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一十七章父母的爱

第二百一十七章父母的爱

    重返1995第二百一十七章父母的爱林凡被阳旭一句半斤八两惊醒。

    他们一群人中,阳旭最聪明,只是为人少了他和杨依依的凌厉果断,有时候会妇人之仁,所以在那个时空集团叫阳旭,董事长只能是他的原因。

    不过这不是坏事,正如他说过若非阳旭的冷静,有时候他们会跑太偏。

    如果另外一个时空‘阳旭集团’比作船。

    林凡是规划船驶向何方的船长,杨依依就是舵手,阳旭是在两人偏激时稳住船不偏的大副,王乾为船提供源源不断动能的轮机长。

    前面两人固然重要,但若没有后面二者把控,船在半途就只能翻覆。

    从阳旭五十岁不到走了,王乾一人抗下两人责任累到病倒,公司迅疾走向滑坡路,之后杨依依失踪林凡坠楼,盛极一时的阳旭集团轰然倒塌,就是证明。

    谢谢老天爷个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这次一定要避免!

    林凡心里暗暗发誓。

    “凡凡,怎么不说话了。”杨依依撒娇。

    阳旭见鬼一样的表情后退。

    林凡淡定得很,那个时空中,杨依依为逼他答应某件事,当着老公王乾的面,爬进他被窝里都干得出来,撒娇算得了什么。

    他拿掉杨依依搂着自己的双手,道:“不管是你、阿旭还是胖子,我都绝对信任你们的能力,但有些事你们必须去经历才能成长,所以还是那句话,时机到我自然会说。”

    杨依依也明白林凡做法是正确的,放弃继续纠缠。

    “珍珍姐,这家伙跟我是不可能的,我对他完全没感觉。”杨依依说道。

    南珍愣住,杨依依还能一心二用?刚明明对自己到来一点反应都没有。

    “您找我有什么事?”杨依依看了下南珍手里信件问道。

    “对对。”

    南珍回神走上来把信件放在桌上,道:“这是你爸妈在当年离开前交给我的,说如果有一天你跟姓林的一起了,还有徐徐也在的话,就把信件教给你。”

    林凡闻言恍然,为什么南珍会说出大七岁没关系的言论。

    “我叔叔、婶婶知道你的存在,还能预言你和我们一起。”阳旭看想林凡说道。

    林凡摊手,不管是阳旭还是杨依依的父母,失踪了无音讯,那个时空里他们花费大力气都找不出原因。

    南珍蹙眉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有一次我家那个喝醉了,说一堆乱七八糟的话,似乎跟林正军、王树、王建村几人有什么约定,等我想问深一点,那家伙打呼噜,也不知道真睡还躲避我,哼。”

    这时,杨依依颤抖着手拿起信件。

    林凡起身、阳旭伸长脖子。

    “我看完会给你们看的。”杨依依边说着取出信封里的信纸。

    林凡坐回位置,阳旭缩回脖子。

    “我可去你的!杨鹏飞、卢朵儿,有你们这么当父母的吗?”杨依依扫了一眼信纸立即面色黑沉甩掉。

    阳旭去捡起信纸看了眼,嘴角狠狠的抽蓄,递给林凡道:“你自己看。”

    林凡好奇接过来看了眼,表情也没好到哪儿去。

    信纸上就一句话,‘依依,爸爸妈妈爱你,希望你幸福快乐。’。

    “写了什么?”南珍好奇上来看了眼,旋即面色相当古怪,走去抱住杨依依道:“不哭,你小时候也是吃我n水长大,把我当妈也行。”

    “妈!”杨依依顿时嚎叫。

    林凡见状叹气道:“时空不一样,情景也有变化,结果却没什么改变。”

    “对哦,你不是第一次看到吧。”阳旭指着信纸说道。

    林凡点头,道:“有些变化。”

    “什么变化?”阳旭问道。

    抱着南珍哭的杨依依也投来好奇目光。

    “不要找姓林的结婚,姓王的可以考虑,爱你的爸爸妈妈留。”林凡说道。

    “妈!”杨依依又嚎叫道。

    “孩子不哭,妈妈在。”南珍揉着杨依依的背安抚。

    阳旭走到杨依依坐过的位置坐下,看着林凡道:“我叔叔婶婶后来找到了吗?”

    “是伯父、伯母。”杨依依暴风哭泣中不忘抽空纠正。

    阳旭翻白眼,道:“我爸比叔叔多一个小时出来,是大哥。”

    “奶奶记错了。”

    “爷爷没记错。”阳旭反驳。

    “爷爷又不会生孩子。再说奶奶刚三个月身孕,他就去打鬼子,路过家乡时我爸和二叔都三岁了,他能知道个锤锤。”杨依依冷哼道。

    “不,我爸爸就是大哥。”

    “我爸才是!”

    “……”

    兄妹两越吵越凶,林凡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拿着信纸起身拿走发愣的南珍。

    他两刚走远,兄妹两就打起来。

    南珍着急道:“小时候他们就爱打架,这都成年还是不变,下手没个轻重,出事可怎么办?”

    “别着急,也不是第一次了,让他们发泄。”林凡拦住想去劝架的南珍,道:“您帮我提个建议,怎么跟黄叔叔交流。”

    “别提了,那家伙守口如瓶,两个姐姐都没了,我哭几回那死家伙都不说个字,有一次在刺桐老家,趁着家族聚会我让他的兄弟、亲戚使劲灌酒,结果……气死我了。”

    南珍愤愤不平,阳旭、杨依依的妈妈,都是她的闺蜜,莫名其妙的失踪死亡,黄达似乎知道,却一直都不说,一直是她心里过不去的坎。

    “不气,不气……”林凡怕南珍本来心脏就不好,气坏可就不好赶紧安慰。

    “怎么还打起来了?”卜承提着装着行李的编织袋从厨房里走出来。

    林凡一喜,一切根源肯定和刘根有关系,卜承作为刘根的副官,深度参与是毫无疑问的。

    他脑袋一转,放下南珍的肩膀,转身苦哈着脸,道:“卜爷爷,阿旭和依依想爸妈了,他们……”

    “我不懂亲情、爱情什么的,这事你得找首长帮忙,他最喜欢给人调节家庭矛盾。”卜承一句话让林凡哑口无言。

    要是有能力让刘根吐出一个字,他何至于在另外一个时空发疯,去研究‘时间逆流’,这种天荒夜谭的课题。

    “南珍,你有什么私人物品赶紧去收拾,等下有人过来带你们去灵江。”卜承说道。

    南珍看了眼在地上打滚的兄妹一眼,摇摇头进厨房去后面起居室。

    紫笔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