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九十五章成年人的痛苦

第一百九十五章成年人的痛苦

    阳旭的悍将也是六个人,除郝志行三人外,其他三个情况有点特殊

    所以林凡之前刻意隐瞒了,现在他也不打算说,下楼跟张月娥几人道别后骑着摩托车带着阳旭,前往隔壁润州市。

    一路上阳旭叨叨个不停,林凡就加速故意让风噪掩盖声音,为此阳旭喝了不少风。

    还好是刚入秋,不然阳旭有得受。

    两个小时后,林凡来到润州一家没有名字的招待所停下,带着晕晕沉沉的阳旭开了一间标间。

    十分钟后,阳旭总算回过神来,对坐在窗户边望着外面的林凡,道:“大白天的开什么房?”

    “不乐意,你可以去下面晒太阳。”林凡淡淡说道。

    “大中午的,你想让我给晒死啊!”阳旭抱怨着,走到林凡身边的椅子坐下,道:“饿了,不吃饭?”

    “让前台订了盒饭,等下就该到了。”

    林凡话音刚落房门敲响。

    阳旭起身‘咻’跑去开门。

    门外不是来送外卖的,而是一个长得很漂亮,身穿红衣吐着红唇的女人。

    阳旭可不傻,这一看就是服务行业的,他回头朝林凡骂道:“你可真热情给我定怎么好饭。”

    林凡一听狐疑,他定是很普通的饭菜,阳旭不发飙就算了还那么古怪的态度,于是好奇下转头。

    阳旭高大的身躯遮蔽大半,但林凡还是看到了一点外面的人。

    他也看出来女人是来做什么的,无语道:“这是上门推销的,关了。”

    “小姐,我们没叫服务哦。”阳旭转头说道。

    “还不是老板你一句话的事,”女人笑着靠近房门,探头往屋子瞧了眼,道:“要是有外人我们到别的房间。”

    干这行自是没有心理障碍,说话直接得让阳旭面红耳赤,见鬼一样的反手关上门。

    “没用的废物。”女人冷哼啐了一口,拿出根烟要发泄下郁闷

    楼梯口走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间人,手里带着金色手表,女人眼睛一亮折断烟,朝男人道:“大哥需要吗?”

    “怎么个收费?”中年人也不是雏鸡当即停下脚步问道。

    女人比了个手势。

    男人觉得价格合理,拿着自己手里的钥匙晃了下:“303。”

    女人会意,等男人进隔壁房间好几分钟才敲门。

    302房间里阳旭坐在林凡对面,逼着让林凡说说自己得力助手的资料。

    “啊,哥好厉害……”303女人嚎叫声不加掩饰。

    林凡倒还好,毕竟前世都快五十岁了,什么场面没见过。

    奇怪的是,本是血气方刚的阳旭,竟然也什么反应。

    “你还好吗?”林凡一语双关。

    “哼,我可是一对龙凤胎的父亲。”阳旭撇撇嘴,道:“刚不过是见女人眼神不善,我觉得不安全故意演一把。”

    林凡闻言面色古怪。

    阳旭说是杨依依堂哥,事实上两人出生时间就差三个小时,还好几个月才满二十五岁周岁,大二从物理系休学后一直在家里躺着,能有什么社会经验,竟一副老成的样子。

    他想到只有一种可能,边惊呼道:“你也是重生!”

    “你眼睛真大。”

    阳旭翻白眼,道:“之前梦、平行空间、神棍预测轮着来,现在又搞个重生,下次打算用什么说词?”

    “六道轮回。”林凡不正经回了一句收回视线。

    “在一个物理学家面前……诶,隔壁那么快?”阳旭还想吐槽林凡,被隔壁寂静给吸引了,转头望着墙壁一脸古怪。

    “身体虚了。”林凡可能太闲了,少见陪阳旭八卦别人。

    “那可不,我想一定是个大腹便便的叔叔,平日受到周围人吹捧,以为自己是好手,其实一分钟不到。”

    阳旭奸笑道:“你说,你从梦里咋不带个强力药什么的,我们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梦里后来你也不行,我陪你寻遍老医生,可惜就救不了啊。”林凡怪笑道。

    阳旭知道林凡说谎,但身为一个男人对那方面还是很在意,所以气得面色通红。

    救命啊!

    隔壁传来惊天尖叫。

    林凡从椅子上蹦起,道:“马上风!”

    “什么?”

    “救人要紧。”林凡吼了一声朝门外飞奔。

    阳旭会意过来,暗暗嘀咕林凡能说出老古董的话,脚步飞快跟着。

    砰砰!

    林凡来到303房间用力敲门,嘴里喊道:“快开门。”

    不一会门打开,女人裹着被单,惊慌失色指着房内道:“他他……”

    “是你……等下再说。”林凡对女人的样貌感到奇异,但人命关天只能暂时放下飞奔进屋子。

    屋内床上一片凌乱,没看到人,林凡以为滚落到地板,跑向床靠近窗户一侧查看,奇怪的是也没有人影。

    “人呢?”他转头问道。

    女人不见了,只有阳旭走进来,回林凡的话:“那女人刚赤脚跑下楼了。”

    林凡蹙眉转头看向卫生间,走近一看果然地板上躺着一个肥胖的中年人。

    “叫救护车。”他叫阳旭打120自己跑进卫生间。

    男人全身就一条短裤,脑袋右侧不断流血,正好堵在下水道口,所以地板上没有任何血迹。

    附近就是润州最好的医院,救护车很快到来。

    “这是怎么了?”走廊上旅社老板,一脸惊吓看着被担架带走的客人。

    “马……”阳旭刚说话,背后被林凡压了下立马改口道:“我们也不知道,就听救命声后赶过来。”

    “是吗?”旅社老板觉得很可疑。

    “老板,我想换个房间。”林凡站出来说道。

    “那不行,你又不是住在303,有什么好换的。”老板不同意,上前把303的门关上,然后丢下林凡两人下楼去。

    “这叔有问题。”阳旭眯眼盯着老板离开的背影嘀咕。

    林凡不回应,他就是不想跟老板扯皮,才故意说要换房间。

    这时,从外卖的终于到了。

    “我们的。”阳旭走到302开门证明是自己房间,付二十块钱接走外卖。

    两人回房间。

    “你叫了什么,那么贵。”阳旭很心疼把外卖放在桌上。

    九五年的二十块钱是真不少了,两人住的标间也就三十不到。

    “你一个五百万大土豪,心疼二十块钱,丢脸不。”林凡嫌弃道。

    阳旭抬头古怪的看着林凡,道:“先不说刚那女孩你好像认识,似乎点外卖也有问题。”

    “什么问题?”林凡冷哼坐下。

    “送外卖的不是你要等的人。”阳旭很自信说道。

    林凡不语也不打算吃饭,望着外面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