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五十三章人心各不同

第二百五十三章人心各不同

    重返1995第一百五十三章人心各不同里道机械厂。

    常妙竹、阳旭领衔,胖海还有余下四个混混,把金重等人打醒。

    碰巧东文瑞、孟阳从局里逃出来进车间。

    东文瑞见状立马找地面东西,吼道:“敢伤我兄弟,我要你们命。”

    “你跟我站住。”惊魂未定的孟阳想抓人,却抓空了。

    火堆那边,常妙竹两人没真用力量,胖海等人也是知道演戏,没下重手。

    黄毛等人醒过来。

    都是一条区混的,互相是认识大家也有过,于是反应迅速找钢筋、砖块准备打架,加上先来的东文瑞,总共十一个人。

    与之相比,阳旭他们这边就七个人,差距有点大了。

    “人数多了不起!”阳旭一脸二百五冷笑。

    “等下这个小白脸交给我。”黄毛目光幽幽,道:“老子这辈子最恨长得……的人。”

    黄毛不愿意说出‘帅’之类的字眼。

    “这个女的交给我。”团退二把手找上常妙竹。

    之前林凡坐过的机械设备上,高为民摇摇头,道:“这两小屁孩觉得小旭、妙竹他们是新入伙一定最弱,所以找借口,只是机灵有余运气不佳。”

    机械设备后面,和几个相关部门人员等待一起出场的段桦,道:“他们应该不会出重手。”

    “可别那么想,咱们家的小鬼跟阿旭一样德性,觉得收益不大会懒得费力,常妙竹可不是,你看她那眼神,恨不得生吞黄毛等人,可不像是演的。”高为民分析。

    段桦这才注意到没有林凡的身影,问道:“咱们家那小鬼呢?”

    “偷懒去了。”高为民看了阳厂房外隐约可见的建筑。

    啊……嚏……

    雪惠家里林凡打了好几个喷嚏。

    “您感冒了吗?”宋丽倩关心道。

    “不是,有家伙……不对,我打了那么多个,看来是两面受敌啊我。”林凡左右晃脑。

    宋丽倩一脸疑惑。

    “现在几点?”林凡问道。

    宋丽倩借着油灯看下手表,道:“三点半。”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走吧。”林凡起身。

    “去哪儿?”

    “去找你未来合作伙伴,先认识下以后好相处,顺便给她介绍下……”林凡没说下去。

    那个时空中,宋丽倩和东文瑞相互有好感,可惜命运作弄,宋丽倩放不下关容的女儿,也不想拖东文瑞下水,和自己照顾两个记忆残缺的老人,于是成为东莎心中落不下的石头。

    林凡想补足遗憾,先带去见家长,因宋丽倩和东莎真是一见投缘。

    冰城警察局,东莎摇摇晃晃的走出大门。

    林凡说的事提前成为现实,自己一直以为的老实人丈夫危才捷,是个大坏蛋,自己每年交的合作费也是对方的主意,整个人的三观都震塌了。

    “东总……”

    第三秘书迎上来,东莎摇头道:“你先去回去休息,我自己走走。”

    秘书很担心,现在可是下着雪,三更半夜的出点什么事,公司可怎么办。

    这时,林凡出现在院子门前,秘书是见过的,于是跑上去。

    “按照你们老大说的,你先回去休息,我用她的车子带着她去散散心。”林凡说道。

    她身边已得知东莎情况的宋丽倩,越过去迎向东莎。

    “东莎姐。”宋丽倩喊道。

    东莎看了眼,恢复些精神,道:“你是宋远的什么人。”

    “他是我爸爸。”宋丽倩回道。

    东莎一听蹲下掩面哭泣。

    林凡没告诉宋丽倩,宋远曾经也追过东莎,所以一脸疑惑蹲下来默默陪着。

    林凡站在原地注视,心里很是不好受,东莎一辈子过得太苦,虽是性格原因所致,但总让他讨厌老天爷,善良的人为什么老是吃亏。

    几公里外这边机械厂里。

    常妙竹知道接下来的计划,赶在段桦带人出厂前,猛的往前冲,把黄毛等人打得鬼哭狼嚎,只有东文瑞、金重被放过。

    “哎呀呀,还真被你说对了。”段桦无语,没法办法在按照林凡的剧本,带着六个相关部门冲上去。

    “不许动!”段桦带头吼道,其他拿出配枪。

    “姐!”阳旭喊道。

    啪!

    常妙竹抓住机会又给黄毛一巴掌,打得黄毛口鼻喷血。

    段桦带着警察按照剧本,道:“有人举报你们兜售违禁品,还拉人下火,现在……”

    黄毛几人可不是傻子,一旦罪名被坐实是要被枪毙,于是挣扎爬起来逃命。

    可惜被常妙竹堵住去路,一人包围九人赶回去。

    “他们两人才是老大,我们是被迫的。”黄毛指着不知所措的金重、东文瑞说道。

    其他人纷纷反应过来附和、

    金重还好,东文瑞的三观崩塌了,之前义气当头的兄弟们,竟然是这种人,而且都是自己没听过的罪名,他直呼道:“你们自己售卖违禁品?”

    阳旭回头示意孟阳出面别发呆了。

    刚阳旭一直背对着,加上环境幽暗,所以孟阳没发现是之前和老板接触的人,现在看清楚后,明白是林凡设局,心里石头落下去,上前说道:“笨蛋,还看不出来吗?你是他们的钱包。”

    “不,不可能的。”东文瑞摇头,他记忆里都是黄毛几人的欢声笑语。

    金重却是明白过来,指着黄毛几人怒道:“臭不要的脸的,你们好意思拜关公拉我们结拜,事到临头……”

    “住嘴,就我们穷苦出身能有什么能量,还不是你和东文瑞靠着自己家里的关系人脉,胁迫我们给老固服务干伤天害理的事。”

    黄毛的指责让金重不解,道:“老固是谁?”

    东文瑞也不认识老固。

    刚段桦按照林凡的交代,也没有提老固,只是用模糊的代号。

    黄毛明白自曝了,但还是嘴硬道:“哼,别装傻了,警察同志在呢。”

    啊啊啊……

    东文瑞捂着脑袋大叫着。

    他确实有点傻,但不是无可救药,已明白林凡在小酒吧说的没错,自己的兄弟狐朋狗友都算不上,就是单纯的利用自己,惨叫过后晕死过去。

    “林凡这死东西。还真是神机妙算,就算忽然轨迹偏离,还是把事算得准准的。”阳旭感叹不已。

    “收网了。”常妙竹喊道。

    段桦身边的警察上去抓人,黄毛等人都被常妙竹轮过一会,警察很轻松就抓住了。

    紫笔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