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二十八章我和我叔叔是国家栋梁

第二百二十八章我和我叔叔是国家栋梁

    重返1995第二百二十八章我和我叔叔是国家栋梁段桦白天就来过楚乐家转过,轻车熟路来到别墅百米远。

    “院子外守卫十二个,分成三人一组,两组朝不同方向,绕着别墅一圈巡逻,半小时另外两组……”

    “不用了,直接打进去。”卜承打断了段桦的话。

    段桦担心道:“影响不好吧。”

    “林凡、杨依依、阳旭三人,跟楚乐家私人关系破裂,双方恳切进行交流,就这么对外公报就行了。”

    卜承摆摆手,转头向林凡问道:“没意见吧。”

    此间谁跟林凡另外一时空经历有出路,却不算坏事反而能到不少除,毕竟为江南省除了个恶霸,什么荣誉奖章之类总有,金陵管家不得给自己一点优惠政策,比如税收减免、领导帮忙牵线搭桥,总之好处多多。

    自然了以后很多企业家对他回有防备之心。

    不过他有着另外一个时空五十年人生丰富记忆,他的企业可以避免很多坑,会在短时间内猛冲为明星企业,别人只会抢着跟他合作哪有绕开的道理。

    随着时间流逝,生意场你来我往,谁还记得当年。

    所以是没有任何影响,林凡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点头道:“一切听从卜爷爷安排。”

    “够机灵。”段桦感叹。

    “你和秦鸣在这里等我们,我和小凡过去处理,留意什么人员进出。”卜承交代了下段桦后,和刘峰一起下车去。

    两人直奔别墅正面,路上卜承热着身体,刘峰默默跟着。

    “我在外面清理,你自己进去。”卜承丢下话一个猛冲到紧闭铁门前跃起,跳过两米高手抓住门上削尖的铁杆从容翻过去。

    刘峰可没这本事,老实走到小门前。

    等了一分钟后,卜承把保安室保安放倒打开门锁,才推门进入。

    楚乐家大院子装修风格夸张,处处显露着钱多的标记,要是其他人进来就算不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至少也得感叹一声‘豪’。

    刘峰却不以为意,另外一个时空坠楼前,他可是金陵首富,金陵乃是江南省省会,因地理位置特殊,还是隔壁省十几来个城市的中心,所以基本两省一亿多人最富的那个,什么场面他没见到过。

    他直奔别墅两扇大铜门。

    “败家子!”

    林凡对铜门以及门把的价值,感到一阵生理厌恶,这才改革开放多久,民国时有点钱恨不得马桶都用黄金恶俗就都出来了。

    他用脚抵开门。

    厚重的门缓缓打开,里面站着管家和两个保镖。

    “欢迎林凡先生来访!”管家带头弯腰致礼。

    林凡愣了下有点出入,看来阳旭他们那边处理干净了,鱼乐夜总会的事也传过来了。

    “还真快。”他脸上浮起微笑点头,嘴里嘀咕着。

    管家装作没听到,伸手指向大厅方向道:“林先生这边请。”

    大厅内楚乐家一脸苍白坐在轮椅上,背后还有小护士守着。

    一听见外面管家的声音,算着时间然后拿着手帕剧烈的咳嗽起来。

    管家带着林凡刚冒头,小护士就叫道:“楚总您又咳血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唉,没关系这病也不能治……”

    楚乐家虚弱的开口,那管家就喊道:“楚总金陵的林凡林总来访。”

    “林总……”

    楚乐家着急摇起来问好,身体无力支撑又倒下去,然后又‘咳咳’咳嗽起来,为避免吓到客人半张脸都用手帕捂着。

    小护士着急着上前蹲下,问情况还不忘说明楚乐家的肺部积水难治,表示剩下的三个月内一定找到名医治病。

    楚乐家顺势把之前没说的话说出来:“我自己身体我清楚,时日也不多了,剩下最后的这段时间,看看还能为润州地区老百姓做点什么。”

    “楚总,您都这时候还关心他人,太不爱惜自己了。”管家满脸色忧虑上前,单膝跪在轮椅前。

    楚乐家咳嗽了几下,装出一副非常用力的样子,捂着手帕道:“赶紧邀林总坐下,不能让外界知道,我楚乐家患个小病就不怠慢贵客。”

    说完,楚乐家鲜血染红了手帕。

    管家、小护士惊慌不已。

    “救护车,赶紧叫救护车。”管家呼叫着。

    那两个保镖风驰雷电冲进大厅。

    “打120叫救护车。”管家吼道。

    “我没关系的,不能……”

    “楚总这都什么时候,您还想着其他事,我想林总不会怪您的。”管家说着转头。

    只见林凡自个走到沙发上坐下翘着脚。

    管家内心激烈交战,却想不到用什么方法,因林凡表明不信依旧要找事的态度。

    “别演了,你我都清楚你身体状如牛,让自己的小秘书装忽视,指甲油清理下,如时间太赶来不及洗,带个手套什么伪装下也好,最后想演逼真点,血的腥味忍下死不了,红药水太假了。”

    林凡面带微笑,顿了下指着楚乐家,道:“谁生病了那一双眼睛那么锐利清醒的?恨不得生吞了我。”

    继续装下去没意思了,楚乐家摆手让身边两人让开起身,把手帕甩给秘书,接过管家递给的湿手帕擦掉嘴唇的红药水印,走到林凡对面的仿红木太师椅说法坐下。

    两个保镖里面走到其身后站定,管家随即来到他右边。

    小秘书到他左边半跪着帮他揉大腿。

    “小子,你踏入润州的第一步我就知道了。”楚乐家一点都不掩饰,直接威胁上了。

    林凡面色依然带着微笑,道:“楚老板能力我很清楚。”

    楚乐家眉头微皱,不过依旧认为林凡不过是傀儡,冷哼道:“我承认刘荣昌是真正大佬中大佬,可在国家国策面前,他什么也不是,我叔叔可是香江豪堂证券的大股东,手中还握着几个国家最需要的机械厂的国际公司股票,两厢对比你觉得国家如何取舍?”

    啪啪!

    林凡鼓掌笑道:“怎么算楚老板和令叔还真是国家不可或缺的人才。”

    “知道就好,让你家大人过来赔礼道歉,否则别怪我叔叔不高兴,让你一家子去西北放牛。”楚乐家冷喝威胁。

    林凡目光闪过一丝煞气,这楚乐家不管这个时空还是那个,说得话不一样,但都是那么垃圾。

    紫笔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