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一十一章弄哭了一个又一个

第二百一十一章弄哭了一个又一个

    重返1995第二百一十一章弄哭了一个又一个阳旭在林凡满眼期待中吃下了肉羹汤。

    只是一秒,阳旭表情从疑惑到惊喜,身体蹭的站起来,转头道:“爸爸!”

    阳旭喊着直奔厨房。

    “别看了,什么情况?”卜承讶异道。

    林凡低头看着牛肉羹,心不在焉道:“杨沙狄当年是黄叔叔的队长,有一次立下大功,上面允许他们休假三个月,黄叔叔邀请下杨沙狄去了刺桐市,然后学会一手牛肉羹,是阳旭小时候对父母的记忆,深入骨髓无法改变,刺桐市也是他的第二故乡。”

    “那他还对自己队长的儿子吃醋?”卜承点头指着黄达道。

    林凡叹气道:“叔叔对自己岳父关爱阿姨的动作都吃,吵得很凶,这也是这么多年夫妇让人没回花雨区杨家村的原因。”

    卜承竖起拇指头,道:“你还真是大孝子。”

    黄达惊讶林凡知道那么多,但对林凡不说全更生气,反驳道:“我是没杨家村没错,但我岳父母也被大舅一家接到香江去养老,不是我们不见他们。”

    “我差点被你带歪了。”卜承吐槽林凡一句。

    林凡心里鄙视老爷子演戏水平真差,表面淡定道:“我只是解释黄叔叔为什么对阳旭恶劣态度。”

    卜承眉头抖了下,低头吃自己的牛肉羹。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厨房里传出阳旭的哭嚎。

    “叔叔阿姨,麻烦你们跟那笨蛋解释下。”林凡说道。

    南珍摆脱黄达向厨房小跑而去。

    “慢点,等下摔倒了怎么办?”黄达赶紧追上去。

    林凡目送夫妻两进厨房,视线转到还蹲地上捂额头哼哼惨叫的王冠玉身上,他摇摇头道:“破产王子,如果不介意的话起来一起吃吧。”

    王冠玉抬头目光怒火熊熊。

    “你喜欢吃葱花,那是你亡妻喜欢,我不喜欢葱花是我那坠河的小伙伴原因,懂的话收你情绪,在卜爷爷身边坐下,我请你吃一碗热腾腾的牛肉羹,要还是无理取闹,继续收拾你。”

    林凡一脸似笑非笑,语气很淡,但却给王冠玉带来强烈的冲击,感觉到逝去的老领导在眼前。

    这时,对面卜承抬头嚼着牛肉羹,边道:“臭小子,你还说自己没目的,只是单纯的请我吃饭。”

    “我又没算他什么时候来,再说我没打算坑您,也不敢。”林凡说道。

    卜承觉得林凡太贼了,不想说话低头吃自己的去。

    地上王冠玉慢慢站起来,走到卜承边上的空位,想坐下去又害怕被打。

    咳!

    卜承轻轻咳嗽了下,王冠玉吓得身子抖了下。

    “坐下!”卜承头也不抬道。

    王冠玉立马听令坐下。

    “这碗阳旭还没动,只是姜丝多了一倍,胡椒粉也多不少,如果你不喜欢得等下。”林凡指着边上第四碗牛肉羹说道。

    王冠玉不说话,自己伸手把碗捧到自己面前,然后拿起筷子把林凡甩在桌面上的葱花加起来,默默的放进自己的碗里。

    低头喝着牛肉羹的卜承,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赏。

    “对不起,我有点强人所难了。”王冠玉低头道歉。

    “牛肉羹要热得吃才香。”林凡抓起面前的汤勺挖了一口放嘴里,转头朝厨房吼道:“阳旭你老爸要凉了,要是……”

    厨房里阳旭飞奔而出,跑到林凡身边坐下,拿着拿起汤勺低头豆粒大的眼泪不断往下掉,一定都不管闷头吃着。

    “叔叔,再来两碗,一万正常的一万姜丝葱花加倍,普通肉粽再要三个。”林凡喊道。

    “好勒。”厨房里黄达回道。

    林凡最先快吃完,然后侧身背靠墙壁看着阳旭吃,边道:“吃慢点,以后这个味道会天天有。”

    “谢谢。”阳旭流泪吃着道歉。

    嗯!

    林凡点点头看向已喝完第二碗牛肉羹,吃着第三个肉粽的王冠玉,道:“慢着点,没人跟你抢。”

    王冠玉问声停下来,抬头看着林凡,道:“你,你是老头转世吗?”

    “不是。”林凡摇头,道:“不过他昨晚给我托梦,说现在的失败不算什么,人生就像是海浪中的帆船,上上下下颠颠簸簸,他老人家说下坡时,更要脚踏实地,不然摔下去可老疼了。”

    王冠玉听完林凡的话,愣了一会儿后嚎啕大哭,喊道:“伍叔,我想你了。”

    “你还真恶趣味。”卜承吐槽林凡短时间搞哭两个大男人。

    林凡耸耸肩,道:“谁都过不去坎,适时的发泄并没有什么丢人的,这样才能轻松上阵往前走嘛。”

    “懂得挺多的啊。”卜承揶揄一句,接着道:“麻烦林大师也帮我排解下?”

    林凡摇头道:“不敢,您可是无敌,谁都没能破您防,我和您比起来差远了。”

    林凡不是恭维而是认真的,在他所认识的人即便强如刘根都有脆弱的时,而眼前这位老爷子,有着雄魂钢骨,从不怕任何打击。

    他性格中一部分也是受到卜承影响。

    其实他的话意有所指,见老爷子不搭腔,无语道:“帮忙照顾两人下,我去跟黄叔叔谈谈。”

    卜承摆摆手。

    厨房里黄达抱着哭泣的南珍安抚,看到林凡出现在门口一脸的不善。

    林凡纵使知道黄达的性格,还是忍不住的感叹,老乡还是比不上老婆,边说道:“我是林正军的儿子,王树、王建村看着长大的侄儿。”

    “我就说为什么看你那么眼熟。”

    “我长得更像我妈。”林凡很不给面子说道。

    黄达憨憨一笑,道:“正军他们三怎么样?”

    “不好,他说很想自己的战友,让我请你过去那边做事。”林凡张口胡说。

    黄达没看出来不对,只是面上有愧疚,道:“当年说好一起留队久一点,我因想上个学就抛下他们,以为他们会生气,没想到他们还是想着我。”

    “一天战友一辈子都是,我爸是这样教育我的。”

    林凡继续撒谎,林正军隐藏了自己,在他面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愿意提当兵那些年的事。

    他纯粹是为了把前世,他集团饮食业务的扛把子提前挖走,才谎话张嘴就出。

    黄达不知道,抱着老婆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林凡不想打搅两人,悄悄的放下了门帘,走到小厨房里帮忙收拾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