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雪惠被打了

第二百三十五章 雪惠被打了

    重返1995第二百三十五章雪惠被打了呜呜……

    常妙竹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惹得隔壁前后乘客侧目。

    “今晚雪惠被打了。”林凡又抛出一个爆炸性的信息。

    常妙竹猛然抬头怒气十足。

    林凡躲避视线望着车外的黑夜,缓缓道:“有些事我们不能干预,得让它发生……”

    冰城友谊街。

    友谊夜总会三楼,有一间大包厢,被友谊街‘友谊王’危才捷长期当办公室。

    不过危才捷偶而过来,真正在这里办事的是其左右手二十二岁的小毛,三十五岁老固。

    两人号称左青龙、右白虎,两人各有二十号兄弟,平日兼职给夜总会当保镖,在包间永远只有两人。

    之下还有姑娘们,雪惠就是其中一个。

    号称来去自如,实则进入行业后就没有有一个除去过,至少在危才捷当友谊王十年来就没见过。

    姑娘们工作后,不管是正常收费还是小费,都被抽去七成,还有一成管理费,到手只剩下两成,还得时常请自己的头头吃饭,否则派单故意不给派。

    这时是夜晚七点,正是商务会谈、娱乐黄金时间。

    包厢里除了门口守门的两个保镖,屋子里就剩下小毛还有雪惠。

    雪惠跪在地上,低头玩着手指头

    “为什么要得罪杨老板,你不知道他可是危总的朋友吗?”小毛目光冷厉质问。

    雪惠低着头小声回道:“他想让我做那事,我又不是……”

    砰!

    小毛一步上前给了雪惠脑袋一巴掌,雪惠当即被打倒地上脑袋晕眩。

    “人花钱消费,你只要配合就狗了,还敢有意见、还嫌弃,不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就会找事,你找死不要拉着别人陪葬!”

    小毛越说越激动,抬脚狠狠踹雪惠肚子。

    雪惠躲都不躲任由施暴。

    “妈的的,跟具尸体一样打都不动下。”小毛停下脚,朝边上吐了口痰,眼睛还看了墙角的摄像头。

    “你是谁?来做什么!”

    “滚!不然你好看。”

    门外两个小弟传出怒吼,接着是一阵打架声。

    小毛正在气头上,怒气冲冲走上去开门。

    来人是身强体壮尤任,正好把两个小弟打趴下,见到门开后抬头,讶异道:“毛平!”

    “尤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赶紧去回去。”毛平语气放平说道。

    “不是来找你的。”

    尤任回了一声后,探头看向毛平后面,道:“小惠,小惠你在里面吗?”

    “谁啊。”

    “三号姑娘说雪惠在办公室,我来找她的。”尤任说道。

    “嘴那么松。”

    毛平心里愤恨,他们这一行有个潜规则,就是有嘴无声,不能让家里人、亲戚好友知道姑娘们真实姓名在哪儿。

    “她没在你走吧。”毛平嘴里说道。

    房间里雪惠卷曲着身体躺在地上,脑袋晕乎乎的,本该对外界反应迟钝,但尤任声音她却能清晰听到,想到白天的事,她颤抖着身体卷得更严重。

    “你让开。”

    这时,尤任凭借身高优势看到里面地板躺着的人,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向伸手推开毛平。

    “尤任!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儿不是你胡闹的地方。”毛平严厉冷喝。

    尤任才不管,仗着壮硕身体撞开毛平,瞬间视线打开,屋内灯管下躺着的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子。

    “小惠!”尤任惊叫着冲进屋子,来到雪惠身前伸手翻动,见雪惠面色痛苦,转头怒吼走进来的毛平,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是我带的,犯事受到惩罚呗。”毛平淡定说道。

    “你……”尤任浑身青筋暴露,但一些事他对毛平出了手,更重要是雪惠需要看医生,他伸手抱起来雪惠抱起来。

    “给我住手!”

    毛平大喝,此时若是让尤任把人带走,老固趁机挑拨,危才捷怪下来,他和自己的兄弟们都吃大亏,姑娘们也都会被移走,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

    可是尤任此时眼里心中只有雪惠,哪儿会听,横抱着的雪惠向门外走去。

    “都过来办公室。”毛平拿起对讲机向自己的小弟发令。

    十秒不到,在三楼的五个小弟立马出现门口。

    “把雪惠留下。”毛平可是友谊街小霸王,凶残是出了名,到这时候还是对尤任下不去狠手,只让小弟们留下雪惠。

    尤任也知道,但并不认为能轻松过关,他手死死扣住雪惠的身体,下进门的五人吼道:“让开!”

    五人哪里会听话,齐齐上手想抢走雪惠,有更多小弟过来加入进去。

    毛平的竞争对手老固闻声过来,毛平不能在忽视尤任,否则自己的地位不保,于是下令让小弟们打。

    砰!

    有人一拳头打在尤任背后,接着更多拳头招呼上去,打得尤任血气翻涌身体摇晃,没多久直接跪下,但他却还是咬着牙不放。

    “哎呀,这对亲哥哥都那么狠噢。”老固等尤任要撑不住才正式走进门,阴阳怪气的说道。

    毛平暗恨却不能发作,只是让手下把雪惠抢走,尤任不放的话往死里打。

    砰砰砰!

    小弟们只听毛平命令,才不管其他的呢,尤任不放手他们拳打脚踢。

    火车这头,林凡给常妙竹讲述正在发生的事。

    “亲兄弟不同姓,是父母离婚一个人带一个?”常妙竹问道。

    林凡点点头,道:“尤任跟着父亲生活,长大后才进钢铁厂,弟弟跟着母亲开发廊,因母亲和危才捷交朋友,去年跟危才捷混夜总会,短时间成为左膀右臂。”

    “尤父不在了吧。”常妙竹问道。

    林凡点点头,道:“就在老二满十五岁那年走的,老二的性格大变失踪一段时间,出现后就跟了危才捷,什么坏事都敢干,否则就危才捷那种人,岂能信任他?即便他是情人的儿子。”

    “危才捷是什么样的人?”常妙竹追问。

    “人如姓氏,很危险的一个人。”

    林凡说着顿了好几秒,面色阴沉道:“喜欢劝良从坏,在冰城隔壁市开了黑矿场,专门从南方钢城家乡附近几个城市诓骗过来工作,只给基本伙食压榨劳动力。”

    啪!

    常妙竹拍桌怒道:“他娘,旧时代的地主劣绅啊!”

    “谁说不是呢。”林凡眯眼目光闪烁,道:“做得很隐秘,要不是当年我和杨依依请外力调查,还真不好挖掘出来,而且差点被他逃离法律制裁了。”

    “说说详细。”常妙竹强行冷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