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四十四章见阎王

第二百四十四章见阎王

    重返1995第二百四十四章见阎王古东街最里面,有一栋堵住东西两街通道的老宅子。

    宅子是清朝时冰城首富建造。

    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主人依旧是那个富商的后人,现如今能量比当年还大,把持着恒罗斯和国内的进出口贸易。

    大门左边以前有个小铺子,叫洋溢发廊,现在早已不见了,只剩下墙上几个斑驳依稀可见的大字。

    常妙竹走到大门前一对石狮子中间停步。

    “盛府。”常妙竹抬头看了匾额冷笑道:“不愧是盛买办的同宗,到了冰城还是做买办,打着商人生意干着土豪劣绅剥削他人的事,恶臭!”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一路上沉默的老固突然开口。

    常妙竹低头道:“不多,但盛买办的事多少知道一点。问你,你的老大是狗腿子,而你算什么,为那点钱值得吗?”

    “夏虫不可语冰,就你小丫头片子,我劝你还是往回走,还能保一条命,要知道冰城的官家都对这里没办法,每个上任的人都要来拜码头。”

    老固自认为常妙竹是跟头脑发昏的年轻人一样,故意激将。

    常妙竹不是,还冰雪聪明一眼看穿意图,却满不在乎,今日就是来搞事的,老固说不说都要进去。

    她冷漠着神色,提着老固踏上台阶。

    “太自大了,安排个守卫看门都不愿意。”常妙竹冷笑说着,一脚踢向大门。

    两扇存续上百年厚重的木门,在常妙竹脚下发出‘咔咔’断裂声,接着木门轰然打开,一扇歪掉,一扇飞出去落在几百米外。

    老固人都傻了,木门可是好几百斤重,竟那么轻松被踢飞。

    门后是一个院子,中间是一条磨得光滑的石板路,两边是花圃、抗寒植物。

    石板路的尽头,是盛府大厅。

    此时大厅大门紧闭,灯光透过玻璃洒满全院。

    里面有六个人,坐在正中左边太师椅的老人,是盛家目前的掌舵人盛正诚,起身站着的一米六五黑矮胖,便是友谊王危才捷。

    下首右边一排太师椅,第一个是冰城国际贸易集团总经理公俊,第二位是东松物流总经理申四,第三位女人是红岛商品城的总裁翁今雨,

    对面的老人,是冰城退休的官家乐永长。

    几人是整个冰城真正操盘手,若是他们不同意,任何一个行业想发展都不可能。

    当常妙竹踢翻木门,几人一点讶异都没有。

    “来得有够早。”盛正诚笑道。

    公俊看向外面,表情冷淡道:“那刘荣昌当年路过冰城,还把我爷爷收拾一顿,正好找他孙子要回公道。”

    “嗯,南方人在意他刘荣昌,可在我冰城这一亩三分地,他什么屁也不是,我很想看看,他听闻孙子失踪后的表情。”申四怪笑道。

    翁今雨点了根烟,抽着道:“除了痛哭流涕悔不该当初,还能怎么样?”

    “几位万不可轻视。”乐永长面色严肃道:“别看刘荣昌抛弃本名,化成刘根窝在自己小村子,事实上还是很有号召力,有时候他出手是代表着某些人的意志,虽然不可能从我们这边收集到有用的信息,但惹怒他可不是不好的。”

    “你那套不吃香,而今经济、世道都很乱,国外很多机构都预测,国家将步入大毛熊后尘,与其担心那些,不如想想世道变了,如何跟新人沟通。”公俊说道。

    乐永长转头看向盛正诚,道:“盛兄刚从恒罗斯归来,对局势的判断应该更为清楚,我希望盛兄给个实话,未来会怎么样?”

    “公俊的想法便是我的想法,我们得做好崩溃后接手那些产业,南方我们没什么人脉就不插足免得受伤,还是关注东三省。”盛正诚笑道。

    众人一直以来都以盛正诚马首是瞻,所以听到这话心情激动,幻想着国家步入大毛熊后尘,自己收割那些国营企业的盛景。

    嘭!

    大门被提开,常妙竹提着牢固走进来,她在外面听了好一会儿,一进来扫过六人的脸,冷哼道:“你们还真是异想天开。”

    “小姑娘长得俊秀,实力、智慧也有几分,就是年轻了点,看不透局势背后的动荡,保准要吃亏。”盛正诚依旧面带微笑。

    “蠢货!”常妙竹把老固扔一边,指着众人道:“用你们的猪脑袋想想,五千年来谁能比现在的官家更有正当性,反动派是怎么失民心的?幻想国家崩溃你们捡漏,梦里有。”

    众人脸色难看。

    翁今雨扔掉手里的烟头,道:“小妹妹,若非看在你是常家人还有点用处,你以为自己可以走到这里面吗?”

    “好厉害,当演电视剧吗?”常妙竹不屑说道。

    “别跟她废话。”公俊面色冷厉拍手,两边暗处走出来一个个保镖,手里都有家伙,对准常妙竹。

    此时距离收缴枪械条纹还差一年,私人有枪支不奇怪。

    常妙竹在来时路上就想到了,所以面对十几个枪口她面色从容。

    “合作或者失踪,自己选一条。”公俊很直白的说道。

    常妙竹冷哼道:“从你们话里我知道一个信息,便是你们对我背景做过调查,肯定是因林凡,进而我想应该是刘根爷爷的原因,你们当中有人吃过他的亏吧。”

    众人面色跟难看。

    “看来我想少了,是你们所有人都吃过亏,其他人不认识,坐在首位的老人,你盛买办的后人,莫不是家里有人被处决了?”常妙竹故意阴阳怪气。

    盛正诚的哥哥还真是死于当年解放时,刘根带队剿匪时发生,所以被刺激不轻,满脸通红,双眼尽是杀机。

    “小娃娃你太狂了,若非常雪青,你现在只能是一具冰冷被遗弃街头的尸体。”盛正诚冷笑道。

    “狂的是你吧。”门外响起声音。

    除了常妙竹,屋内众人投去目光。

    十秒后阳旭跨过门槛进来,和常妙竹并排而立,紧接着孟阳的奶奶也跟着进来。

    “老太婆,你不想活了吗?”乐永长冷漠着脸说道。

    孟阳的奶奶面若寒霜,道:“乐永长,我可是你姐,说话客气点。”

    “搞笑,无非是同村而已,别跟我攀亲带故。”乐永长怒斥。

    孟阳的奶奶懒得继续纠缠,看向常妙竹道:“女娃你真是那老娘们的孙女啊。”

    “孟奶奶好,我奶奶经常说起您,我一直没机会北上看您。”常妙竹点头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