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一十四章派头十足

第二百一十四章派头十足

    重返1995第二百一十四章派头十足杨依依隔代遗传,跟自己奶奶很像,所以南珍一眼就认出来了。

    “珍姐姐。”杨依依也看一眼就立马认出来,慌忙起身迎上去。

    南珍把托盘往边上一放,和杨依依抱在一起,二者又是哭又是笑,好一阵在平静下来。

    快中午了,客人渐渐多起来。

    林凡、阳旭进厨房帮忙,让杨依依自己一个人用餐。

    高峰期过后,黄达把店门方向一半,一群人围坐在一起。

    “林凡,我和你阿姨打算下午就去灵江。”黄达一坐下立马宣布决定。

    林凡有点意外,道:“不差这一点时间,店里半成品不销售完,明天就不能用了啊。”

    “你叔愧疚那么多年,要不是卜叔叔拦着,他中午生意都不做了。”南珍并反对丈夫的决定,说话时眼里满满的爱意。

    林凡也不好继续反对。

    “最近一直有人在过来跟我们谈转让,我们本来就有那个意思,等下童子他们来接手就是了。”黄达说道。

    林凡记忆里没有这一出,所以面色显得凝重。

    “别想那么多,大方向没改变就好。”阳旭知道林凡心里想什么,凑上来小声说道。

    林凡微点头。

    这时,卷门帘被拉起来发出声响,除了卜承外,林凡他们纷纷望向店外。

    开门的是个瘦巴巴的年轻人,门往上缩到底,年轻人闪到一边低头道:“有请陈总。”

    嘎吱!

    一辆桑塔纳开到大门前停下,车前座司机下车,背着个背包,绕着车子移动,

    同时间副驾驶也下来一个人,胳肢窝夹着一把雨伞,年纪比开门大几岁,长相也凶很多,体魄更没得说。

    两人走到车后右侧,司机弯腰开门,另外一个,一手悬在车顶下,弯腰道:“迎陈总。”

    “谁?谱那么大。”阳旭做大小眼问道。

    “陈金福,该街区承包商。”黄达说道。

    阳旭、杨依依两人,知道承包商是好听点的说法,面色很是凝重。

    林凡和卜承毫不在意,喝着自己的茶。

    外面陈金福在小弟撑伞下走进店内,开门的小弟、还有司机并排后面跟着。

    “人还挺多的啊。”陈金福走到林凡身后。

    “你,让开。”瘦高个上前冷冷说道。

    阳旭、杨依依要动作。

    林凡眼神制止然后起身,走到边上桌椅坐下。

    哼!

    瘦高个拿出衣服里的一团红布慢慢展开,里面装着干净的花手帕。

    “陈总请。”瘦高个用手帕擦拭好了林凡坐过的椅子,然后请陈金福坐下。

    陈金福坐下,撑伞的男人把桌上林凡没动过的茶杯巴拉开,也取出手帕擦拭左面,之后司机上前从背包里取出一紫砂壶、一紫砂杯、一保温壶、一茶罐放在桌上,倒热水泡茶。

    众人都静静的看着。

    茶泡好后,陈金福拿起茶杯凑近鼻子闻了下,说道:“抱歉,手下不懂事。请诸位一起品品这上好龙井。”

    撑伞的男人把属于林凡杯子里的茶倒掉然后后退,和瘦高个并排站着,司机拿着紫砂壶到一滴。

    司机的手很稳,真就是一滴。

    “别跟我客气,出去也好向你们的朋友说,陈金福请你们喝龙井茶了。”陈金福说道。

    “他娘的我忍不住了。”杨依依拍桌而起。

    “坐下!”瘦高个冷哼,怒视杨依依,道:“在陈总面前没你一个女人说话的份。”

    阳旭、黄达目光闪烁厉光。

    卜承没反应,还是喝着自己从茶,仿佛周围都没人一样。

    “依依,让我们来处理好不好。”南珍坐着拉杨依依的右手,仰头说道。

    杨依依忍住火气坐下。

    陈金福眼神轻蔑,放下紫砂杯看着黄达夫妇,道:“考虑得怎么样?”

    “希望陈总大人大量,给个合适的价格,三千盘下店,我实在是亏太多了。”黄达不卑不吭的说道。

    “你当陈总是凯子吗!”瘦高哥大喝。

    “唉,怎么能黄老板这么说话呢?”陈金福佯装训了小弟一句,接过司机递上来的新茶水,道:“黄老板不是我陈金福小气,你说给你多了,我可喝不起龙井了。”

    “陈总,我这设备、装修一年等等,没个三万是真不不够,看在您有诚意盘下我的店,我给您打个折,我自己亏五千,您觉得合适不?”黄达放低了点姿态说道。

    “给你脸是吧,你也不去打听下陈总是什么人。”瘦高个又跳出来,竖起拇指头道:“就算是润州几个老总,在陈总面前都得好好做人,就凭你一个外地人,一个小摊贩就敢谈条件,信不信收了你的店,你还得付三万块。”

    “就是说。”撑伞的男人阴阳怪气道:“润州人也不少,你说时不时失个踪,出门不小心跌倒,躺个几年也不是不可能。”

    两人的话是连起来,是在警告黄达识相点,否则黄达夫妇走不出润州东街。

    这时阳旭跟林凡眼神交流了下,得到可以出手的提示,就斜眼道:“五万,否则滚!”

    润州市区东街谁是话事人,可是人尽皆知,还第一次有人敢说这话,陈金福愣了下。

    “不知死活。”

    司机拿出新的热水壶重新泡茶边呵斥:“陈总的叔叔可是润州地区的领导秘书,走出去随便往哪儿一站,就是县长来了都得恭敬问候,就你就个寒酸外地人,也敢要钱!”

    瘦高个抽出皮带里藏着的匕首,阴笑道:“就地把你们处理了,没人会站出来。”

    另外一个也抽出匕首。

    阳旭其身扭着脖子,握着拳头发出咔咔响。

    有人更快,只见杨依依起身绕过黄达夫妇,像是一道清风一样,一脚一个把陈金福外的上个人踢飞。

    太快,快到陈金福三个小弟都都没反应过来。

    砰砰砰……

    三人各自飞一个方向,有人砸在大门前地板上,有人装水座椅,有人直接撞在墙面上,都嘴角溢出血液。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陈金福冷问。

    “我不需要知道。”杨依依走回自己的位置。

    被赶到边上的林凡走过来,站在陈金福身边,道:“陈金福四十五岁,有个大十岁的叔叔是润州市区环卫处领导的秘书的助手,人们称做‘临时工’。”

    “你……”

    “我怎么知道你不用知道,现在麻烦你让下。”林凡表情淡漠打断陈金福的惊疑声。

    (m.看书),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