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二十四章放过我,求您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放过我,求您了

    重返1995第二百二十四章放过我,求您了鱼乐夜总会很贴心,给客人准备面见演员的独立小房间。

    这里每天都有人来过,群员也不是没有,但如甘曼这一身材、脸蛋普通,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来小房间,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少是罕见的。

    所以外头都传开了,点了‘碧水天湾’的男孩,竟不识货是最多的说法。

    一切于林凡无关,礼貌邀请甘曼落座,自己才坐下拿起水壶,低头戏茶具。

    “先生……”甘曼甜甜的叫道。

    林凡抬头见甘曼正在褪去衣物,瞬间无语了。

    因为知道甘曼心里在意什么,所以他在脑海过了一遍话,才开口说道:“甘小姐,我家里管得严,才刚满十八岁还在发育期,不好执行自然赋予的人伦乐趣,今日过来是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另外一头,鱼乐夜中会老总丁雅丹也在做同样的事,其不敢对卜承动手脚,就转转移到秦鸣身上。

    啊啊……

    别看秦鸣在楼下跟个二百五一样,其实就是个雏儿,被稍微一碰都跟要命一样尖叫着。

    “吵死了。”卜承骂道:“都几岁了,还跟小娘们一样,人家肯碰你都是看在林凡面子上,你还不乐意了。”

    “我才二十岁,我妈说没有二十五岁不能失身的。”秦鸣委屈道。

    “初儿没意思。”

    丁雅丹看出来秦鸣不是那种普通男人,卜承也警告了,就顺势下坡。

    其起身走到之前林凡的位置坐下,坐姿稳重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幽幽的望着卜承。

    “丁小姐,你看我这把年纪了也无福消受,您还是等我们老板林凡过来,他可喜欢跟大姐姐玩了。”卜承说着突然语气不正经。

    丁雅丹怒在心头。

    刘荣昌的副官卜承是什么人,身为隔壁城市扛把子仙女,她最是清楚不过,还一副旧军阀秘书样子,做个谁看。

    不过丁雅丹也只是敢在心里吐槽,表面还是一派小女子面对大人物的恭敬姿态。

    她明白要有个理由做切入口,否则卜承根本不会接话茬,于是一改姿态,瘫在椅背上跷二郎腿,抓起随身携带的烟头点燃,面色严肃向对面的秦鸣说道:“小媳妇,给我泡茶。”

    “蛤?”秦鸣一时反应不过来。

    “需要我招待你几个姑娘,你的耳朵才能用吗?”丁雅丹冷冷说道。

    秦鸣感觉巨大压迫,向求助卜承,老爷子闭着眼睛装死,他只能慌张起身跪倒在茶桌前,提热水壶泡茶。

    滚烫的热水声,在大小两个不同房间响起,只是两个男人的样态完全不一样。

    小房间这头林凡方放下水壶,道:“我就直奔主题了,甘小姐不适合这一行。”

    甘曼从小有演员梦,她相信凭借努力,自己能从小舞台走向大舞台,为视线梦想她一反家里给定的,小自己五岁沪市顾家亲家秦家的婚姻,奔向南方羊城。

    三年来一路坎坷,一个月前遇到一个姐妹,才来到润州进入鱼乐登上小舞台,开启第一步,眼前这小孩子竟说她不合适,一股怒火心头起,站起来道:“先生的身份甘曼比不得,但也不是作贱自己的人,请先生原谅,我身体不适不能服务。”

    说着甘曼走向外头。

    “这里是风花场所,捧场都是酒中过客,你确定是梦想起航而不是沉船地?”林凡淡淡说道。

    甘曼停下脚步,回头惊愕的望着林凡道:“你是顾家人?”

    “林凡,金陵灵江区一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林凡喝着茶淡淡说道。

    去你的普通高中生。

    甘曼此时对林凡厌恶,但也不信一个点‘碧水天湾’的人是普通人,她明白走不了,哪怕是不在鱼乐会所做事也不会被抓回来,于是老实返回自己的位置坐下,道:“先生,您到底要我做什么?”

    “你现在应该在羊城,为什么在润州?”

    林凡问出心中的疑惑,按照另外一个时空,甘曼是杨依依带着秦鸣在九六年去羊城出差偶遇。

    甘曼那时候已在羊城、鹏城甚至用灰色通道去香江,怎么也不该在润州。

    甘曼没有不回答的资本,如实说道:“我们小队长苏丽在羊城遇到我,就介绍我近来这里,本来……”

    林凡听一半就没在听。

    苏丽那可不简单,其出生在羊城乡下,在未来将接管丁雅丹的场子、地位,成为新润州仙女。

    当时甘曼没能成为演员生活过不下去,做砍甘蔗之类的小工,两人确实相遇了,从后来得到是甘曼拒绝了苏丽北上邀请。

    “难道是我……不可能,去他娘的满天神佛三大一神教,我可是老革命战士的孙子,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

    林凡暗暗在心中咆哮,反正说什么他也不能接受‘命运之手’的存在,会因自己减除来鱼乐的过程,引发甘曼背上。

    “我来这里一个月了,才刚有点起色……”

    “你说什么?”林凡突然惊醒,把甘曼吓一跳,他意识自己错了先道歉,然后询问道:“你说来这里一个月了?”

    “嗯,有什么问题吗?”甘曼还没缓过神来,有点却生生。

    林凡摆摆手,心态有点要爆炸了,算起来甘曼和苏丽相遇,正是在五院遇到秦国强,被暗示来这里处理某些人渣。

    刘根、秦国强都没定日期,他依照是另外一个时空,或者说王冠玉出现危机定的。

    王冠玉与甘曼毫无相关,然而细细一想所以起源都在王冠玉身上,或者更准确的是他当时想法引发后续一系列的事。

    “我都尽量不干扰原轨迹还出现偏差,不过跟我好过,那么咱们就来斗一斗,看你这只黑手能把我怎么办!”

    林凡性格最大的缺陷是执拗。

    毕竟谁有几百亿身家,不是享人间齐富、为后代规划资产或者要更多,谁跟他一样泡在书堆里,孜孜不倦的想重生救父母、救兄弟了。

    “先生我可以走了吗?”甘曼小声问道。

    林凡回神目光冷厉,道:“你是我看上的,想逃没门!”

    林凡不自觉的把老辣的灵魂展现出来,让甘曼觉得自己溺水难以呼吸,手脚乱舞着,面色越来月红。

    “怎么,在风月场所还想保持自己的单纯?”林凡依旧冷漠着脸问道。

    甘曼喉咙里竭力发出声音:“放过我,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