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三十八章各自行动

第二百三十八章各自行动

    重返1995第二百三十八章各自行动常妙竹听得懂酒吧老板,所以用谎言回应自己和于温只能当好友。

    酒吧老板老板还想继续争取下,于温打断:“老样子。”

    “在调了。”酒吧老板反白眼,心里可劲的吐槽于温没男子气概,这时候不介入还等什么。

    于温看到好友的表情,知道心里想什么,却当作没看到,转头望着常妙竹完美的侧脸,道:“这里是我老家,每一条道路我都熟悉,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无条件奉陪。”

    “想去友谊夜总会。”常妙竹放下奶杯扭头说道。

    九五年的夜总会,那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基本上用来招待土豪、有钱的大客户,那些人爱好很特殊,所以于温的面色变得很不自然。

    “怎么富婆去得,我就不能去?”常妙竹淡淡道:“说起来,钱我不缺呢。”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想说的是……”

    “还是你们公司的帅哥不够威武?”常妙竹调侃道。

    用后世的话形容,于温就是常妙竹那什么狗,所以即使常妙竹说的话有点俗气,他还是一点也不得不对,笑道:“我请客。”

    “等的就是这句话。”常妙竹当即下高凳。

    于温要走被酒吧老板拉住。

    “回头跟你结算。”于温甩手说道。

    酒吧老板捏得更紧,骂道:“少给我装糊涂,那美女也不是什么坏女孩,你就一点都不阻止,带她去那种场所啊。”

    “那地方很好,我还在里面上班呢。”于温用力一甩追上常妙竹脚步道:“妙竹你等我,我给带路免得走丢了。”

    “这……”酒吧老板气得不轻,把要给于温的鸡尾酒灌进自己的喉咙,气愤道:“混蛋,那姑娘不是一般人家,去夜总会明显有其他理由,到时候你失人又失业,我看你死不死。”

    “老板。”

    “干什么!”酒吧老板以为是自己的调酒师,所以语气相当不好。

    不过喊话的是一直坐在边上的阳旭,此时移到常妙竹坐的位置,把压了两张一百块在酒杯下面。

    九五年公营工厂的员工,月工资都才四百块,阳旭一出手就是两百,就算是酒吧是高消费场所,那也也不是小数目了。

    所以酒吧老板清楚,阳旭不是来点酒的,用眼神示意阳旭跟自己走,顺便收走两百块。

    小包厢里阳旭落座后,酒吧老板把两百块放桌上,道:“先生的问题,我要回答不上来,这钱可不敢要。”

    酒吧老板看似厚道的话,实际上是提醒,取决阳旭的话费用还得涨。

    阳旭明白,所以笑着点点头。

    “请您说。”酒吧老板满意说道。

    “我想见友谊夜总会的老总安自德。”阳旭说道。

    酒吧老板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手摸着下巴,两根手指头有意无意的翘起来。

    阳旭会意,从口袋里取出一千块放在放在桌上,道:“两百块是请您喝一杯,这一千块是头款,只要见到安自德,余下尾款是要现金还是打账上,听您的。”

    “你们南方人就是大气。”酒吧老板微笑着伸手。

    “等下。”阳旭按住钱。

    酒吧老板顿时不悦道:“先生是信不过我吗?您打听下我包谷的为人,向来拿钱……”

    “我相信老板收钱会办事,但得先说好时间,不然搁十年八年,您说我一外地人举目无亲,也不能拿您怎么办。”阳旭笑道:“您说是吧!”

    “哼,南方人就是鬼机灵。”酒吧老板冷哼,缩手道:“你说个时间吧,我看看合适不。”

    “现在。”阳旭说道。

    酒吧老板面色微沉,竖起一根手指头。

    还真会坐地起价!

    阳旭心里吐槽,从口袋里又数了五张大头放上去,推倒酒吧老板面前,道:“走吧。”

    “得嘞。”酒吧老板见钱眼开,钱一手立马起身,道:“贵客这边请。”

    夜总会、酒吧看似不同业态,实则千丝万缕,不过友谊夜总会在冰城数一数二,按道理就包谷这种小酒吧,想见老总很难,只是恰好他父母那辈跟安自德是同一个厂子,所以大小认识,电话都不用打,直接带着阳旭上门。

    来到夜总会顶楼,安自德办公室外加住所前,包谷进去跟安自德请示得到阳旭,出来后说道:“可以进去,不过只有十分钟见面时间,你自己把握好。”

    “好,谢了。”阳旭要进门。

    包谷立即挡住。

    “一千块五百块不算什么,我身上没那么多,你选者个方法……”

    “现金,另外还有一件事你得注意。”包谷迅速打断阳旭的话,很严肃道:“在安总面前老实点,别给我惹麻烦,否则就算你远在国外我都要你好看。”

    阳旭不想浪费时间,非常干脆的同意了,包谷这才闪身让开。

    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安自德背靠着真皮沙发,闭眼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阳旭敲门得到允许进来,走到沙发区域边,微微弯腰道:“安总,晚上好。”

    “你只有十分钟,有什么事直接说。”安自德闭着眼,其声音略微沙哑。

    阳旭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问安总,雪青被谁搞死的,您可有线索。”

    安自德立马张开眼睛歪头,见阳旭很陌生,就出蹙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请问算在十分钟里面吗?”阳旭微笑问道。

    “够机灵的。”安自德冷哼一声,指着自己对面道:“今晚你想坐多久,都可以。”

    “谢谢安总。”阳旭走到安自德指示的地方坐下,介绍自己的背景。

    “红梅镇人?我记得姓杨只有一家,都搬到和雨花区交界了呢。”安自德目光冷厉说道。

    阳旭淡定表示自己目前把家按在红梅镇外的灵江开发区,十五号地块旧厂房。

    安自德一直关注老家情况,所以立马说道:“还真返回老家了。”

    “是的。”阳旭点头道。

    “那和雪青老家也相距甚远,你问他的情况做什么?”安自德又突然语气不好。

    此时,隔壁城区东莎贸易会客室,东莎把林凡带来的东西一口气吃光,久违的饱腹感、幸福感让其疲惫的神色一扫而空。

    “东莎阿姨,有件事我需要跟您说下。”林凡面色异常眼熟说道。

    东莎笑道:“林总有什么事指导,尽管提,我全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