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八十三章挖敌人墙角

第二百八十三章挖敌人墙角

    重返1995第二百八十三章挖敌人墙角林凡从不认为自己的好人,所以面对一群比自己小一岁飙车党,没有蔑视的情绪,他目光锁定在右侧,最矮又黑左腿还残疾的光头。

    光头叫钱星波,乃是那个时空,齐论过来找齐工业要钱时遇到。

    说起来钱星波也不是真残疾,就是在母胎发育有点畸形,左脚比右脚短了一公分,不整一下鞋子走路会一瘸一拐。

    且别看现在长得矮黑,再过几年内长成一米八五,得到齐论赏识在巴渝大学上四年,皮肤变得越来越白还嫩,标准的大帅哥一个。

    但林凡从来记不住钱星波的容貌,倒也不是嫉妒,而是钱星波一向攻击对手,那股狠劲跟杀父夺妻之仇一样大,交手几次他就没赢过一次。

    可就是如此厉害,在那个时空中,还是进不了齐论核心圈,甚至经常落三档边缘。

    若说是因钱星波太凶狠,那绝对是不可能,齐论自己就不是那么好鸟。

    其实他跟齐论虽是敌人,却也有一丁点友谊在。

    他们每三个月,都会在一个城市固定的酒吧喝酒,认识快三十年,就没能问出来为什么不信任钱星波。

    “想什么呢?”高为民下车后绕过车头问道。

    其实林凡脑袋想很多,也就是几秒而已,小朋友们还没从惊魂中回神,唯有钱星波面色冷漠,就没受到过影响。

    “是个狠人,是你要找的吧。”高为民对钱星波表现也有点好奇。

    林凡点头道:“未来我要进入那个行业,阳旭不用说了,大圣母一个……”

    “圣母?他不男的?”

    “您别打岔,我在给你解释为什么小秃头非要拐走不可。”

    林凡扭头埋怨瞟了眼,继续盯着钱星波道:“依依狠是狠,但我要是敢稍微对员工不好,她能扒我三层皮,王乾你是知道的,常妙竹跟依依一个德性,所以我需要一个心狠手辣,毫无底线的渣男,为集团冲锋陷阵。”

    “你不就是。”高为民斜眼道。

    “高爷爷!我可是在你们爱的关怀下张大的。”林凡很在意老战士们对他评价,所以真生气了。

    高为民就喜欢林凡小孩子的样子,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嘴里嘿嘿发笑。

    他冷哼甩头,摆脱高为民满是茧子的老手,走向钱星波。

    钱星波也一直在看着刘峰,很好奇一个同年龄为什么有着可怕的眼神。

    要知道他长得矮是矮了点,但对比自己高壮的人从来不惧,比如进入周围几个中学人人害怕的飙车党,就是拿来练手挑拨离间耍猴。

    可林凡一下车就给他很大压力,比小时候面对喝醉酒的那对夫妻给恐惧还大,他呼吸有些不畅。

    这时飙车党的老大跑出来,挡住林凡的去路。

    老大也是林凡认识的,是高为民都感叹命运奇特的存在,远在冰城的安自德跟第一个女人所生的儿子安子玉。

    安子玉继承母亲优秀的基因,长得眉清目秀,但是面上一股狠厉劲。

    “小子,不要以为带着大人来我就会怕你!告诉你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想在从这里跨过去。”安子玉说着手指乡下双腿打开。

    林凡懒得理会,转头道:“这长得像姑娘的,是搞大你表妹肚子的人。”

    副驾驶还在晕呼呼的巴代,闻听此言瞬间回神,踹开车门跳下车,如一头疯狮子冲上来。

    巴代瘦巴巴的,但胜在身高足够高,还是给安子玉压力。

    “矮子,是你搞大我妹妹肚子吗?”巴代吼道。

    父亲和姑姑,虽是奶奶替死去烈士养的孩子,却也是龙凤胎,巴代和表妹禹荷面貌有几分相识。

    安子玉不傻能看得出来,但装傻冷笑道:“你在胡说什么。”

    “不说打到你说为止。”巴代气血灌天灵盖一脸狰狞。

    “一个小时内解决。”林凡丢下话闪开越过安子玉,走到钱星波身前,道:“钱星波,到边上谈谈。”

    知道我名字!

    钱星波心中一惊面色淡然。

    “十七岁就如此定力,果然是个真妖怪。”林凡不加掩饰直接评价。

    钱星波真不淡定了,他发誓整个城关镇中学,就没有眼前这号人,但对方似乎知道自己的底细。

    这时林凡凑上前。

    钱星波下意识后退,林凡也不在乎,眯眼微笑道:“不谈的话,我跟他们说说你的事迹,比如教师节那天,你利用队伍里瘦高个晚来,挑拨对方平日关系比较不好的胖子在赛车时,减掉刹车造成两人摔进稻田里,还有……”

    “走!”钱星波确定林凡真的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很识趣的转身。

    边上巴代和安子玉已打起来了。

    刚开始巴代依仗身高年纪,打了安子玉个措手不及,可是小弟们上来后他要吃亏了。

    让自己人吃亏,林凡肯定是不干的,他回头跟车边的高为民说道:“这群孩子只服车技,巴代自行车都不会。”

    啪!

    高为民摆手高兴道:“老头子就喜欢有挑战性的任务,另外也很喜欢当裁判。”

    “收敛点力道,谢谢。”林凡提醒。

    高为民翻着老眼,自己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子,还你能不懂什么叫轻重,要你个小毛孩提醒。

    艹!

    林凡心里不爽,高为民还真不懂,包括其他老战士现在能知道轻重,他就是那个经验包。

    若不是他垫背,王乾几人别想活下来。

    他不想再回忆那段‘艰苦岁月’,转身向钱星波走去。

    两人来到厂子边缘的水箱后面,避开众人耳目。

    钱星波立马变脸,抓起地上锈迹斑斑的水管,道:“目的!”

    林凡可是在三十六个传奇虐待下长大,还有五十年的人生经历,岂会怕一根小小钢管,即便眼前是一个让醉酒发疯的舅舅、舅妈都吓半死的恐怖小孩子。

    他在水箱下方的水泥台坐下,微笑道:“不需要剑拔弩张,我们不会是仇人。”

    “搞笑!”钱星波依旧手持钢管,目光冷得可怕。

    “我真想对你怎么着,坐着让你攻击?”林凡耐心十足,面带微笑提醒钱星波学着考虑对方的动作语言,别老是困守在自身思维中。

    钱星波不愧是让林凡吃过亏的人,立马明白过来,甩掉钢管道:“你看着有几分本事,但凭什么认为能驾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