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九十八章不孝子

第一百九十八章不孝子

    阳旭罕见的暴走,抓住尹歌拳打脚踢,尹歌还不敢还手嘴里不断哀嚎求饶。

    林凡在一遍看着,脑海里另外一个时空中,尹歌就是阳旭得力干将之一,向来做事灵活,负责帮集团处理公关事物,是在他们创业一年后出现。

    按照阳旭的说法,是来润州见客户,在一处声色场所遇到,母亲早逝是身为教授的父亲拉扯长大,没说二者是表兄弟。

    “差不多了。”林凡见尹歌似乎要撑不住了开口喊停。

    阳旭收手后退,尹歌蹲在地上捂着脑袋不敢抬头。

    林凡走到阳旭面前,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说了下。

    “肯定说了,是你自己没记住。”阳旭回道。

    林凡眉头一抖想反驳,转念一想不重要,改口道:“那你说说现在什么情况,跟见仇人一样疯。”

    “你不是知道我妈是从西南那边嫁过来?”

    “嗯,然后呢?”林凡追问。

    阳旭盯着自己表弟一脸冷厉,道:“那一年我舅舅失去妹妹、父母接着是老婆整个人都颓废,当时只有两岁的这货他活下去的希望。”

    “一个人当爹又当妈,好不容把这货带大,他却初中毕业那天,突然写信说讨厌我舅舅离家出走,我舅舅发动所有人脉都没找到,差点又一命呼呼,我爷爷带我过去帮他重振,陪他度过最艰难的一段日子。”

    阳旭越说越生气又要出手,被林凡伸手拦住才勉强压住火气,指着尹歌怒道:“就因我舅遇到大学同学,这玩意觉得我舅背叛自己老妈,熊我舅一顿跑了。”

    “本来就是。”事关母亲,尹歌勇气陡然攀升抬头怒道:“那家伙天天说自己多爱老婆,结果呢?看到个女人就走不动,虚伪、无耻……”

    阳旭忍不住,推开林凡冲上去一脚把尹歌踢翻在地上,接着一脸凶相毕露抬脚要踹。

    要知道阳旭可不是真弱,只是杨依依太强大了,这一脚下去尹歌骨头必断,所以林凡急忙上去抓住阳旭手腕往回拉,并喊道:“有误会说清楚,别动手动脚真出问题,对得起你妈、你外公外婆吗?你舅希望看到儿子和外甥互相残杀吗?”

    林凡连连倒问,拉回了阳旭的理智。

    “我舅那女同学的老公是刑侦方面的大拿,我舅打从我妈他们出事后,就一直拜托那人帮忙调查,十几年不曾间断,这丫见到两人见面事,是大拿委托老婆跟我舅讲发现一点线索,根本就不是他想那样……啊啊啊,我干!”阳旭说不下去怒叫。

    此时尹歌已知道误会父亲,懊悔无声的留着泪。

    林凡无声伸手拍拍阳旭的肩膀安慰。

    大半个小时过去,阳旭兄弟两总算都冷静下来。

    尹歌起身跪下低头道:“哥,对不起。”

    阳旭走上去,尹歌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脑袋。

    “明天一早回家去跟舅舅道歉,十月份到金陵灵江开发区旭日酒店找我。”阳旭语气淡淡道。

    “好。”尹歌点头。

    林凡见状恍然,那个时空里阳旭从来不提两人关系,明显心里爱着自己的舅舅和表弟,不想刺激所以对外隐瞒。

    “你怎么在这种地方做事?”阳旭把尹歌扶起来后问道。

    “本来我想去金陵找哥的,睡过头到了江都,想转车却遇到一伙人抢走了我所有行李,身无分文只能走路去金陵,走几天饿到在路上,被赵老板带去饭馆吃饭然后我就留在这里了。”

    尹歌隐瞒中间细节,阳旭却没追问,因林凡刚有说全过程,阳旭只是想帮忙证实‘梦’和现实是否对得上。

    这时,旅社赵老板从屋子开门出来。

    林凡两人转头,因光源只有天上的半月,两人一时没看到楚赵老板阴沉的面色,阳旭感谢照顾表弟。

    赵老板不回应,拉起裤管往门槛一坐,拿出口袋里的烟点燃狠狠吸一口,骂道:“晦气晦气啊!”

    阳旭恢复平日乐观开朗又八卦的德性,凑到林凡耳朵小声道:“他老婆看着也不是第一次接客,怎么还想不开?”

    “问你表弟不就知道了。”林凡冷淡道。

    阳旭一想也对,转身朝尹歌喊道:“徐尹歌给我过来。”

    尹歌听话走上来。

    阳旭询问赵老板什么情况。

    “赵老板是上门女婿,家里财政大权这两栋楼都在老板娘手上,没有什么话语权,加上不能生育,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婆以借种为借口,搞了个私人理发店服务年轻小伙,以前赵老板不会亲眼去看……”

    尹歌小声给阳旭解释。

    林凡没在听独自思考着,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杨旭母亲和舅舅都是姓徐尹歌的身份证写着姓尹,怎么还会多个徐字呢?

    阳旭很同情赵老板,就转头跟林凡说道:“发什么呆,赵老板很可怜,赶紧把你的强壮什么药方说出来帮他一下。”

    林凡回神道:“你觉得会有吗?”

    “二十一世纪连男人的痛也没能解决?”阳旭惊呼反问。

    “千古难题,二十二世纪也不见得能做到。”林凡摆摆手,道:“尹歌为什么姓徐?”

    “原来你在想这个,我舅觉得对不起岳父母就让尹歌随母姓,只是我觉得外婆外公也可怜,一般多加个徐姓。”

    林凡想吐槽阳旭,其名字本来也带个徐,先改成旭,觉得不满意,又对外都宣称姓氏太阳的阳,做了多久的不孝子,好意思觉得外公外婆可怜。

    呜呜……

    那赵老板哭得好生厉害。

    阳旭望着赵老板,道:“他那么贪财,想来是要搞钱治疗身体。”

    “男人的痛是真难医。”林凡说道。

    “那可咋整,他救了我弟还提供食宿,老板娘也从不逼我弟弟待客,岂能不报答。”阳旭头疼道。

    “我来之前老板娘就发廊都开好几年,一开始没有招员工,服务多少人根本数不清,所以我觉得治好也没用。”尹歌说道。

    “两者没必然关系。”林凡扭头看了眼尹歌。

    他的冷面阎罗称呼,是竞争对手发明的,其实他的内心非常善良、知恩图报。

    尹歌将是他员工,还是最重要的林家军一员,那赵老板的事就真不能放着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