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五十四章代价巨大

第二百五十四章代价巨大

    重返1995第一百五十四章代价巨大警察把黄毛一伙带走了。

    车间里都是自己人了,孟阳上去扶东文瑞。

    “林凡这小子简直神了。”高为民走上来说道。

    段桦疑惑道:“怎么了吗?剧本有所偏离但结果没差啊。”

    “林凡是临时改变计划的,他笃定东文瑞受不了刺激会昏迷,没必要整太详细了。”阳旭解释道。

    段桦摇头叹气道:“你说他梦过未来,能提前布局也罢了,为什么突发的他还能算得准,丫就不是个小孩子,简直是摸透人心的老妖怪啊。”

    “你都知道还问。”高为民说道。

    场面有些尴尬。

    “收拾收拾,休息去。”常妙竹说道。

    警察局这头,东莎缓过来,在宋丽倩搀扶下坐上林凡开来的车。

    车子绕着冰城转着,转到天亮后,车子来到古东街诊所。

    今日诊所可热闹了,凌晨常妙竹他们一群人都住进来,好在诊所后面房间多,不然还容不下。

    东文瑞醒来坐在床上发呆。

    林凡让宋丽倩把东莎带进房间,让母子两人谈一谈。

    “姐,后续的事你处理下。”林凡拉住要去吃早餐的常妙竹。

    “凭什么啊。”常妙竹不乐意道:“你要去哪儿?”

    “你忘记巴代了啊。”林凡说道。

    常妙竹才想起来,挥手道:“去吧,好好照顾那孩子。”

    林凡交代了宋丽倩等人户口学籍问题,然后他没立即去找巴代,而是跑去房间睡觉。

    等醒来时孟家人差不多走光了,只剩下阳旭还在。

    “你不是要回南方去了?”林凡问道。

    “半夜的火车。”阳旭道:“我是想跟你说,这一趟冰城之行敲掉那么多坏蛋,市场回大清洗,我们是不是早点过来插个点,免得到时候进不来。”

    “嗯,东莎阿姨就是点。”林凡说道。

    “那行,我明白了。”阳旭直接离开房间。

    林凡脑袋还是昏昏沉沉,所以被阳旭如此搞得一头懵。

    不过他不在意,起床去洗了一把脸,跟孟绍夫妇说几句后,独自开车离开诊所前往昨天阳旭他们入住的旅行社。

    巴代还在,一看到他,哭得跟孩子一样。

    “怎么了,找到雌雄大盗了?”林凡伸手挡住不让巴代抱自己。

    “嗯,早上刚好发现他们也住在这旅行,我喊他们的时候,他们飞快夺门离开,我满城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人。”巴代伤心说道。

    林凡想了下道:“自然找不到就算了,我请你吃饭。”

    两人吃完晚饭,林凡就带着巴代前往包谷的小酒吧。

    包谷一看到他,整个人都精神了。

    开了个独立包厢邀请他们喝酒。

    孟阳还没辞职,林凡就是为这事来的,就他不喝让巴代代替了。

    一瓶洋酒下去后,巴代跟没事人一样,包谷有些晕乎乎了。

    “包老板,孟阳这孩子我看着不错,您开个价吧。”林凡直接道。

    包谷打着酒嗝道:“孟阳这孩子不错,我是打算亲手带好以后成为左右臂。”

    包谷从阳旭那儿得知林凡的厉害,早生出结交的想法,不过生意人讲究的是利益,当然不能直接白送,否则会被看低。

    林凡当然懂这些,来这里都准备好了,很直接道:“包老板在冰城商贸城有几家服装店,效益马马虎虎对吧。”

    包谷不意外林凡自己的产业,直言不讳表示不是不好而是很惨,竞争太激烈了。

    “我有一家服装长,专门生产牛仔裤、体恤等,接下来冬季会有新上市的羽绒服,包老板若是有意,可以把三省代理权交给你……”

    林凡详细讲述东富服装厂的情况,以及未来的规划。

    都是做生意的,包谷能从林凡规划听出可行性,心里激动着,但表面还是强装淡定。

    “我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收益计划,但我能说的是,随着我厂子的市场打开,作为三省独家代理,包老板绝不会吃亏,我怕的是您吃得下吗?”林凡说着面色严肃。

    包谷再也坐不住了,喊道:“当然可以,友谊夜总会老总安自德与我是合作伙伴,人才完全不缺。”

    “嗯,那过两天我公司副总裁常妙竹女士,会来邀请包老板南下考察,希望您能够抽出时间。”林凡说道。

    “一定,随时。”包谷此时的行为,若是谈判中铁定要吃亏。

    好在其遇到的是林凡,有着另外一个时空经历,是有合作过,没打算坑他。

    之后两人一个喝牛奶,一个喝酒开心的交谈着,直到半夜孟阳下班。

    “林凡,你跟我老板谈什么,他可从没那么开心过,酒都开最好的。”孟阳搀扶不省人事的巴代说道。

    林凡给开后车门,让孟阳顺利把巴代放进车里。

    示意孟阳上副驾驶,他自己上驾驶座,车子发动后才缓缓讲述发生的事。

    “我……”孟阳大受震动,觉得林凡为拉自己牺牲太大了。

    林凡顺势笑道:“那是不是该改口了?”

    士为知己者死,孟阳没必要坚守,毕竟包谷还真们把他当心腹培养,林凡为自己牺牲那么大,把独家代理权给了包谷。

    他等红绿灯停车后,转头朝林凡郑重道:“老板好,我叫孟阳,感谢您的重视,今后我会发挥自己的所能……”

    “我相信你。”林凡打断孟阳的话,主要是红绿灯通过了。

    金牛和梓柔的小家是独门独院,阳旭在回南方前,把他们金重丢回家,现在还跪在大门外。

    此时房子里黑漆漆,不过金牛、梓柔其实没睡着,正在大厅里里坐着。

    “那阳旭说小凡会来,怎么这回还不来,娃生病了怎么办?”梓柔说道。

    金牛搂着梓柔的肩膀,道:“相信小凡。”

    “你都说几十回了,小凡要是忘记,儿子不是白跪了。”梓柔担心道。

    梓柔一样的话也说几十回了。

    金牛却敢吐槽,依旧耐心道:“小凡不是那种人,这次接触你也发现了,他比我们都成熟。”

    这时,外面响起车辆的引擎声,夫妇两人蹭的站起来。

    来人确实是从小酒吧过来的林凡。

    他把车子直接开进院子,车灯打在金重背上和大门处。

    金重转头被灯光直照得眯起眼。

    林凡独自下车,踩着地面的积雪来到金重面前。

    “哥?”金重看到林凡的容貌后惊呼。

    他从昨晚就没看到过林凡。

    啪!

    林凡毫无征兆,扬手一巴掌打在金重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