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零九章没有别的意思

第二百零九章没有别的意思

    重返1995第二百零九章没有别的意思“然后呢?”林凡揉着手指骨边问。

    “她两说你小子狡猾,没关键时刻根本不透露任何信息,每当做违反常理的事,不是挖坑就是在埋人,要我当心点。”卜承说道。

    “我可是你带大的,您竟不信我。”林凡用着疼痛手捂着眼睛头低低的。

    “少来,别说我被你折磨不清,从你高中毕业后更是如一条老狗一样,我是真不了解了。”卜承很严肃说道。

    林凡放手抬头,果然眼里没有一滴泪水,让卜承老眼一阵狂翻。

    “您也别多疑了,刺桐牛肉羹是隔壁那傻愣子最喜欢吃的,我梦里他死前心心念念,所以我带着他过来圆梦的。”林凡很认真说道。

    卜承是不愿意相信林凡的话,但都拿出阳旭来说事也就暂且信了。

    推个车子三百米都不算远,更别提四轮完好无损移动,几乎是眨几下眼睛来到刺桐牛肉店外。

    牛肉店不大,店里只有几张简易的桌子,王里面一个大玻璃砌在墙面,做了个透明厨房,走过门是真正的厨房,用来炒菜、制作材料。

    刺桐牛肉羹三餐皆适宜,早上刚一波客人吃过,现在是低峰,店里没几个人,老板在小厨房忙活,老板娘埋头清理桌面卫生。

    “嗯,简单,但干净,我喜欢。”阳旭眼神充满惊喜。

    “必须喜欢。”林凡走向小厨房准备点餐,顺便提醒阳旭道:“老板就是刺桐人,老板娘是金陵人,还是你邻居。”

    “什么我邻居?”阳旭好奇看向老板娘,一开始还好几秒后脸色从疑惑转为欣喜到最后狂喜,跑到老板娘身边,道:“南珍姐。”

    老板娘抬头见不认识阳旭,就道:“客人想吃什么到玻璃边,里面墙上有菜单,你只要大声……”

    “老板要四碗牛肉羹、三块牛排、不要咸饭,要两个干呗肉粽、黑米粽一个、普通肉粽四个,家甜辣酱,谢谢。”林凡站在小窗户口数量的报菜单。

    里面老板有点激动,道:“你是不是刺桐的,家在县市什么街。”

    老板用的是刺桐方言。

    “我不是刺桐人但我听得懂。老板很久没回家声音不地道呢。”林凡笑道。

    老板眼眶微红。

    林凡赶紧道歉,他本意只是拉进关系,没想到这会儿老板能如此思乡。

    “没关系的,飞蚊进去了。”老板揉着眼睛说道。

    看破不点破,林凡笑道:“牛肉羹里面其中两碗加多一点姜丝,还有一碗不要葱花……啊啊啊……”

    阳旭从后面跑上来掐着林凡脖子,让他差点憋气过去。

    “说,为什么不早点带我来见南珍姐姐。”阳旭使劲晃着林凡的脖子。

    靠近大门的位置上卜承,道:“年轻就是好,有活力!”

    老板娘南珍都无语了,林凡都快被掐没了,这老头还在有活力,她赶紧上去要帮忙拉开,里面老板更快上手拉架,并用浓厚地方普通话口音,喊道:“可别伤害我老乡,润州难得见到一个。”

    老板还是有点拉不住人高马大的阳旭,最后和老板娘南珍合力,才把阳旭拉开。

    咳咳!

    林凡低头伸出舌头狂咳嗽,双眼眼泪齐飞。

    老板帮他顺背,好一会儿他总算缓过神来,先跟老板道谢,接着目光投向门口埋怨卜承一眼,最后盯着阳旭,怒声:“你难道要我被嫂子知道带你来见初恋啊。”

    “年龄差得有点大啊。”卜承疑惑道。

    “从小没妈,公鸡都能当是母的,那年他五岁,初恋多大不要紧,最主要是要温柔爱笑,阳光又善良。”林凡老气感叹道。

    阳旭当即反驳道:“鸡能跟南珍姐姐比吗?它只能是个姐姐补身体的。”

    “你这家伙,没看到我老家人是在夸奖……等下,我老婆好像就叫南珍啊。”老板惊愕的看着自己老婆,又看了眼阳旭又转回去。

    “呆瓜!”

    南珍努嘴骂丈夫一句,看想阳旭一脸惊喜道:“你是徐徐。”

    “是我,南珍姐姐终于认出我了。”阳旭激动要哭,张开双臂要去抱南珍。

    老板迅速上前挡在南珍面前,一脸警惕盯着阳旭。

    “果然从一开始就是爱老婆的好叔叔。”林凡猛点头。

    “呆瓜你让开,他是那个吃我的n水长大的瓷奶娃娃,他小时候你都见过不少回,还吃醋。”南珍扒拉开丈夫,主动抱向阳旭。

    形势颠倒过来,南珍只有一米五多,而阳旭穿上鞋子奔着一八五之上去,南珍只能报到腰,想用手拍拍阳旭的脑袋都不可以了。

    “细细看下,你长得真俊,依依怎么样?”南珍问道。

    “她很好,给着这黑心资本家做事,三天两头没饭吃。”阳旭指着林凡报复不告诉自己的仇。

    老板驳斥道:“喜欢吃肉粽、牛肉羹的人心绝对不坏。”

    “没有必然的联系。”阳旭讥笑。

    “谁说没关系的!”老板生气了。

    “我说的怎么样!”

    阳旭丝毫不让,眼看就要打起来了,林凡先怒斥阳旭道:“你自己都有老婆了,还在老板娘当初恋,人家有老公好不。”

    “黄叔叔不用担心,老板娘只把这娃当自己的孩子。”林凡安抚老板。

    “你怎么知道我姓黄呢?”老板好奇道。

    “黄达,今年四十五岁,刺桐温陵区人,其父十三岁下南洋讨生活,二十岁和和同样去工作的母亲结婚,他长到十岁年全家回刺桐,读书上了金陵大学偶然认识杨家村南珍,两人婚后南下……”

    “停停,在说下去,我都以为你是我奶奶转世了。”老板慌张叫停。

    “那行,我饿了,麻烦叔叔了。”林凡可不想让黄达不开心,笑着走向卜承所在位置。

    “小子,你是算命的啊。”卜承吐槽。

    林凡翻白眼,道:“您可是亲手砸烂封建迷信,说这话合适吗?”

    “比起你,那边更玄学,真像是一对母子。”卜承说道。

    林凡不回头也知道什么情形,毕竟他在另外一个时空看多了。

    很快,林凡点的菜上来了。

    “很香啊。”卜承嗅着鼻子,眼睛有期待了。

    “我知道您喜欢吃各地美食,所以这算是孝敬你,感谢您陪我两天。”林凡把干贝粽、黑米粽、普通粽子都给卜承来一份。

    接着他回头凶道:“哭个毛,赶紧过来吃你死前都念叨的美食。”

    (m.看书),小哥哥小姐姐记得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