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三十二章中秋的雪

第二百三十二章中秋的雪

    重返1995第二百三十二章中秋的雪卜承做的本地菜没得说,是另外一个时空中,林凡念念不忘的味道,所以吃着吃着泪水滴滴答答打在汤里。

    “怎么,太咸了吗?”卜承很紧张的问道。

    常妙竹也很紧张。

    阳旭在卜承右手边靠墙的位置坐下,拿起汤勺舀着鸭血汤,随口道:“毛的咸,他是思念老爷子做的味道,我决定了,我也跟着去冰城。”

    “你可是公司二把手,几天不在公司里了,还继续去到处浪!”常妙竹严肃着脸说道。

    “旭日酒店是吴曜汉、谷俊弼负责,服装厂王乾、吴豪、王树他们在,利建公司万辉、牛许看着,商贸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我在不在根本们关系,最重要是杨依依把持着财务、人事呢。”

    阳旭吹了下汤勺里热汤喝下,喊了声爽,接着继续道:“最最根源的是刘根坐镇,谁敢去捣乱。”

    “可是……”

    常妙竹还是不放心,阳旭放下汤勺,严肃道:“我的六人全部找到了,不跟你争哈。”

    “那就放心了。”常妙竹愉快享用早餐。

    阳旭转头把黄金拜托卜承带回去,然后又把珍珠托给老爷子教给自己的妻子。

    “你去了,店铺转让的事谁来处理?”林凡突然出声。

    “哭你的去。”

    阳旭骂了一声,继续向卜承请求道:“另外告诉依依,帮我狠狠的训练尹歌、司嘉泽、巫马三人,别让他们有时间停下来想闲事。”

    “好。”卜承点头。

    几人吃完早餐正在打扫,转让的人也上门了。

    林凡认出啦,是阳旭高中同学,在另外一个时空里也进入他们公司工作,人品还是不错的。

    “昨天我就知道你要去冰城,提前约我同学,他娶了个润州市区的女孩子,搬来……啊,这都你都知道,反正他不影响公司的决策,他岳母也是刺桐人,懂得家乡菜,店教给他们没关系的。”阳旭说道。

    林凡知道阳旭肯定出钱把店盘下来,教给同学打理,以帮助同学提升家里地位,他也不点破,只是表示没意见。

    店铺的事昨天阳旭和同学就处理好了,所以交了钥匙,他们就离开。

    卜承骑上摩托车带着黄金瓦罐回隔壁金陵市,林凡三人去火车站买票北上前往冰城。

    冰城是我国维度最高的省城,早在民国就是个大城市,就算在九五年,也还是国内工业化、城市化最高的地区之一。

    里道区里道街道二社区,是该区最老的社区,放在多建于解放前,随着城市发展时间流淌,社区越变越老,从最繁华沦为老人暂绝对数量的社区。

    社区东北角有二十来栋四层楼的小区。

    二十年前有人叫‘希望’,随着人们老去,希望替代原有的小区名字,最里面五栋靠着一个废弃的钢铁厂。

    这里阴冷潮湿,一栋楼二十多户人家,如今只剩下两三户,102号房住着一队母女。

    母亲卓燕双腿残疾坐在自制的木轮椅上,整日在窗户边听着收音机,这里即使白天光线也很暗,若不是熟悉房间格局的人,进来很难发现有人村子。

    这时收音机播放着天气。

    “妈,我去上班了,饿了的话桌子上保温瓶里有馒头,中午我会赶回来做饭。”女儿雪惠从房间里走出来,在黑暗中轻车熟路走到大门前穿着鞋子边说。

    母亲卓燕没有任何反应。

    雪惠习以为常拿起背包开门离开。

    “张奶奶、刘奶奶买东西回来了啊。”雪惠拐到二栋时遇到邻居问好。

    “阿惠,要去上班了啊。”两个老人面带和蔼微笑。

    “嗯。”雪惠不想耽搁时间点着头加快脚步。

    两老人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雪惠的背影。

    “这娃长得也俊,怎么就找个男人,一起帮忙照顾残疾又间接性神经发作的母亲,不是轻松得多?”张奶奶摇头叹气道。

    “我听说了。”刘奶奶望着雪惠的背影,道:“昨天十五栋老伍说了,这雪惠在友谊街那地方工作,那家人能要她。”

    “真的?”张奶奶回头道。

    “那可不是。”刘奶奶冷哼道:“白天代课当老师一副正经的模样,没想到夜晚啧啧……哎哟,为人师表赶着不要脸的事,你说要不要举报,免得耽误了孩子们。”

    “如果是真的,那事可就严重了。”张奶奶看着离开的方向认真的思考者。

    此时,雪惠拐入七栋楼贴着斑驳的墙面,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小惠。”七栋302室尤任正好下楼见状赶紧走上来,关心道:“怎么了?讨债的又上门还是阿姨提前神……情绪不稳?”

    “尤任哥,算算日子我妈也该发作,您帮我……”

    “有人吗?快点来帮忙。”

    “卓燕,你别爬了,昨晚才下雪地上冷啊,要死我两这老胳膊老腿也拉不住啊。”

    雪惠正说话时,张奶奶、刘奶奶呼救声传来。

    尤任当机立断的冲过去。

    雪惠抹掉眼泪后转过墙角原路返回。

    一栋门口外过道,卓燕趴在地上用双手扒着地面,托着残躯移动,留下长长一条雪痕。

    “老公……你等我下……阿惠……你怎么了……”卓燕嘴里话语混乱,句子都不完整。

    张奶奶、刘奶奶手里袋子扔在一边,两老人家费力向按住卓燕,可是力气不够,还一个摔倒一屁股蹲在雪地上。

    “阿姨!”

    年轻体壮的尤任冲上来,一把抱起卓燕。

    “惠,只有你和我了……呜呜……雪青你怎么那么狠心丢下我……”卓燕手脚乱动。

    尤任抱着进楼道里。

    一会儿雪惠走回来,碰巧两个老人在提袋子,她刚刚可是把老人的话全听进去,所以面色有点不自然。

    老人以为她因母亲的事,跟她说没关系,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谢谢奶奶,那……那我先去看看我妈的情况。”雪惠说着低头迅速跑进楼道里。

    “这女娃怎么了?她母亲都的情况都不少年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要是真不好意思还能做那事?我看八成是觉得母亲让她丢脸吧。”

    “……”

    老人心不坏就是爱碎嘴子,话跟刀一样捅在雪惠心口。

    家里头,尤任把狂躁的卓燕放在轮椅上,无视黑乎乎的环境,抓起轮椅上的绳索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