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四十六章训狗

第二百四十六章训狗

    重返1995第二百四十六章训狗冰城不是一般省会城市,曾为华夏工业重镇,最巅峰是数一数二大都市。

    乐永长在位时冰城依旧辉煌,作为二把手绝对是身居高位,走到哪儿不是万众敬仰,早已养成俯视别人的思维。

    林凡一句‘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气得浑身发抖,目光冷厉,若是冰城冬天,那能撕裂然身体零下四十度的冰峰。

    他盯着林凡道:“虐畜,不要以为有刘根做后盾,就敢在我面前大不敬,我让你走着近年来,装在棺材出去,没人敢说一个字。”

    “老东西,以为现在是民国吗?”右边阳旭抱着土枪,走向林凡身边边讥笑。

    乐永长无视只盯着林凡。

    “冰城南郊有三地块,一块原本主人是盛正诚,以工业用地拿下,你找自己带其来起来的相关部门领导转为商业住宅用地,成立了正胜地产开发,就在半年前……”

    林凡语气淡然,在那个时空他就斗过眼前几人,对他们的贪污、违法等事一清二楚。

    他指出几人操作方式,从地块、说到商业模式,以及以残忍手段杀害那些上访的劳苦大众。

    盛正诚、乐永长早已内心翻动,怀疑林凡架着摄像机偷拍自己的所说所做,几人却没有恐惧,反而仗着人脉暗暗发誓要除掉林凡,包括在场每一个人。

    林凡对几人的心思全掌握着,说完最后跟恒罗斯寡头、恒罗斯关口,掌控两国边贸获取大量利益后,他背负手扫每一张脸,缓缓道:“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居民,来冰城找几个伙伴而已,处理你们的不是我,是京城来的人,你们的犯罪资料、证据、证人我一并交给他们了。”

    这一次,乐永长等人真正的感到害怕了。

    他们是因冰城乃至三省都有人脉能堵住悠悠众口,加上而今时局动荡,京城那边会换一拨人,所以才有持无恐。

    现在京城监查来了,林凡又对他们违法犯罪,甚至叛国的罪行都知道,他们能想到的是证据真被掌握了。

    噗通!

    乐永长也是光棍,立马从椅子上起身朝林凡跪下,磕头道:“求林少爷帮我跟刘首长美言几句,我一定……不,我把自己地块、公司股份全都送给你,只求留下我一条狗命。”

    盛正诚几人见状争先恐后跪下哀求,一时间满屋子都是哭声。

    “你们白痴啊。”林凡满脸厌恶,这些人比那个时空还不如,他数落道:“刘根怎么可能干政,为躲避这事,都给自己搞成老农民多少年了,求他还不如跟检查组的人老实交代,争取从轻发落。”

    乐永长不听,固执的认为刘根能帮忙,带头磕头那个响。

    林凡实在看不下去转身出门。

    嘿嘿!

    大门边高为民、段桦看着他出来后发笑,他转头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给你点开心的消息,你提交的举报已送到他们手上,大概……来了,我们要避嫌,后面你跟他们接触,把证据补足别出现漏网之鱼。”

    高为民话说一半,外头又大灯光射进院子,立马和段桦后退快步离开。

    林凡之前给卜承带回去信息,没有遗漏任何一点,所以没什么好补充的,他也不想跟京城来的人接触,转头叫上屋内的阳旭等人出来。

    不一会儿,院子‘哗啦啦’进来上百人,尤平的上司也带队跟着。

    网面还有更多人围着大院周围。

    此时,林凡他们站大门边上。

    “我是被冤枉的。”

    “我可是守法商人,你们……”

    “……”

    屋内六人见到带头是目前京城处理大案的人,吓得哭嚎着,乐永长更是直接失禁,接着又装晕,其他人有样学样。

    证据已被充分掌握了,所以执法人员没有任何同情,两人一起架着离开。

    那位带头的人碍于身份,不好过来接触,就麻烦尤平的领导,几年前从京城调来侦查经济犯罪的督警过来跟林凡打招呼。

    “林先生好。”

    “您好,感谢您为冰城除害。”林凡恭敬回礼。

    “若非先生的证据……”

    “您可别折煞我了,我只不过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林凡慌忙摆手,他可不是在客套。

    对方带队牺牲不少人才,换得乐永长等人犯罪证据,那头早生的银发、那提前三十年满脸皱纹就是证据。

    他顶多是利用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把跟多犯罪证据,提前几年告知,那么敢居功。

    督警也不矫情,跟林凡交代会给冰城乃至三省人民一个交代,希望后续需要的话,林凡能出面帮忙做证人。

    林凡满口答应后,督警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孩子你哪儿来知道那么多信息?”孟奶奶问道。

    林凡不想再提梦,故意神秘一笑道:“您懂得。”

    孟奶奶立即想到是刘根受到拜托,请不存在的部门调查,所以不在追究。

    “对了,老头子说要救几个孩子,我得去帮忙。”孟奶奶忽然想到诊所的事,都忘记跟林凡说明,惊呼着急忙忙的跑出门。

    “你不怕孟奶奶跟段爷爷他们证实,回头打你屁股吗?”阳旭吐槽道。

    林凡耸耸肩,道:“那时候我早跑了。”

    阳旭、常妙竹翻白眼。

    “小凡,你在哪儿。”

    正当两人要数落林凡不把事完全交代清楚,害得自己两人迷迷糊糊时,大门外东文瑞惊慌失色喊着,孟阳也在。

    林凡玩心突起躲在边上大柱子后面藏起来。

    “果然是小屁孩。”阳旭、常妙竹吐槽。

    “你们两个也过来。”林凡在柱子后招手。

    阳旭两人无语,行动却配合林凡走到柱子后面。

    刚好出门的孟奶奶,被孙子孟阳拉住,听到是找林凡,就顺手找督警提了下,东文瑞、孟阳被放行进入院子。

    “林凡,你死哪儿去。”孟奶奶也说林凡死活,所以东文瑞急躁跑进院子,乱窜吼叫着。

    院子内外都有办案人员,有个女警叫住两人询问。

    女警后面才进来,也不认识林凡,就当作是盛正诚的手下,就说道:“屋子的人大多都被抓了,你是他们的亲戚?”

    “抓了?”东文瑞脑袋都要被炸裂了。

    “嗯,都抓住了一个不漏,你跟林凡是什么关系?”女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