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四十一章对兄弟的关心

第二百四十一章对兄弟的关心

    重返1995第二百四十一章对兄弟的关心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

    调酒师孟阳见到林凡,感觉像是多年的老朋友,所以特意提醒自己的老板包谷的不简单。

    林凡可是有另外一个时空中,五十年经历的全部记忆,就算他不是金陵首富,其丰厚的阅历也能让他明白孟阳的提醒。

    他却没当回事,今晚如果顺利的话,阳旭会用一千七百块和酒吧老板包谷搭上线,区区一个调酒师,包谷不会在意的。

    对了,那位大姐!

    林凡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个时空中跟今夜有很多不同,常妙竹会不会搞出别的事出来。

    孟阳见他面色变化无常,以为自己提醒收到了,把调好的酒倒在就被放在他面前,道:“谢谢先生的看重,这杯算我请你的。”

    “算了。”林凡摇头,常妙竹就算搞事,吃亏的也是别人,自己不用太担心。

    他回神时看到孟阳表情不对,笑道:“谢谢。”

    孟阳狐疑但也没多问。

    这时,一个跟林凡差不多年纪,身材消瘦脸苍白的小伙子上前,在边上的凳子坐下趴在桌上。

    “东文瑞,你又跟那群人鬼混了吗?”孟阳脸色难看问道。

    “多管闲事,给小爷整一杯包谷二号。”东文瑞有气无力说道。

    孟阳到了一杯白水放在东文瑞面前,转身洗器具去。

    东文瑞当即不开心想开口,林凡把自己的酒推到面前,道:“没动,请你。”

    东文瑞扫了一眼,发现是自己想要的酒,谢谢都不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孟阳转头发现后,面色更为难看,怒斥道:“东文瑞,阿姨尽心尽力的给你好的条件,你不爱惜自己,跟着一群人鬼混,你对得起她吗?”

    “呵呵,那女人眼里就只有她的事业,我算个什么?比她公司里的那条狗还不如。说起来,不就是我不是她亲生的,所以随便应付也没关系。”

    东文瑞说着趴在桌上,头侧向李凡这边双眼如雨滴答落在桌面。

    哭不是心情差,而是吸食违禁品导致精神涣散。

    孟阳气得想打人,林凡摆手示意自己来处理。

    “文瑞。”林凡轻声呼唤。

    东文瑞继续流泪,道:“哼哼,林凡你个臭小子又出现了,等下该是王乾了,你们别叫了,我好得很,我朋友一群,我钱花不完快乐得很。”

    唉!

    林凡两世为人的心境,在面对儿时伙伴还是扛不住,下了凳子抓住东文瑞的衣服拖下等下,然后举拳头暴揍。

    周围客人闻声转头。

    酒吧打架可太正常了,客人们当作是娱乐没有人出来阻止。

    “先生!”孟阳吓得跑出吧台。

    “你别动。”林凡回头瞪眼把孟阳震住,转回来拳头如暴雨一般往东文瑞身上招呼,打得东文瑞惨叫连连。

    几分钟后,东文瑞都快没声音了,林凡才停下手拧起来扔回原位。

    孟阳被他力气给吓到了。

    “你,你是真的林凡。”东文瑞恍惚精神被打醒了。

    林凡冷脸点头。

    东文瑞狂喜要下凳子抱林凡,可是伤势不轻一动就疼,嘴里‘啊啊啊’惨叫着。

    “哼,知道疼了啊?东莎阿姨每天都比这疼十倍,你一点不关心反而持宠而娇,跟着一群流氓鬼混……”

    “不要说我朋友坏话。”东文瑞忍着疼痛驳斥。

    林凡扬手又要打,东文瑞不躲,他打不下去放下手。

    此时孟阳回神过来走回吧台,道:“先生和文瑞认识?”

    “我是这傻子的幼儿园到初中的同桌,就没管他三年,跟人学坏了。”

    林凡一阵数落,在另外一个时空来到冰城时,知道儿时兄弟的情况,差点暴走,第二次经历还是愤愤不平。

    东文瑞第一次见他脾气那么暴躁,没敢吱声。

    孟阳愧疚道:“我刚好认识他三年,看着他一点点变坏没阻止,我……”

    “你别多管闲事,你妈不就是那女人的合作伙伴,你是她派来监督我的,根本不是朋友。”东文瑞怪叫。

    林凡忍不住一巴掌呼上去,打得东文瑞头昏目眩。

    “先生……”

    “我叫林凡,林子的林,凡人的凡。”

    林凡打断孟阳介绍完自己,怒视东文瑞道:“丫的,这一辈子,你唯一离开我三年时间里,认识成千上百人中,唯有孟阳是真心对你的过命兄弟,不珍惜还伤他心,你就是一人渣!”

    “你……”

    “我什么,你自认为那群人是你兄弟是不是,等下跟我走,我们来一场比赛,我赌那群人是你假兄弟,如果我说对了,跟我去南方给我读书去。”林凡冷厉道。

    东文瑞不服气道:“那我要是赢了,你得叫我爸爸。”

    啪!

    林凡又给了东文瑞一巴掌,骂道:“就这点出息!”

    东文瑞不生气还笑嘻嘻的。

    吧台内孟阳大受震撼,脑袋里全是刚认识东文瑞,那时候东文瑞还不像是现在,人开朗乐观,来酒吧他不让喝酒,给水、给牛奶也不在意,嘴里三句离不开林凡、王乾的名字,有时候还提起王瑶。

    然而没过多久,人就颓丧、暴躁,就再也没见到过笑脸,再次看到,竟还是挨打后。

    “林先生谢谢你。”孟阳说道。

    林凡回头微笑道:“你要不要参加?”

    “什么?”

    “如果我能把这货完全纠正过来,你也跟我去南方发展,怎么样?”林凡解释道。

    “还是喜欢做别人的老大。”东文瑞嘀咕道。

    林凡回头扬手,东文瑞迅速抱住自己脑袋,道:“凡哥饶命。”

    林凡打不下去了,另外一个时空这时他不理解,经历过种种后他明白了,东文瑞只是突然离开他们,来到陌生的世界,东莎没有注意,然后刚好碰到叛逆期后变本加厉的作死,还是那个乐观善良底色未变。

    “凡哥,你在哭吗?”

    “滚。”林凡骂了一句,转头回去面带微笑,望着孟阳道:“怎么样?”

    正如林凡所言,东文瑞离开他和王乾的三年时间,唯一交到的朋友只有孟阳。

    正所谓为兄弟两肋插刀、肝胆相照,所以孟阳没理由不答应。

    “好,你也别担心你老板反对,他会很乐意你跟我走的。”林凡又给孟阳一颗定心丸。

    孟阳心里头冒出一股没逻辑的信任,郑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