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九十九章我有个朋友很厉害

第一百九十九章我有个朋友很厉害

    林凡想帮赵老板,一时无从下手,毕竟男人那方面真不好解决。

    不过,他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低头暗暗搜刮记忆。

    突然,脑海里浮现一个人,病情方面跟赵老板差不多,只是没那么惨,最终付出很大代价得到某人的帮助。

    麻烦啊!

    他想到又要提前时间线,对方还是一个真正的大佬,心情顿时很不好,默默走到赵老板身边坐下,才开口:“赵老板想要有个自己孩子吧。”

    尹歌心头一跳,小声道:“哥,你的朋友刚刚是没听我说的赵老板有问题,不仅哪方面不行也无法生育吗?”

    阳旭不作答。

    尹歌着急想上前,阳旭才不得已伸手拉住,道:“安静看着。”

    尹歌停下脚步,暗想到要看看林凡能折腾出什么办法,若是赵老板生气自己可不管情面也好好教训。

    这头,赵老板听到林凡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大感屈辱心里火焰蹭蹭的冒起来,掐掉手里的烟转头怒视。

    虽此时光源不足,林凡却也能猜到赵老板什么表情,他淡定道:“我有个朋友家里是老中医,正好也是润州地区的人,你要不要试试?”

    赵老板这才知道林凡没恶意,怒火散去不少,可心情并没有转好,摇头道:“润州地区老中医、西医我看个遍,金陵、京城等等我走遍数十个城市,药吃了不少,能大补的食物吃了更多,还是没用。”

    “不知道你认识常家不?”林凡说道。

    赵老板微惊,道:“是哪个常家?”

    “是!”林凡点点头。

    赵老板燃起一丝火苗,却又迅速破灭。

    润州和金陵之间有个叫容句的县,最近升格为县级市,其市内有一座道家名山,山上有个很出名的道教。

    道和医自古相通,早年间不少人疑难杂病都会去山上寻道长帮忙,不少人重获新生,可后来战乱加上社会变革,真正有本事的道长都走了,只留下一些只会看书的普通道士。

    赵老板去得晚,见不到真本事还白花不少钱。

    “常家早五十年前就不与道长们联系,家族也迁到润州东北方向的平洲县坝新镇去,家族人口不多以种田为生。”赵老板语气失落道。

    “看来您去过啊。”林凡说道。

    嗯!

    赵老板回了一声,又拿出烟。

    林凡借着月光看到,伸手按住,道:“我朋友家是种田没错,可也不妨碍他们传承先人的功夫。”

    “不可能,我去的时候村里都说了,他家这一代连种田都不愿意,都跑国外去,剩下个女孩子还到处乱跑,一年不回家一趟,家里就剩下个老太太。”

    赵老板有些烦躁甩开林凡的手,把烟放入嘴里。

    “本来身体就不行你还抽烟。”

    林凡提醒一句,调整的下姿势半躺在门槛下的五级阶梯望着天空的半轮圆月,道:“他们家有个规矩,凡是没有传承家里本事的,回会给财物离开家族自谋生路,这一代常家族长是我朋友他爸,带着媳妇寻访名山明师,除非完全掌握本事是不会回家的。”

    林凡说完斜眼看赵老板,发现对方也盯着自己,便继续道:“我没记错的话叔叔阿姨应该在终南山南梦溪附近,若是找不到,农历十二月初三去楼观台,找到他们就说是常妙竹介绍的。”

    “我现在就去。”赵老板扔掉抽了几口的烟站起来。

    “急什么。”

    林凡哼了一声坐正,道:“大半夜哪来的车,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我给你个电话,你再出发等遇到叔叔阿姨,他们不管你,你可以带电话给常妙竹,要是还没办法,就告诉他们前往神龙架蜡烛山与南岩中间点,他们自然会施予援手。”

    “那我直接告诉他们……”

    “不行,除非万不得已不能说,否则你打断他们的道缘,你是舒服了,人家成仙的路可是要受到影响。”

    林凡为了尽量不提前让常妙竹父母找到道缘,故意说得很严重。

    他是不信神佛的,但赵老板信,就郑重发誓不到万不得已不说神龙架的事。

    “对了,如果真走到最后一步,叔叔阿姨问是谁告诉你的,你就说一个叫阳旭的人。”他又提醒。

    赵老板还没回应,阳旭先不干,骂道:“凭什么用我的名号,等下常妙竹他父母找上门怎么办?”

    “记得不少事啊。”林凡怪笑道。

    “没有。”阳旭否认。

    哼!

    林凡不想跟阳旭继续纠缠,起身拍拍赵老板的肩膀,道:“里面那家伙玩的账就你来付了。”

    治病曙光在面前,赵老板心情好的很,一口就答应下来,还免去林凡他们入住费用,并且亲自下厨请他们吃饭。

    “说起饭菜,晚上最后一份是谁做的?”阳旭好奇道。

    赵老板指着尹歌道:“他。”

    阳旭顿时哀声叹气道:“我怎么那么傻,鱼香肉丝、菜椒鱼片那味道也只有舅舅做得出来。”

    林凡本来不在意外卖的事,突然想到自然萝北川菜掌勺的是尹歌,那赵老板为什么一开始不自己赚,非得到最后才点。

    “赵老板,你知道我想问什么。”他语气不好说道。

    “只有萝北理发店,尹歌只服务那些办完事累了的客人,也只有晚上才会上班。”赵老板赶紧解释。

    林凡心情才好许多,不然花那么多钱就算了,还白白浪费一天时间。

    在林凡要走的时候,阳旭想到白天那个女孩,于是拉住赵老板询问。

    “他是尹歌带来的,你问题更清楚。”赵老板说道。

    阳旭放开赵老板,朝林凡吼道:“林凡,你太不够朋友了。”

    “我连你和尹歌是表兄弟都不知道,还能知道其他的?”林凡不爽回道。

    阳旭无法证明林凡话里真假,只能放弃追究,转而向尹歌提问女孩的事。

    “她中午跑来告诉我遇到个客人……”

    “你们怎么认识的。”阳旭不耐烦的打断。

    尹歌只得改口道:“她家在润州乡下,之前一天饿倒在街上,我刚好出去闲逛发现,就带回来店里做饭给她吃,没想到老板娘那天竟起来那么早,交谈后发现她急需钱,就引入行。”

    “她叫什么名字,家庭具体地址。”阳旭急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