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一十九章谁是敌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谁是敌人

    重返1995第二百一十九章谁是敌人润州湖北岸有一片刚开发三年的别墅区,和后来不一样,别墅区是批个地块,由房屋主人自己承建。

    别墅区东角有一栋占地五亩,仿罗马型态的三层楼微被花园围在中间,屋子正前方是一个圆形水池,中间是从国外进口的雕塑。

    雕塑双眼凝望着大门正中的门牌,牌子上是‘楚氏’两个纯金打造的正楷大字,字下方是双开五米宽的铜门,门把是仿星解构,为国外进口过来,要二十万元。

    九五年的二十万,那是真巨款,然而却作为门把,可见此家主人富贵。

    他便是此间润州地区隐形的首富楚乐家。

    楚乐家,明面上有三百万家财,其实远远不止,

    其当年逃往香江的亲叔叔,乃是香江豪堂证券的大股东,他通过叔叔持有某个集团少部分股票,市值一千万,

    他今年五十二岁,曾是钢铁厂工人,四十五岁和叔叔正式相认,之后靠着叔叔把国营工厂收购化为私企。

    今日他从沪市回来,正在书房开会。

    他前面坐着两个人,一个坐得笔直的男人,是他的合作伙伴,有润州旅行社十个点股份,润州毛线厂副经理齐勇。

    右边躺在摇摇椅上的,拿着长烟斗,抽着非正渠道进口烟叶的女人,是润州鱼乐夜总会老总丁雅丹。

    “江富集团可接下所有股份,只是价格有异议,你们怎么看?”楚乐家说着‘你们’却只看丁雅丹。

    丁雅丹半眯着眼,弹弹烟斗才幽幽说道:“我手上也就润州五个点,也就能换个三十万不到,也就能补点仓。”

    丁雅丹掌握着楚乐家、齐勇的大部分黑料,比如手上点着的烟叶,所以其话是有特别意义的。

    楚乐家眼神示意齐勇。

    “丹姐说得是,洪总想说赠您十个点,希望您帮个忙。”齐勇说道。

    噢~

    丁雅丹一怪声后,淡淡道:“洪见乡还真是会做人,不给面子都不行。”

    洪见乡是润州旅行社第二大股东,拥有二十点股份,也是这次股票灾损失最少的人,所以敢提出十个点赠与。

    不过其实十个点好几人凑在一起,只是以洪见乡最长者名义赠与,只希望润州地头蛇同意江富集团收购润州旅行社,换取江富集团加码自己手中的股票,好让自己能脱身。

    “王冠玉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丁雅丹问道。

    齐勇做了个抹脖子动作。

    “你们这些人,当年为了让我支持,白给我五个点的股份,现在又送了十个点,那么大方,却容不下一个老员工。我很佩服呢。”丁雅丹揶揄道。

    楚乐家伸手示意齐勇不要说话,自己谄媚笑道:“丹姐说得是,可您也知道目前情况很乐观,若是没人出来扛着,润州可是要发生人间惨剧。”

    “他王冠玉家里没什么人,牺牲自己救数百人,连带着润州刚起色的经济,怎么都划算吧。”齐勇插嘴道。

    “好一个一人救众人。”

    丁雅丹心里不舒服,弹掉烟斗里的烟叶从摇摇椅起身,道:“那五个点我的利润我也没拿过,这个十点我也不需要。”

    “丹姐……”

    楚乐家、齐勇惊慌起身。

    丁雅丹拿着烟斗摇着,淡淡道:“我虽为红尘女,却也不是不识大体,今日的事我可不管,但只许一次,之后你们不能在润州呆着了。”

    “谢谢丹姐,地契我会送到府上。”楚乐家想到摆脱最难搞的人兴奋不已。

    丁雅丹在出门前停下来,背对着道:“最近金州大酒店又神仙打架,你们不许调皮,否则后果自负。”

    “谢谢丹姐提醒,我们会注意,祝您长命百岁,青春永驻。”楚乐家、齐勇弯腰致谢。

    丁雅丹头也不会离开。

    上车后,丁雅丹跟副驾驶助手吩咐:“回去告诉他们最近收敛点。”

    “好。”

    助手回来一句,转头道:“丁总,王冠玉今日去刺桐牛肉店,出来后精神状态不错,是不是需要调查下?”

    “不用。”丁雅丹摆手后转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别墅区,心里暗叹:“哼,你们都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t花,可惜一手一言定人伦悲喜的却是你们,我区区一女人看似风光,左右不了那个可怜人赴黄泉。”

    于此同时刺桐牛肉店里。

    一直看着林凡三人交谈的卜承拍着鼓掌,大为赞赏道:“一个十八岁、一个二十五岁、一个二十六岁……”

    “二十七。”阳旭纠正。

    “却比老妖怪想得更全面,后生可畏啊!”卜承无视阳旭说道。

    “他才可怕。”

    杨依依看着林凡,道:“今晚我们要跟谁战斗?”

    “润州旅行社比起金州大酒店,算起来很普通,事实上确是一个小江湖。”

    林凡起身到卜承坐位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阳旭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在他身边坐下。

    他润喉后继续道:“楚乐家占二十五点、洪见乡二十点,分居一二大股东,第三股东叫齐勇,事实上他是楚乐家的人,只是代为持有,其他都是小股东,他们凑了百分之五,送个鱼乐会所的老总丁雅丹。”

    “这女人手腕很强,别看只是一个红尘女,事实上润州地区想干点什么,若是不找她点个头,事就搞不定。”

    林凡边回忆边说着,其他三人也不打搅。

    “但我们只要不做出对不起全润州的人,不用留意她。”

    他继续道:“洪见乡年纪最大,早早在沪市混很少回老家,这次大概率也就在原地加油不会回来,所以只剩下楚乐家需要注意。”

    “这人我听过,背景很强。”卜承说道。

    嗯!

    林凡点头道:“性格极为狡猾,为达到目的亲人都能抛弃,手底下齐勇有二十来号只要给钱,什么事都敢干的亡命徒,若是我所料不差,晚上就是他们出动搞王冠玉。”

    “那么厉害,之后为什么放过王冠玉呢?”阳旭问道。

    “因有人看不惯死一人救一众人渣出面干预了。”林凡笑道。

    “谁!”

    卜承、杨依依、贾建异口同声。

    “意想不到的人。”林凡回道。

    “最讨厌你这种人了,话不说完整,总是到时候就知道的鬼话。”阳旭骂骂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