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五十八章不平等交易

第二百五十八章不平等交易

    重返1995第二百五十八章不平等交易东莎是也是从无到有,成为一家八十个员工公司老总,所以很轻松明白林凡说法。

    “受教了!”东莎没把林凡看作是闺蜜的儿子而是老师,态度恭敬。

    林凡摆摆手。

    于温拿来温牛奶,给东莎倒上。

    安自德为了之前认错人的事,拼命借着向巴代敬酒道歉,嘴里说道:“巴先生随意,我干杯。”

    安自德一杯借着一杯不停歇。

    按道理林凡怎么样也客套,劝说安自德不要喝,但为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东莎以后和其生意顺畅,故意装傻喝着牛奶。

    巴代老机灵了,也故意陪着一口一口喝。

    一瓶洋酒喝光,饶是海量的安自德也晕乎乎了。

    于温本来为更好服务没加入,见状只得代替自己老板接下敬酒的活儿。

    很快于温也喝下去大半瓶了,而巴代手里就几乎减少,安自德明白得把话挑明,否则今天喝死也没用。

    他示意小舞台歌手,还有其他服务员下去。

    包厢霓虹灯熄灭,换成正常的柔和灯光,也是寂静无比。

    “林总,有些事希望您给指导下。”安自德说道。

    在那个时空,接下来安自德会全面信任于温,开始摆脱入赘家族的限制大发展,成为东三省最大娱乐投资商。

    所以林凡为了帮东莎拓宽生意渠道,不能做得太过火。

    他摇头慌张道:“安总可别吓我,我哪儿能指导您,反而是有些事拜托您。”

    “不敢,不敢。”安自德也很惶恐。

    两方都在演戏,还一会儿安自德大概知道林凡的心思,两人才停下演戏正式握手。

    接下来就是东莎出马,按照林凡给的信息谈判,未来洋酒独家供货渠道合同。

    林凡闪一边喝自己的牛奶去,巴代被他逼着去学习大佬谈判技巧。

    于温强行顶着晕乎乎的脑袋,提着保温瓶在一旁,随时个林凡添加牛奶。

    “坐。”林凡喝了一口温牛奶,拍着自己左侧位置说道。

    “林总我……”

    于温想说自己身份不合适坐在林凡身边,林凡便冷着脸,道:“于经理这是不给我机会吗?”

    “不敢。”于温真的惶恐了赶紧落座,手里还提着保温瓶。

    “于经理相信命运吗?”林凡扭头注视于温浅笑问道。

    于温心里忐忑,摸不准什么意思,思来想去用自己真实的一面面对问题,坦言道:“不信。”

    “我也是。”林凡说道。

    从共同点切入,难道是因妙竹,林总打算挖我过去工作,这样话……

    于温一瞬间想很多,心情一会儿兴奋能跟常妙竹长时间相处,一会儿失落,自己要离开熟悉的地方。

    其心情没能控制住,情绪都在眼里、表情上显现。

    林凡看得一清二楚,淡淡道:“但命运确实就是存在。”

    嗯?

    于温瞬间惊醒,面色爬满惊愕。

    “我很爱做梦。”林凡自顾的说着:“三个月后,你老板娘的堂妹会来纠缠你,我的建议是不要拒绝不要太生硬……”

    “林总您这是……”

    “听我说完。”林凡摆手让于温不要插话,继续道:“半年后会出现转机,还有一年后……”

    林凡把于温遇到的坎转述,当然是影响重大,不然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还得耗费精神整理记忆。

    于温越加认真的听取,一个字不漏的记在心里,林凡顿住时想要道谢,又被阻止了。

    “另外,别等常妙竹,她有男朋友了,最后会步入婚宴的礼堂。”林凡最后提醒,他不希望于温如此优秀的人,结果被情所困,形单影只一辈子。

    于温表情明显不接受。

    林凡觉得自己尽人事,常妙竹能不能避免愧疚,他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告诉这些事不是免费的。”他说道。

    于温身处名利场岂能不明白,立马点头道:“您说个价。”

    “去,跟你老板要三十万。”林凡直接报价。

    于温不解为什么要和自己老板安自德要,见林凡没打算解释也不敢问,默默点头起身。

    彼时这头,东莎和安自德已谈好大概的供应合同,只是有些细节还需要之后补充。

    让安自德不解的是,掌控多种洋酒在东三省独家代理权的东莎,为什么在谈判时没有一点压价的意思,反而平等对待,可以说吃了很大红利。

    他在心里初步计算,以后成本能直降下三成。

    东莎给那么大优惠,自然是林凡前天去找她时的建议,而且是非常强烈要求,昨天还让常妙竹,带着十万以及公司后面的发展初略规划入股,获得百分之五的股份。

    东莎觉得规划非常好,所以才完全信任林凡前夜的安排。

    这时,于温抱着保温瓶,走到安自德身边,凑耳汇报林凡要求,并简单说明要钱的原因。

    “我有一百万闲钱,希望能投资林总的事业。”安自德说道。

    这头,林凡没想到安自德那么直接,说是投资其实送。

    要知道,在另外一个时空,没有记忆的情况下,用了老些力气才谈下合作,且没有要钱。

    他老辣的灵魂没露出意外,淡摇头道:“三十万就够了,过些天你会明白为什么要。”

    安自德疑惑但也没多问,要走林凡的银行卡,让于温去叫秘书马上处理。

    此时的巴代,一脸看天书一样迷茫。

    先是东莎明明掌握独家代理权,却放下身段和安自德谈生意,跟送财童子没什么两样,而安自德也一个德性,开口给一百万。

    如果是林凡坠楼的2020年,一百万不多,也就二线城市一套三室一厅的首付,可现在是九五年,一百万跟天文数字一样,所以巴代才那么无语。

    接下来宾主尽欢。

    等汇款成功后,安自德亲自送林凡他们下去,还打算请去对面恒罗斯餐厅,享受下异国风情。

    林凡要赶火车,所以拒绝了。

    东莎开车送林凡去火车站,上车后询问道:“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

    林凡在副驾驶坐着,他双手抱着脑袋靠着车背,慵懒道:“后面那家伙的老家。”

    “啥,我怎么不知道你要去万县?”巴代惊呼。

    “敬爱的巴先生,现在我要去你家,你很欢迎对吧。”林凡说道。

    别说巴代,开车的东莎也是一脸苦笑,道:“你还真是临时起意啊。”

    紫笔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