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六十二章死人了

第二百六十二章死人了

    重返1995第二百六十二章死人了林凡和巴代互相打闹,向着北边的江汉码头移动。

    永元没注意到自己穿着安全员服装,就默默跟在后头。

    此间,他对于林凡跟一般城里十八岁孩子原因幼稚的言词动作,心里充满狐疑,真的是那个算无遗漏的再世诸葛?

    轮船开动后,巴代才注意到永元的着装,惊呼道:“你没换衣服行李也没带。”

    “不重要。”永元扯下手臂上挂着的红带摘掉帽子,看着林凡道:“希望林先生能够透露一点信息。”

    “我记得轮船上都有各市商贩卖特产,我想吃辣肉干。”林凡嘀咕着往轮船上下通道楼梯走。

    永元面色一愣,旋即又露出阴沉。

    “凡哥就是这样,旭哥和妙竹姐都要快被气炸,他还是无动于衷。”巴代安慰道。

    永元确还是不开心。

    这头林凡下了二层甲板,进入一层的船舱。

    轮船是从下游金陵开到上游巴渝,各地都小商贩,会随着轮船移动上下做小买,久而久之,轮船船东收费后,小商贩得到一块位置,在轮船一层内部船舱形成一个特定的农贸特产小市场。

    林凡是真想吃辣肉干,一进来到处搜寻。

    高为民突然从边上冒出来,和他并排把巴代丢的行李和两百块钱递给上来。

    林凡撇头见到一个人巴代跟来了,就道:“那坑货跟上来了,您亲自交个他,免得说是我安排的。”

    “高爷爷,您怎么在这?”巴代一脸惊喜,仗着身高挤开人群过来。

    人们一阵埋怨,被巴代给无视了。

    前几天刚到冰城,巴代一个人被抛在旅店,见到那对仙人跳追出去,迷路后是是高为民救的,所以一下认出来了。

    “我是……”高为民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身份,把东西交给巴代。

    “那您跟段爷爷一样。那天真感谢你们,不然我就要冻死在街头,被林凡……林凡你去哪儿?”

    巴代借机吐槽林凡。

    林凡已转身离开。

    巴代转头跟高为民吐槽:“高爷爷,您是林凡小时候的体能训练老师,那能不能教训下他,他一路上就憋着坏,不告诉我。”

    “就说早算到我会被抢行李和钱,提醒下都不,害得我吃老多苦了。”巴代一手抓背包一手拿钱晃着。

    高为民撇头看着找东西的林凡,摇头苦笑道:“我的首长,他的干爷爷刘根,都被他设局挖坑,算计过不少次,这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不服气也没办法咯。”

    “还真是个坏包啊。”巴代惊呼。

    “你不是跟自己兄弟说,小凡欺负阳旭他们不带手软,怎么自己还想不开?”又一名老战士来。

    段桦说着走到巴代身后。

    “段爷爷好。”巴代转头微笑问候。

    “中午好。”段桦走上前。

    “怎么样?”高为民问道。

    “跟来了,看来跟小凡预计的一样,不止是冰城,边上的春城,南边的盛京三省的人物是联动的,盛正诚等人一倒下,其他人害怕步入后尘,会长时间监视。”段桦说道。

    高为民蹙眉道:“之前我们建议小凡别出面,他却不听,要是有些不开眼铤而走险,这……”

    那头,林凡在一个买酸笋的摊贩前,和一个长相凶恶的刀疤脸男撞到。

    段桦面色微变,高为民旋即转头,见刀疤男后目光闪过一丝冷厉,道:“身上都是煞气,看来在国外乱战地混过。”

    “嗯,我看住小巴和另外那个孩子。”段桦拉着巴代离开。

    高为民默默点头,装作游客边走边看摊贩,靠向林凡。

    这头林凡跟刀疤男道歉。

    刀疤男就是来找麻烦,怎么可能接受道歉,话都不说伸手一把推向林凡。

    林凡打小被三十六个老战士轮训,虽不懂什么武术,挨揍的皮毫无疑问是结实的,挡到高为民来也是能的。

    这时,他并着无名指、中指、食指,然后大拇指按住小拇指,手心朝向高为民。

    手势的意思是,我自己能处理。

    高为民嘴角一抽停下脚步,自语道:“又认识了?”

    砰!

    林凡被推后一阵踉跄后一屁股坐在酸笋上。

    酸笋用着一个个塑料袋装着,为了包吃住水分,里面是有酸水,林凡屁股坐两个,左手按破两个,右手压住一个,一时间酸水如喷泉飞溅四方。

    酸笋摊贩、附近摊贩还有来往的客人,包括施暴者刀疤男都没能幸免,一时间尖叫不断。

    啊!

    林凡迟几秒发出惊天惨叫,然后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刀疤男、高为民都有有些愕然。

    “出人命了啊!”酸笋摊贩惊叫。

    这个时代社会环境还很乱,但大庭广众出人命还是很大的事,一时间市场杂乱,有些不清楚的人,拼命的往外挤。

    游轮三层是VIP客户区,分成单独小套房。

    稍早,金陵和宣城交接的濑渚县海产大王申治,在临窗位置坐着,对面是刀疤男,两人面前放着煎牛肉、红酒,一派异国风情。

    窗户外长江水滚滚,岸边是金灿灿的水稻田。

    申治是清末盛买办本族的外戚,从一介土农民,短短几年成为宣州、钢城、濑渚县的海产品干货最大供应商。

    此时,盛买办族人,一部分去香江、星洲乃至北美,一部分就在宣州驻扎,在改革开放号召下,当年的贪污款正大光明进入国内,得知同宗冰城盛正诚被林凡一锅端了,若是不报复,其他家族怎么看。

    于是让人跟踪林凡,申治是其中一股人马。

    “灵江林家?历史就没什么份量的人物,刘荣昌又不能明面出来帮忙,灭他用得着别人吗?”

    申治视线从窗户外移回,放下高脚杯,看着对面的刀疤男,道:“你跟着我也有些日子,不能曝光在大众让你委屈,这次处理掉林凡那个小鬼后,我送你到国外把脸上的刀疤处理下,然后成为的副手吧。”

    刀疤男激动,刀疤都红了。

    “都是小事。”申治亲自给刀疤男倒红酒,道:“干掉那个小鬼,我就是盛家在国内最强外戚,资源要多少有多少,恰逢国内经济改革开放,我们抓住机会大干一番,江南省、八皖省一亿多人口的干货海鲜市场,我们都吃下来,钱就跟这酒一样哗啦啦往外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