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五十五章慈母多败儿

第二百五十五章慈母多败儿

    重返1995第二百五十五章慈母多败儿林凡的一巴掌,让房间里透过窗户看着的梓柔差点吓死,朝自己的老公喊道:“这就是你说的小凡成熟吗?不还是跟以前一样,对重重下手没轻重,这次还更过分,孩子本来就不聪明,这下不是……”

    “冷静。”金牛还是相信林凡绝不是冲动的人。

    外头雪夜里。

    金重被打也不敢反抗,依旧跪着雪地里扭头呆愣愣的看着林凡。

    “几年前,梓柔姐觉得作为老教师的爸妈太严格,把你带回冰城自己教育,我就知道要出问题。”

    林凡目光冷厉道:“金牛哥是高材生,知道十岁的你应该严加管教,偏偏是个妻奴,而梓柔姐太温柔,脾气太好太宠你,甚至为补偿自己不在你身边十年,你要什么就给什么,慢慢的,你养成纨绔不着调的性格。”

    “这倒也罢了,你该学人吸违禁品,丫的!刘根从小我们讲清末乃至民国时,全国上下吸福寿G怪状,你听多少次还不知道厉害吗?”

    林凡越说声音越大。

    他其实是在指责屋内夫妇的纵容,才导致金重学坏。

    梓柔担心自己儿子没注意,金牛那是明明白白,脸上写满愧疚。

    “哥我知道错了。”金重说道。

    “错在哪儿?”林凡质问。

    “不该忤逆爸妈,也不该仗势欺人,更不该把文瑞哥拉下水,每次回灵江还欺骗你,还有……”

    金重一条条讲述自己的‘罪行’。

    林凡很满意,等其说完后,问道:“错了,怎么做?”

    “道歉并纠正错误行为。”金重说道。

    “去吧!门没锁。”林凡挥手斜眼看着边上的窗户。

    他是暗示金牛,改纠正自身和妻子的行为。

    咚咚!

    金牛敲击窗户,表示自己收到了。

    此时金重起身推门进去。

    门没关是想让林凡也进去。

    林凡根本不进去,今晚必须让一家三口自己解决,他一外人插手不好,更重要是见到金牛他不能淡定。

    一再在车边看着的孟阳走上来,竖起拇指头道:“老大,您可真厉害,金重就是个小魔头,谁说都不听,你打那么重,他还一点怨气都没有。”

    “你要是还咬着奶嘴光腚娃娃时,就跟着我后面,也反抗不起来。”林凡说道。

    孟阳是聪明人,知道金重从小被林凡打多了已习惯,把自己带入金重后,不自觉身体抖了下。

    两人上车等待。

    一个小时后,金重满脸哭痕带着行李走出来。

    屋内梓柔哭得伤心,金牛安抚一下走到门口跟林凡挥手告别。

    林凡头伸出是车窗隔空点头,而后冷脸跟金重道:“坐后面去。”

    金重上车后,林凡开车子来到孟阳家的药铺。

    现在是凌晨,药铺早已关了,林凡他们是从后面大门居住区。

    孟阳扶着醉酒的巴代走前头,林凡赶着金重走最后。

    孟绍老两口,一直都习惯等到孟阳下班才入睡,此时在大厅烤火炉。

    一群人进门后,老两口站起来迎上来。

    “我自己来就好。”孟阳把巴代搀扶会自己的卧室。

    “孟爷爷、奶奶,这家伙吸违禁品,过几个小时就发作,麻烦二位找一条绳子,我要把他绑起来。”林凡说道。

    “这不好吧,小重年纪那么小,身体还没长开……”

    林凡挥手打断孟奶奶,道:“奶奶,您经历那个时代,知道福寿G如何弄垮一个人,与其这小子将来活不长,不如长矮点现在下猛药。”

    孟奶奶看向自己的丈夫。

    “我是医生听我的。”孟绍当即说道。

    林凡想说孟绍是接骨医生,突然脑袋灵光一闪,立马点头道:“听您的。”

    孟绍夫妇可都是快七十岁,经验何等丰富,立马察觉林凡打什么注意,不过想到是自己首长的干孙子,两人也就不多说什么。

    林凡等孟阳出卧室后,马不停蹄离开孟家赶往隔壁区东莎贸易公司。

    大楼里总经理室果然灯光通明。

    东莎经过一天调整,又开始不要肝的熬夜工作。

    林凡不让秘书通知,直接开门进入,立马大声道:“阿姨,你又不听话了。”

    东莎吓一跳,抬头发现是林凡收住脾气,无奈道:“不工作的话,公司七八十个员工,还有他们的家庭,怎么有钱生活?”

    “孟阳你也来了啊。”东莎发现林凡身后的孟阳。

    孟阳上前道:“莎姨,我爸妈要是还在,肯定得说你,他们两人当秘书助手都留给你了,结果你还是把事全部往自己升上揽,这……”

    “那你来公司上班,怎么样?”东莎放下笔站起来,边道:“书,你不念,我和你爷爷奶奶不逼你,但那酒吧……”

    “不,现在林凡是我老板了。”孟阳指着林凡说道。

    林凡点头道:“孟阳确实不适合做贸易,您的三个秘书才是您真正能信任的人,我建议把孟阳父母的股份收益分给他们。”

    “可以啊,我爷奶有铺子,我也要去南边发展了,都不需要钱了。”孟阳当即就同意了。

    东莎不同意,股份收益是孟阳父母留给孟阳和父母的养老钱。

    “我打算带孟爷爷、奶奶去灵江养老,他们不需要这些钱了。”林凡说动。

    “什么时候的事?”东莎、孟阳异口同声。

    “他们在整行礼了。”林凡落座沙发说道。

    “不能吧。”孟阳走到林凡身边,道:“我爷爷那么固执绝不会离开老家,我奶奶一定听他的,跟几十年前一样离开自己首长,回来陪我爷爷。”

    东莎无声点头。

    “孟爷爷才不在乎什么祖宅家训,都是为他留着而已。”林凡指着孟阳说道。

    孟阳还是想反驳,但见林凡那么自信,加上这些日子的手段,他选择相信了。

    东莎也一样,在林凡身边落座,道:“文瑞你也打算今天带走是吧。”

    “当然,那家伙给我去重读高中,孟阳你也是一样。”林凡面色严熟道。

    孟阳是不想读书,但和林凡严谨一对视,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你去会议室把那睡懒觉的家伙帮我抓来。”林凡说道。

    孟阳默默的走出去。

    “小凡,其实都是我疏忽,文瑞他本性……”

    “他本性不坏我知道,但做错事也是属实,回来后不跟您道歉装哑巴,若是不好好管教一番,将来谁说得动。”林凡冷漠打断东莎的话。

    慈母多败儿,不止是梓柔,东莎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