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章我再说一次

第二百章我再说一次

    中午林凡告诉阳旭关于‘情人’的事,他一直放在心上,为不让未来发生的事发生,打算要掐死在源头。

    阳旭见表弟半天没反应,催出道:“快说。”

    “她说自己叫丹秋,家在曲阿市界牌镇洪生村,之前我跟她回家走到一半,她突然返回没去成。”

    尹歌不知道阳旭想干什么,所以很是不情愿。

    阳旭才不管其态度,转而要找林凡。

    此时,林凡以向旅社后门走去。

    “林凡。”阳旭叫着跑上来。

    “兄弟,丹秋的事我知道真不多,记得杨依依去调查回来似乎欲言又止,当时我忙着跟一家集团谈判入股没空多想,现在想想,她是想告诉我你们的关系。”

    林凡停下脚步转头看月光下阳旭急躁脸,继续道:“我猜是你因表弟的请求才对丹秋出手相救,也就是你跟我说谎了!”

    林凡最后几个字几乎吼出来的。

    阳旭有些怕林凡,所以身体不住的抖着,只是很快冷静下来,冷哼道:“那是你的梦,而现在的我根本什么都没做,不能怪我。”

    林凡噎住,骗他的家伙发生在另外一个时空,跟眼前的家伙还真没关系。

    “道歉。”阳旭冷淡道。

    林凡弯腰诚恳道:“对不起。”

    “太假了,认真点道歉。”

    “你想挨揍不?”林凡上前一步伸手捏着阳旭嘴,昂头道:“丹秋的事你不能管,否则又走到我梦里的发生轨迹,你爱死不死,但我可爱的杨年、杨月绝不能为这事害得集团出事愧疚辍学烫头抽烟。”

    杨年、杨月是阳旭的龙凤胎,而他们几对都没生娃娃,两孩子就是众人的心头肉,所以他绝不允许丹秋影响两个小家伙。

    “可是……”

    “听不懂,那我再说一次。”林凡不给阳旭说话的机会,使劲捏紧阳旭嘴两侧,重复禁告不许介入丹秋的事。

    说完甩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回到302房间,他先去洗了个澡,出来后发现阳旭不在,他想应该是表兄弟聊天,不是去管丹秋的事。

    之所以怎么想,是认定阳旭脑袋没坏,为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害自己的亲子,所以很放心只留了床头的小台灯睡觉去。

    阳旭确实没去洪生村,但缘分就是那么凑巧,半夜时分丹秋返回萝北理发店,还是从旅社穿过,碰巧遇到坐在屋檐下聊天的兄弟两。

    阳旭突生一记,让表弟跟丹秋说302客人想服务。

    丹秋对302号房间记得很清楚,按照她的性格是不想接任务,偏偏白天那大哥整出个兴奋过度自己摔倒出事,一天都没开业赚到钱,于是就同意了。

    九五年的小旅社就没有饭卡可言,尹歌在阳旭鼓动下到前台拿了备用钥匙进,放丹秋进房间。

    丹秋可不知道阳旭计谋,进房间后先洗了个澡。

    林凡睡得很死,并没有察觉有人进门,也没听到卫生间流水声。

    十分钟后丹秋裹着浴巾出来,走到床边发现林凡睡着了,觉得自己的错洗太久让客人等不及,于是小声道:“给你打个折扣。”

    为熟睡客人服务也不是没有过,所以丹秋很是轻车熟路爬上床。

    嘎吱!

    门外阳旭算准时间推门进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打开灯。

    床上正在褪下浴巾的丹秋有点惊愕,怀疑自己找错客户了。

    “啊……林凡。”阳旭捂着眼睛大声尖叫。

    美梦中的林凡被惊醒,张开眼迷糊看到床上有人,以为是阳旭并不在意,闭着眼睛翻个甚至,骂道:“世界上没有鬼,滚去你自己的床睡。”

    丹秋更加迷惑。

    门口阳旭跑上来,大叫道:“林凡,你竟然叫服务,知道自己才十八岁吗?你怎么做得出来这种事。”

    林凡还是没听清楚,只是烦躁坐起来再次张开眼准备骂人,发现有点不对头,阳旭胸肌没那么大,而且头发有点了长了。

    他可不是真就十八岁,经验丰富得很,立马清醒过来发现了跨坐在自己腿上的人果然不是阳旭,脑袋一转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穿上。”他冷淡着指了浴巾。

    丹秋愣愣拿起浴巾围上。

    “下去。”林凡继续冷冷的说道。

    丹秋照做,林凡一下看到捂着床尾眼睛的阳旭,双目闪过一丝冷光,说道:“你请客我是很乐意看到,但今天有点累改天应邀。”

    说完他躺下去。

    阳旭怎肯就这么放过,鞋子一脱整个人扑向林凡。

    两世做兄弟,林凡可太了解阳旭的德性。

    他早在躺下去时就做好心理准备,当阳旭扑上来时,他向卫生间墙壁翻身。

    砰!

    阳旭扑了个空。

    床垫在,阳旭自是没受伤,立马伸手抓向林凡的被子,嘴里喊道:“你果然享受的了服务。”

    被子掀开了,林凡是没穿上衣但裤子并没有脱掉。

    “神经病啊,又没空调你穿着裤子盖厚被。”阳旭大叫,林凡竟不按套路走,这下想以家里人威胁没用了。

    “小爷身体虚不行吗?滚蛋,别打搅我睡觉。”林凡抢过被子盖上侧躺把背甩给阳旭。

    阳旭欲哭无泪,不过不死心扑向林凡哭嚎道:“林总,您就行行好帮帮忙吧。”

    “你是不是有病啊。”

    林凡无法装无视,隔着被子抖掉趴着的阳旭,转头骂道:“她母亲自愿累死都要供丈夫、儿子花天酒地,她又是愚孝的人,你救一时还能救一辈子啊。”

    “我弟被车撞了,是她拿出自己的钱,我弟才能及时手术保住双腿,你说我能不报恩吗?”阳旭哭嚎道。

    这件事林凡当然知道,之前没说是故意不提,没想到会把痛苦埋在心底自己慢慢消化,不会麻烦别人的尹歌会说出来。

    “啊,我糊涂了。”他忽然想起来,脑海里熟悉的尹歌,是阳旭带到公司的那个,之前什么性格可不知道。

    “别糊涂了,赶紧帮一把。”阳旭喊道。

    “收起你的假哭。”林凡嫌弃一句推开阳旭坐起来,看向边上呆愣的丹秋,说道:“你妈妈的遗愿,你不该遵守。”

    丹秋一听满脸不快道:“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蠢。”林凡冷脸数落道:“你母亲愿意一辈子供养丈夫、儿子,那是她的至亲,而你不过是捡来的,她从来就只想要你干脏活不爱你,你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