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七十三章一步错万劫不复

第二百七十三章一步错万劫不复

    重返1995第二百七十三章一步错万劫不复林凡的身前出现本不该在轮上的人,跟着巴代走的永元,让他不由得怀疑,自己难道算错,巴代没找到崔婆婆?

    “打人,打人了。”男人的女伴尖叫着。

    林凡没空询问永元什么情况,越上前一步,道:“谁打谁?”

    此地是为船舱的角落,还是垃圾场,即便95年没有2020年那么讲究,但人们也不愿意闻垃圾味,所以周围没什么人,而那边摊位人声沸,女人的声音被掩盖了。

    “你……我。”没围观群众撑腰,女人无法颠倒黑白结巴着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男人躺在地上,哀嚎着她也没要去搀扶。

    好走林凡没兴趣继续教训,他提着垃圾袋往外走,永元跟着他后头。

    出了舱门上二层甲板楼梯,林凡问道:“巴代呢?”

    “他找到崔婆婆,担心你,就让我过来保护你。”永元即便走后面,内向的性格,也不敢看着林凡的背影。

    林凡无语,自己身边可是有老战士,巴代也是知道这一点,还非得让永元留下来,分明是想让他们多相处,好带永元。

    “也是鸡贼。”他感叹道。

    永元何尝不知道兄弟的想法,但巴代给的理由太充分了。

    林凡不是普通人,将来一定大放异彩,紧抱大腿是最好的选择,走过太多弯路的他,太清楚其中的痛苦了。

    两人回到包厢里。

    众人见林凡真的带回来‘垃圾’都一阵无语。

    “来来,我请大家吃午饭。”林凡提着袋子上前。

    强迫症严重的诸葛峰最是受不了,远远的躲开。

    林凡把其扔给段桦照顾,就没打算插手所以无所谓,他把袋子放在桌上,一点点头挑出能吃的。

    段桦、高为民、牛尔都是超过五十岁,经历过最艰苦的生活,所以可以接受扔过垃圾袋的食物。

    永元也能接受,让三老有点欣赏又同情,因唯有经历苦难才懂得食物的珍贵。

    “你真不打算给他安排下工作吗?”高为民拿着板鸭腿就着辣椒酱吃着,抽空很直白的问道。

    永元立马关注,性格原因低头用眼角偷看林凡。

    “他啊……”

    “别怕什么改变轨迹,不说你改了不少,就说都是你做的梦里,我不信锁死命运轨迹不能改。”高为民知道林凡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了。

    段桦也点头道:“就你刚给我说两个小时的那些话,每一个都打在命运轨迹上。”

    牛尔不知永元背景所以没插嘴,自个吃着美食。

    林凡其实不止是改变轨迹的顾虑,主要是永元是巴代左右手,如果带进自己的团队里,巴代怎么办?

    这话又不好明说。

    他认真思考了下,道:“等万县的事处理好后再决定。”

    段桦、高为民两人多少知道,万县的事跟冰城那边有关系,所以默默点头。

    永元不知道,只当林凡是考验,暗暗发誓一定要表现好。

    林凡啃着鸭脖子好好的,突然想到船舱的事,转向一直沉默只顾吃饭的牛尔,道:“牛叔,我刚下去的时候碰到你老友的孙女了。”

    “谁?”牛尔问道。

    林凡把那对男女的事简单说明了下。

    牛尔顿时不下去,面色凝重道:“孙望有点小心眼,要是知道你那么对他孙女,怕不是暗示金陵那边的人给你使绊子。”

    林凡满不在乎看着鸭脖子,道:“麻烦你转告他,他孙女和化工纨绔的婚约我不同意。”

    “你小子有点不自量力了,人可是沪市的二把手呢。”牛尔严厉提醒。

    高为民两人点点头。

    “一步错万劫不复,他会明白的。”林凡目光闪过一丝冷厉。

    牛尔、段桦和高为民,都是老江湖了,岂能不明白林凡话中的暗示?

    “不对,他虽小心眼可一向两袖清风,不至于……”

    “您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什么都知道,麻烦帮我转告哈。”林凡神态变得轻松,打断牛尔的推断。

    牛尔很佩服林凡的见识,也知道一点梦的事都不少实现了,于是郑重的点头。

    “对了,顺便让他约束自己弟弟的孙子,别去灵江,不然我让他侄孙一辈子下不了床。”林凡又补充一句。

    “孙经武我见过几次,确实有点不着调。”牛尔说道。

    何止不着调!

    林凡心里暗叹。

    孙经武是他见过纨绔子弟中能进前五的存在,人们无法接受的那些事干全了,让好几个家庭妻离子散,因孙望包庇,一直到后面倒台后才得到清算。

    孙经武跟他也有过节,因孙望势大他只能一直忍着。

    他不知道,此时孙经武已在拍孙望马屁的人,前往金陵了。

    轮船一直往前,第二天两条船交集,段桦带着诸葛峰告别林凡,前往长江下游的金陵,一同上船的还有被林凡打击的申治。

    林凡在包间窗户都看到了。

    “我在他眼里看到一丝生机,不像是你作风啊。”高为民在对面位置坐着,撇头看着窗户外轻笑。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那么爱上天,怎么能违背它呢?”林凡随口道。

    高为民转头看了下林凡,瘪嘴道:“要不是你还在吃奶我就认识,现在要感动死。”

    “您对王乾他们捧在手心宠着,怎么对我就爱冷嘲热讽。”林凡抱怨道。

    高为民回道:“你打小不省心,红梅镇谁家小孩没被骗过反抗父母,闹得人家鸡飞狗跳。我就好奇了,那时候你也没做梦,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要是生活在民国,还不得是个翻江倒海的小革命。”

    “还不是你们教的。”林凡视线从外面收回,斜眼看着高为民,道:“你们暗暗商量要把我培养成刘根第二,我可是听到了。”

    牛尔从房间里出来,正好听到尾巴,吓得喊道:“老高你们可真是胆大妄为,再出个刘叔,不知道要多人要心脏病突发了。”

    高为民耸耸肩,道:“没那么夸张,我们是想引导臭小子继承首长善良的一面,等我们作古了,也有人继续为人民服务。”

    牛尔松了口气。

    “你对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要求太高了。”林凡撇撇嘴道。

    “是你走偏了。”高为民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