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五十六章新征途

第二百五十六章新征途

    重返1995第二百五十六章新征途东文瑞被孟阳叫过来,一见林凡立马低头喊道:“爸!”

    东莎差点昏倒,心想这孩子是不是有药瘾发作了。

    “莎姨……”孟阳解释林凡在小酒吧和东文瑞的打赌。

    东莎恍然,但还是有点古怪,因刚林凡一副老父亲的口吻,想教育东文瑞。

    “刘老头的规矩是什么?”林凡冷漠问道。

    “做错事就要道歉担起责任。”东文瑞说道。

    林凡指着东莎道:“行动!”

    东文瑞低头,他知道自己行为是错的,但对母亲也有疙瘩。

    “阿姨,您跟我爸爸他们一起,也是刘根带大的,您知道的。”林凡起身示意孟阳跟自己走,把空间留给母子两。

    两人出门,走在后面的孟阳顺手把门关上。

    林凡面色一变带着微笑,走向秘书办公室。

    “姐姐晚上好啊。”林凡喊道。

    “你带来的烧烤味道真好,谢谢你了。”秘书放下手中的鸡腿回道。

    林凡走到秘书对面坐下,道:“姐姐客气了,要是没有你和另外哥哥姐姐守护,我阿姨早垮掉了。”

    “这是我们份内的事。”秘书慌忙摆手,怕林凡别有异心。

    林凡看出来了,暗叹果然外人不好说话,起身凑到孟阳耳朵,小声道:“让三个秘书保证,严格执行东莎阿姨的减肥、保护身体的计划,不然收回股份收益。”

    “好。”孟阳点头。

    林凡离开房间。

    “小阳我……”

    “姐,您别紧张。”孟阳安抚一声,拿起火腿肠边吃边转述林凡的决定。

    这头林凡出门后,很熟悉摸去员工休息内里睡觉去。

    第二天醒来时,床边站着孟阳和东文瑞。

    “死狗,我在办公室哭了一夜,你竟躲在这里睡那么香。”东文瑞抱怨道。

    林凡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坐起来道:“我又没吸违禁品,没做错事,凭什么陪你熬夜。”

    东文瑞噎住,用手肘推了下孟阳。

    可惜孟阳现在是林凡忠实的小弟,哪儿会跟以前一样袒护东文瑞,直接装傻不做声。

    “行李收拾好了没?”林凡问道。

    “我妈说帮我寄过去。”东文瑞说话时一脸笑容。

    林凡见状很满意,暗暗觉得此次来冰城最大的收获,就是赶在东文瑞跟东莎关系彻底解不开前搞定。

    “那走。”林凡挥手。

    东莎在休息,他们不好打搅,秘书开车带着他们回到药铺。

    孟阳一进门就吓傻了,爷爷奶奶已在整理行李,看着不是给自己整理,而是全家人的都一起,堆满整个院子。

    想到林凡那么自信,竖起拇指道:“神了,简直神了。”

    “神什么?”东文瑞疑惑道。

    孟阳给东文瑞解释林凡的预判。

    林凡进屋找到孟绍老两口,道:“爷爷奶奶灵江见,金重、文瑞和孟阳你们一起带走,回去后找财务报销所有费用。”

    “你不一起走。”孟奶奶问道。

    “还有个最麻烦的家伙要处理。”林凡撇撇嘴,接着道:“麻烦二老,转告阳旭他们,国庆前我不会回灵江,让他们在二十五号,所有的事我负责,让他们别心慈手软。”

    孟绍老两口一头雾水,但没多问郑重答应下来。

    “对了,告诉阳旭,不管是小重还是文瑞和阿阳,跟单韭菜他们一样,全部安排进红梅高中,敢不读书不听话,男的女的都一样,直接狠狠打。”林凡恶狠狠的说道。

    老两口都知道,孩子们都是刺头,于是自告奋勇带孩子们。

    林凡心喜正愁怎么诓骗刘根负责,孟奶奶的凶狠不遑多让,肯负责再好不过,打坏了还有孟绍这个专业接骨、内伤老大夫负责。

    “好啊。”他一口答应,接着忧虑道:“二位可不能跟之前一样,任由孟阳胡闹。”

    “放心,之前由他性子,是对未来不知道怎么安排,现在可由不得他了。”孟绍拍胸脯说道。

    孟奶奶仿佛年轻数十岁,恢复到那个杀鬼子如砍瓜切菜的年纪,严谨幽深深的。

    林凡打了个寒碜,暗暗的为孟阳等人默哀。

    他放心告别了孟绍两人,走进孟阳的卧室。

    卧室里巴代躺在床上盖着棉被呼呼大睡。

    “就知道。”林凡目光闪过一丝冷厉,上前一把掀开辈子,抬脚踹在巴达的腿上,怒吼道:“还睡!”

    巴代瞬间从美梦中惊醒,本来想发脾气,见到林凡跟一头凶猛的老虎一样,吓得什么话都没有,迅速爬起来下床,崩直身子,道:“凡哥早……晚还是,不管了,凡哥好。”

    “走,请你喝酒去。”林凡跟变脸一样微笑道。

    巴代狂摇头,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碰酒,凡哥饶了我吧。”

    林凡不回答转身走出卧室。

    “我命苦,为什么要在火车上嘴啐……呜呜……”

    巴代耸拉着脑袋嘀嘀咕咕跟上。

    离开卧室,林凡跟金重、东文瑞、孟阳三人交代,自己不跟着回灵江,要三人完全听孟绍两口子话,敢不听话打断腿。

    除了孟阳,其他两人可都是吃过亏,所以点头如捣蒜。

    林凡带着巴代离开孟家,叫了的士来到友谊街。

    其实两条街距离不远。

    三分钟他们就来到友谊夜总会楼下。

    “凡哥,哪有夜总会大清早开门营业的,不都是刚关门休息。”巴代已清醒分得清时辰,一下车立马提醒,

    他心里还觉得昨晚喝太多,可能发酒疯让林凡生气了,今日是来惩罚自己的。

    “跟上!”林凡冷冷的撇下一句,走向夜总会边上的院子大门。

    顶楼,安自德像是一个被判死刑的犯人,在自己的老总椅子上忐忑不安的等着,连续三个夜晚,睡不到两个小时。

    “我给那家伙提供那么多信息,算是将功补罪了吧。”安自德又一次望着办公室门自语。

    这时门敲响。

    “来了。”安自德从椅子上蹦起来,边走出去边道:“进来。”

    门开了,秘书走进来,道:“安总,洋酒供应商那边……”

    “不是跟你说,不是他们来找我不许敲门!”安自德从失望到愤怒,声音高好几度,可把秘书给吓坏了。

    秘书很委屈,洋酒供被带走,公司混乱无法提供货品,要知道洋酒占据夜总会三成利润,要是不干净想办法真的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