃小面。”

    林凡自然没什么意见,才吃三碗根本吃不饱。

    进去后,不算莲香玉的份又点四碗。

    齐论要在他身边位置坐下,他立马冷脸道:“干什么,我不打算请你。”

    “拼桌。”

    “不要!”林凡拒绝

    齐论斜眼道:“店又不是你的,你说了不算。”

    林凡伸手解开背包拉链,取出一踏一万块放在坐上,道:“信不信我现在买下来。”

    齐论直接无语,傻子才会随身携带一万块到处跑。

    “不够吗?我还有。”林凡拿下背包打开对准齐论。

    灯光下,背包里的钱那么清晰,齐论僵硬道:“你去抢劫了吗?”

    “没见识,这只是零花钱而已,要不是考虑到你可伶,我分分钟上京城砸了你店。”林凡拉起拉链,语气很嚣张。

    坐对面的莲香玉美目闪烁,心思不在钱而是在齐论升上。

    她认识齐论十多年了,对谁不是冷淡甚至是冷漠毫不关心,从未见过跟一个人说过那么多废话,她不由得想到,下轮船时齐论说谎,其实是真早认识林凡了。

    “年纪不对,不然……”莲香玉差点把林凡当成是洪花花生的双胞胎。

    面来了,林凡邀请莲香玉先吃饭,自己边吃边说。

    齐论在一边仿佛不在意,其实眼睛一直瞄着林凡耳朵竖起。

    让齐论失望了,林凡接下来将近一个小时,基本上说的是莲香玉的事,偶而关系齐论全是喷。

    “这样的渣男不要也罢,比他优秀帅气的,我公司足足有五百个,随姐姐挑。”林凡最后说道。

    莲香玉全程没插话,此时还晕乎乎的,她本能不信林凡的梦那么详细且精彩,但偏偏林凡知道自己性格、喜好以及对齐论的心里变化。

    莲香玉心存侥幸,对着林凡道:“好啊,我明天就去金陵。”

    齐论没反应。

    木头,小凡都说那么多,你就只想听自己的。

    莲香玉撒生闷气。

    齐论根本没听她的话,依旧注视林凡,眼神在胁迫和请求中换来换去。

    “看吧。”林凡借机继续劝说莲香玉被爱错人了。

    “那你可以吗?”莲香玉赌气道。

    “不行!”林凡两人异口同声。

    哼!

    两人互相瞪眼冷哼,

    “这小孩子来历不明,谁知道是不是拐卖人口。”齐论提醒。

    不管齐论出于什么心思,话都让莲香玉觉得伤,因她读不到想要的关心。

    林凡叹气安慰道:“香玉姐姐,还是那句话,女人一旦爱错人人生很凄惨,现在你还能见到他,等事业发展起来,你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一面,真的早早了断吧。”

    莲香玉不说话,就盯着齐论。

    然而齐论还是盯着林凡,满心都是林凡梦里后来发生的事,他需要提前知道才不会吃亏,有点想抢林凡背包借以威胁。

    “跟我在一起的那个老头是兵王。”林凡有感歪头斜眼提醒。

    齐论慌张道:“赢你,不需要小手段。”

    齐论这人抠门、偏执也阴险,为了成功可以不折手段,但都是桌面下的,才刚计划就被戳破,就不允许自己做,那么的骄傲。

    此生莲香玉面色忽现黯然神伤。

    林凡一喜,道:“香玉姐姐,我们公司有两个女孩子跟你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他着重介绍杨依依和常妙竹独立自强的方面,成功引起莲香玉兴趣。

    “不要学历都炒了导师,就因为不能学自己想要,好厉害啊。”莲香玉感叹一句,接着道:“反正这块木头也不要我,我正好去散散心,你们公司具体地址是什么?”

    林凡狂喜详细讲解,从巴渝到金陵的几条路线。

    莲香玉听完站起来,道:“齐论,我自己一个人去金陵了。”

    齐论满脑子想着逼迫林凡的事,伸手漫不经心摆着。

    莲香玉龇牙咧嘴,甩头离开小面店。

    “多好的姑娘,怎么就爱上这种白痴,除了一张脸,性格差到极点,结婚后指望他……诶,算了。”

    林凡忽然想到在那个时空,他也是忽略了姚冰月,导致后来两人离婚,之后跟常妙竹有名无实的婚姻,才慢慢学会经营,所以自己没资格说齐论。

    “说,继续。”齐论道。

    “老板结账!”

    林凡都被齐论搞无语,为了从自己嘴里套信息都失智了,猜测和事实都听不出来。

    此时晚上九点,距离洪花花预定的一个半小时还有二十分钟,走回红星农机厂正好差不多。

    两人一路无话,进入红标路后,林凡说道:“再有十分钟,就是你表现给我看的时候,还不打起精神来。”

    “我成功后,你说完剩下十分之九?”齐论说道。

    “还真被我吊起好奇心了啊。”林凡意味深长笑道。

    齐论脸再次发黑。

    “行,你只要能够不受辱取得齐妈妈的留下的遗物,我就告诉你其余的事。”林凡说道。

    齐论心头一震两眼发光,想着红标路尽头大跨步。

    既定结果,不以人为意志转变。

    林凡跟着后头叹气,齐工业那是真不是好鸟,心黑歹毒,就算是亲生儿子在利益面前屁也不是,这个年纪的齐论还是天真了。

    距离五分钟,两人来到了厂子正门前。

    巴代靠着墙体,一看到他来,就喊道:“去那么久,我等得快饿死了。”

    “奶奶接到了吗?”林凡问道。

    “高爷爷开车送他们回去了,谢谢你的提醒,我们准时……”

    “那你怎么不回去?不管崔婆婆了是不是。”林凡打岔道。

    “有高爷爷在,什么事摆不平,我更担心你的安危。”巴代说谎时眼神喜欢轻微幅度的乱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