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八十章做人不要太善良

第二百八十章做人不要太善良

    重返1995第二百八十章做人不要太善良“哪知道你两个畜生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你们一群人也是。”

    林凡指着崔大富身边的年轻人,怒吼道:“你们以为自己家里的老人是糊涂了吗?爸妈是非不分,有点吃都惦记二十四组?狗东西们,你们给我听好了。”

    “你们父母大半不是家里老人亲生的,而是村里所有老人,在当年那场天灾洪水救下的孩子们,之后村里其他组领养,二十四组全员不婚不娶,种田、种树放羊喂猪,以支援你们父母的吃喝开销,没有老人们的付出,今日你们就是一滩狗屎。”

    两世为人的林凡,第一次那么压不住情绪,他吼道:“而做出这一切决定的,是崔婆婆、崔爷爷、巴奶奶、巴爷爷他们,四人带头不生。巴家早在那年雨夜只剩下两口子,叔爷是隔壁镇逃荒过来,正好跟你们父母差不多年纪,你们大可去问叔爷,是不是真的。”

    “这家伙年纪比你们小,他却能知恩图报,你们呢?另外他父母为什么在鹏城开工厂,让村里人去工作,甚至倒贴都愿意还不是在报恩,狼心狗肺的玩意儿。”林凡质问并痛骂着。

    巴代摇着嘴唇痛哭流涕,村里同辈都说他傻,相信一群老不死的,一直苦在心头没人说,一直以为很孤独,却不是,远在几千公里外的一个人知道全部。

    “婆婆,养不熟的狼就养不熟,你为完成崔三叔的遗愿,一直在轮渡上买肉脯给这两家送钱,实在是愚蠢!”

    林凡转头看着崔婆婆,手指着崔大富、崔二英,道:“三叔腿本来是不用瘸的,都是这两玩意,躲着等被狗咬伤才出去驱赶,理由是老三最小,肯定最受宠,按我说的恩个屁啊!”

    唉!

    高为民长长一声叹气,总算明白林凡为何戾气如此之大了。

    林凡打小就不让省心,偷鸡摸狗、心眼贼多胆子也大,时常还有反主流的不和谐思想,但有一个他们全体都佩服的原则,就是他在骂崔大富等人的话。

    老爷子觉得,当林凡想报恩时,跟崔婆婆一个性格,宁愿自己吃亏也要还人情。

    他觉得崔婆婆,能变卖所有家产跟反动派换区枪支粮食,在这山沟沟和村民抵御土匪那么多年,智慧绝不是一般人能比,大养子养女的性格还能不知道?无非就是怨归怨,恩还是要报。

    同时间,村民齐齐问道:“崔老三他。”

    “死了,婆婆去找人时,在江汉码头偶然遇到崔三叔的工友,也是你们镇上的人田兵。崔三叔和田兵被骗到码头做事,被当地流氓欺负一死一伤。”

    林凡顿了下道:“婆婆写信回来,报错地址辗转不少地方,跟这两个询问黄金下落的孽畜信件一起到,崔爷爷悲愤交加突发脑溢血。”

    众人立马朝崔大富等人露出煞气。

    “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小屁孩,不可信啊。”崔大富惊叫。

    “信还是崔高亲手所写呢。”林凡冷笑道。

    “我没有,你不要污蔑好人。”崔高吼道。

    崔二英也尖叫道:“你肯定是洪万派来的陷害我吗的。”

    三人否认,若是之前还有用,然而他们为了黄金,打伤崔婆婆等人,又真拆了房子,在场谁会相信。

    “婆婆和崔爷爷是真心相爱的,爷爷在死前最后一刻还想告诉婆婆,信他受到了,以远超常人的意志,把书信藏在那个地方。”

    林凡冷哼道:“哪里不是黄金,而是这些年二十四组给当年孩子们开销,以及村里修路植树花销的账本,蠢货!”

    崔婆婆一听,一瘸一拐的要进屋子。

    “不能去。”高为民一步上前挡住道:“几根承重的大柱和墙都被破坏了,进去太危险了。”

    崔婆婆很固执非要进去。

    “藏的地方在哪儿,我去。”巴代说道。

    “别添乱了,那东西在那儿丢不了。”林凡摇头说道:“房子谁破坏谁修复,搞好再进去没关系。”

    “我们一定原样修好。”躺地上的年轻人,被村长等人怒视后赶紧开口。

    村长他们才放过。

    “孩子,你怎么知道那么多,难道你是我们村里人?”村长问道。

    “没,巴代告诉我的。”林凡随便找个借口,又补充道:“书信的事我根据信息推测的。”

    村长总觉得有问题,但没多提出来,因林凡最后的话,让崔婆婆不那么强烈要进屋子了。

    崔婆婆还不能死,崔老三欠田兵一条腿,得等田兵在江汉娶的妻子所生儿女长大成人,才可以去见丈夫。

    “林总,林总!”这时送牛尔去隔壁镇的苏师傅声音,从外面传来。

    林凡一下就想到巴奶奶的事,谁也不提醒冲向大门外。

    外头,把车停在山脚跑上来的苏师傅上气不接下气,一看到林凡就喊道:“林总出事了,我去医院的时候,巴代的家人都不在,他爷爷苏醒过来找不到人,又再次昏倒了。”

    “什么!”跟出来的巴代惊呼跑向山下。

    “高爷爷,麻烦你跟苏师傅一起,把院子里的老人送到医院,我先走。”林凡扔下话后最向巴代。

    “你别去,晕车情况还没好,另外崔红的拿儿女和孙子,怕是要搞事。”高为民拉住永元说道。

    “不可能吧?而且林总不是说,书信的事是他猜的。”永元说道。

    高为民翻白眼,道:“你以后想跟着小凡做事,他的话要认真研究,分出真假,就现在院子内的情况,小年轻们死活他不在乎,崔大富一家人明显不打算放过,后面的话都是鱼饵。”

    永元泛起满身鸡皮疙瘩。

    林凡盛怒之下还在给人挖坑,他不知道真生气还是假的了。

    “不用怀疑,他想杀人一点都不做假。我看你也是当过兵的,守护好书信就交给你了,能保证完成吗?”高为民说道。

    永元条件反射敬礼,大声道:“首长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高为民很满意,接着道:“这次任务出色完成,林凡不带你我带。”

    林凡那么牛哄哄,都不敢跟高为民大声,所以永元喜极而泣,觉得总与自己不是与世界无关了。

    “苏师傅,车钥匙给我,你跟永元去里面配合村长,按照轻重缓急组织伤员等待救援。”高为民下令。

    是!

    苏师傅也是当过兵的,执标准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