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六十三章林凡真的死了

第二百六十三章林凡真的死了

    重返1995第二百六十三章林凡真的死了申治故意把红酒倒满往外溢出,给刀疤男画大饼。

    人生在世所求无非是权钱二者,特别是有点野望的男人。

    刀疤男对钱的渴望,比申治都还强烈,此时眼里高脚杯是大水缸,红酒是流动的金子、宝石、地契、钱,他的喉咙不断的鼓动着,面上红润,呼吸越加急促。

    申治很满意收起酒瓶,道:“喝下去吧。”

    “谢谢申总。”刀疤男很激动,手却小心翼翼捧起高脚杯,不让里面的红酒溅出来。

    “有小道消息,刘根护卫有人跟着那小鬼,你尽量等到人最多嘴杂的地方再出手,别落下口实。”申治拿着刀叉切牛肉边说。

    刀疤男点点头。

    申治把切好的牛肉推到刀疤男面前,道:“吃吧。”

    刀疤男大受感动,盛家的女婿亲自倒酒、切食物,有几人能够享受到?自己真实走运跟对人,他暗暗发誓今日一定好处理干净,为老板分担。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牛肉进嘴都不带咀嚼就吞下去,半斤牛肉眨眼清光。

    咔!

    刀疤男迅速起身,椅子发出声响。

    “情绪稳一点。”申治蹙眉,语气甚是关心道:“别到时我掌控两省干货市场,去没能人跟我共享喜悦。”

    “是,申总!”刀疤男一副受教的模样。

    申治点头挥手道:“去吧。”

    刀疤男一脸坚毅神色告别。

    申治目光跟随,等到门关上瞬间变得冷漠。

    “用盛家的钱送你去国外,让人处理掉你,到时候我在去给刘荣昌那老头子举报,把盛家一锅端了,盛家国内的产业我笑纳了,到时候……哼哼。”

    申治目光闪烁,从一开始他就在说谎。

    他要的可不是海产品干货,毕竟江南省一半的城市就是沿海,长江穿省而过,南边还有两个沿海大省,跟八皖省做了几千年生意,还都是经商大省,想争夺市场谈何容易。

    还不如做‘叛徒’,吃下盛家最近几年投资进来的资金、产业来得快。

    “不让刘荣昌知道我来过,到时候我以内部人员举报盛家,他一定感激涕零。”申治自语着起身离开包间。

    地下一层船舱不断出入口,慌张的人们挤成一片。

    之前被段桦分辨出来几股人马,从人们口中知道林凡死了,一时间都很是惊愕,有人打破规则聚集一起商讨。

    其中宣州盛家来除了申治,还有三股人马,有人在二层观光平台、有人在三层包间里透过窗户查看、有人就在一层入口边上。

    跟申治一样,三股人马都是外戚。

    之外还有四个不同势力、集团的人员,因人数少没有聚集一起。

    金陵富城地产集团,跟其他监视的人不一样,是该公司副总,他是要找林凡谈业务,从金陵追到润州,又跟着北上到冰城,一直跟林凡错身而过,终于在江汉追到了,没想到竟然是永别。

    “可怎么办,公司被各大又外资背景打得七零八落,款项压了几个月,几十号员工都快吃不上饭,下游被人教唆要款,银行不给支持……林总,为什么我们总是错开。”

    诸葛峰想下去一层下不去,急得红眼。

    恰好永元、巴代和段桦就在边上。

    “想多了,谁出事我都不信林凡那小子会出事。”巴代驳斥永元的判断,指着边上站着的段桦,道:“看到没,段爷爷还有心情看江水。”

    “别胡说。”段桦回头道:“我是在看稻米,你可不知道,解放前那段时日子……”

    巴代压根不听,对永元耸耸肩,道:“看到没,段爷爷是来旅游顺带考察农作物,林凡能出事才有鬼。”

    “好吧。”永元相信了巴代判断。

    “您好。”诸葛峰走过来。

    段桦看了眼转头回去看对岸。

    “哥,你长得真秀气,眼睛老漂亮了,是女扮男装吗?”

    巴代上下打量着诸葛峰,又猜测道:“西装皱巴巴,皮鞋满是泥泞,面色也略显疲惫,是不是破产了?”

    “你在破案啊。”永元对自家兄弟不内向,斜了眼巴代说道。

    “这位小兄弟说得没错,我是濒临破产了。”诸葛峰压着心里的着急承认自己的情况糟糕。

    “你看,我又对了吧。”巴代拍手挑眉头。

    永元咬牙,眼神示意正经点。

    巴代哼了一声,转头看向诸葛峰,道:“哥,你问林凡做什么?”

    诸葛峰语速飞开介绍自己背景,和找林凡的原因。

    “我凡哥确实有涉及地产业务,不过旭哥说才刚进入,是妙竹姐在负责,你其实直接去找她就可以了。”

    阳旭给巴代说了很多,所以他知道林凡把权力完全下放,诸葛峰的问题完全不用找林凡。

    诸葛峰面色为难。

    “您跟妙竹姐有过节?”巴代一脸八卦问道。

    诸葛峰摇头却不愿意说。

    巴代还想问,永元伸手拉住道:“人家情况危急,你问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也是。”巴代放弃追问,跟诸葛峰说道:“我凡哥现在演暴毙,不知道要阴谁,你如果希望他帮你,最好忍着等出结果,不然你破坏他的计划,他是要吃人的。”

    诸葛峰跟林凡同一个城市,想寻求合作自然是有了解的,他说道:“谢谢!对了,还不知道的两位先生的名讳。”

    此时一楼船舱满地是遗漏的特产。

    酸笋摊林凡躺着,周围酸汁依旧在飞溅,高为民半跪着给林凡把脉,刀疤男站在边上。

    其他人全跑光了。

    彼此距离江汉市下属的向阳镇向阳码头,还有十分钟行程,按照计划刀疤男得下船,但他不确定林凡死没死,。

    他知道眼前的老者,是刘荣昌三十六卫兵之一,力量却把握不住,所以在挣扎着要不要出手。

    这时,林凡右手暗暗做了食指叠在中指上,其他三指向掌心弯着。

    “死了!”

    高为民收到信息扭头怒视,道:“你为什么要害我孙儿!”

    刀疤男二话不说往外跑。

    “高爷爷,追!并大声的喊,让更多人知道我真死了。”林凡小声提醒。

    高为民便放下林凡追刀疤男去。

    林凡闭着眼等人都离开才坐起来,满是嫌弃看着满身酸笋汁,突然目光寒气逼人,自语道:“申治啊,在那个时空你林爷爷吃了大亏,还让你逃到国外,老天有眼,这次我要扒你三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