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八十一章难以抉择

第二百八十一章难以抉择

    重返1995第二百八十一章难以抉择刘根、卜承不算,其他三十六个老战士,不管表明上是什么兵种,事实上作为从抗倭起,什么都接触过的老兵,有个很明显的共同点,都是把车子当坦克开。

    通往羊头山腰的石板路,苏师傅不敢开,高为民驾驶起来像是在平地一样。

    此时若有外人一定吓死,车轮竟是在地面上飘的。

    同时间,边上山中林凡也带着巴代飞奔想医院方向。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巴代吼道。

    林凡算算时间该发生也发生,再赶也没用,就放慢脚步道:“不着急那么十几分钟。”

    巴代回忆也信任林凡,就放慢脚步。

    “表妹可不是蔑视农村人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禹荷怎么了。”巴代惊呼。

    “别打岔。”林凡道:“我梦里你说过,你爸不同意你姑姑嫁给禹姓男人,两人在家里吵得很凶。”

    “嗯,那时我五岁,他们还打起来了,我要劝解被我妈提走了,可这都是十七年前的事了,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就让你不要打岔了。”

    林凡继续跑着边转头斜了眼巴代,接着转回去看着前路,继续道:“你姑要强,离婚后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看错人,这些年跟你爸依旧没联系,看似一个人在金陵打工不问家里情况。”

    “可事实上比谁都关心,想在事业上超过你爸妈,渐渐产生极为偏执的性格,严格要求你表妹追赶上你的成绩,使得你表妹性格扭曲阴郁,且很有心机,恰好在高二下学期,认识城关镇的一个性格开朗的小毛孩,然后又认识一群人。”

    林凡突然停下脚步,巴代差点一头撞上,他伸手挡住,双手重重打着巴代肩膀道:“你表妹怀孕了。”

    “你前不搭后话的,我……等下,我妹怀孕了?你神经病,她才十七岁未成年人好不。”巴代说道。

    “城关镇一群家庭殷实的孩子,精力充沛什么都敢做。”

    林凡收回手转身继续快步移动,冷哼道:“每次周末接着补习借口,去城关镇和小男友约会飙车,按照我梦里的话是三天后发生撞伤县城最有钱人家的媳妇。”

    “不会的,老人都说梦是……啊,怎么办。”巴代想骗自己,可林凡的梦从阳旭嘴里,是没有一次错过。

    林凡不理会巴代情绪,继续跑向医院方向,边道:“从你爷爷吐血。奶奶和叔爷却城关看来,撞伤的事现在已发生了,那小孩子忽悠你表妹,说有身孕会得到从轻发落,让她顶罪。”

    “你不说禹荷被我姑姑教授很有心机,她能信?”

    “记住,男女陷入热恋时,脑子都会降智,当然他那男友虽是没胆子,但确实喜欢你表妹,孽缘。”林凡说道。

    巴代就没在听,问道:“那女人伤的得重吗?”

    “有钱人家,就是皮肤刮点儿伤都是大事,而那女人被撞伤腿要打石膏,你觉得严重不?”林凡反问。

    巴代担心道:“那我表妹岂不是进去后很多年都出不来。”

    “在梦里我确实是,她进去十年,出来后儿子不认,男友娶了别的女人,外面还有三个小妾。”林凡说道。

    巴代在林凡后面跑着,闻听此言脚步瞬间放缓,整个人都快没力气了。

    “跑起来,我们得赶在你奶奶和叔爷,去城关给人磕头下跪还被羞辱前拦住。”林凡说道。

    巴代瞬间头皮发麻,叔爷性格温和不说,奶奶一辈子要强,他无法想象给人下跪的情况。

    “对了。”巴代想到冰城友谊夜总会林凡的行为,飞快跑起来道:“你说三十万是为我要的,难道是处理这件事?”

    林凡想提醒,自己提前三天来了,好让巴代思考,不过考虑到巴代现在的情绪,考虑个锤子,干脆闭口不说话闷头赶路。

    “说啊。”巴代喊道。

    林凡就不回。

    两人又回到火车上那一幕,巴代不停的叫着,林凡就像是个哑巴,一个字都没有。

    医院这头,巴年躺在病床上,竟过强求血压已慢慢降下去。

    林凡两人和载着伤员的高为民前后脚赶到。

    “高爷爷,苏师傅说自己的退役的,能靠谱吗?”林凡在医院大门前停下,当着苏师傅面询问高为民。

    高为民竖起拇指,道:“退伍前是医疗兵,跟永元……对,他的情况你比我清楚。”

    “嗯,那把事教给他们处理,我们去城关镇,这次搞不好要打架了。”林凡说道。

    “怎么了?”高为民问道。

    林凡看了眼医院大堂,想着巴代看望巴年情况,一时半会不会下来,让苏师傅开车回去接其他伤员过来,自己拉着高为民走到花圃边的石椅坐下,详细解释这趟来万县,除了崔婆婆的情况外,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他跟高为民说的,比对巴代交代还清楚得多。

    高为民一直在抖腿,听完后摸着自己脖子道:“刺手,这都能联系上,也是……唉,命运说没有,他娘的有时候还不得不承认它在,不然也太巧合了。”

    “你说我那十万块赔,还是把那土豪的烂事举报了好呢?”林凡问道。

    “也就投机倒把,现如今经济需要发展,只能放宽让他们迅速成长,你也说那人是……我还是感觉太乱了,我提议,就取决你对齐论的态度。”高为民说道。

    林凡苦恼道:“在梦里我和齐论恨不得给对方买棺材,可没彼此又都觉得寂寞,而齐工业又是他第一桶金的来源,本来按照时间线,我们是碰不到的,他今天去找齐工业,羞辱中要到钱后天走,我在这里阻止奶奶不用去下跪,就完美错开也不影响轨迹,你说现在去不正好撞到。”

    “我懂你的痛苦了。”高为民算是明白了,林凡对禹荷的事并觉得困难,着重点在对自己惺惺相惜对手的舍不得。

    “对了。”高为民眼睛一亮,道“你可以成为他投资者,如果他有资格成为你对手,那以后绝对还是会分道扬镳,且羞辱的事你代替齐工业做,算是提前报仇。”

    “那不能,我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林凡说道。

    高为民老眼一翻,吐槽道:“你笑得可真贱。”

    林凡立马收起笑容,幸好身边的是看自己长大的高爷爷,不然白混五十年,那么轻易就把心思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