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八十五章跟孩子们谈谈心

第一百八十五章跟孩子们谈谈心

    阿叔、伍医生、老季三人,曾为包坚定连队里的兵,可太清楚林凡嘴里老首长是谁了,吓得面色煞白眼睛争得老大。

    “都是同志,哪有什么高低。”林凡翻了三人一个白眼,道:“再说我不是亲孙子,就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我爸妈是卖豆浆油条的。”

    林凡从不觉得父母摆摊卖早餐有什么丢人的,语气、神态很骄傲。

    阿叔三人却把他当成低调,一脸我懂的表情。

    林凡无语却也不纠缠,指着锁在摩托车瑟瑟发抖的阿盛,道:“麻烦三位照顾下阿盛哥,我去和那群小朋友谈谈心。”

    阿叔三人才回神过来,赶紧跑向阿盛。

    “小万,别着急,有一天阿盛哥一定会抱你的。”林凡拍拍万立群的小脑袋安抚。

    万立群抽着鼻子不让鼻涕流下来,手臂擦着眼泪默默点头。

    “乖。”

    林凡笑着揉了下万立群的头发,转身面向躺满地的长发等人,面色变得阴沉如水,一步一步走上去。

    地上长发等人看他走来,怕他又召唤那可怕的老头,顾不得惨叫直求饶。

    “没出息的玩意。”林凡走到长发面前,无所谓泥土直接盘腿坐下,冷喝道:“给我坐起来。”

    前世,他可是长期管理着数万名员工,建立了可怕的威严。

    长发等人说是混混,充其量是初高中辍学的小朋友,那能承受得起他的严厉,争先恐后爬起来跪坐着,头低低不敢直视。

    “老鼠,从你开始,自己说为什么被打。”林凡扫了一群后说道。

    老鼠是一个瘦小黑乎乎的孩子外号,刚包坚定下手特意留情了,被点名后,跟同伴们都是一个想法,林凡怎么知道自己叫什么,一时间忘记回答。

    “说话!”林凡轻喝一声。

    众人身子全都颤了抖,纷纷转头看向老鼠。

    “急什么,等下就轮到你们了。”

    林凡像是古代师父对徒弟那么严厉,众人声都不敢出,转回来继续低头,双手忍着脱臼过的疼痛平放双膝上。

    “我不该欺负弱小。”老鼠小声说道。

    “你自己都提不起二十斤的东西,好意思说弱小!”林凡数落。

    众人又吓一跳,别看老鼠是最凶的一个,但提不起二十斤是真的,是他们团队的秘密,林凡竟然知道。

    老鼠认真想了下,回道:“我……我不做人。”

    “白痴!”

    林凡喝了一声,众人噤若寒蝉,他不管不顾指着老鼠道:“抬起头看着我。”

    老鼠只能照做,黑白分明眼睛,恐惧、疑惑交织,眼皮不断的眨着,希望能少和林凡对视到,心里祈求老天爷保佑,让自己赶紧摆脱这可怕的妖怪。

    可惜老太爷是不会可伶他的。

    林凡面色阴冷指着老鼠,道:“你父母意外死亡,你和妹妹只能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好不容易村长出钱给你读书。你呢?跟着别人偷蒙拐骗,妹妹摔到头破血流,也不管不顾,有你怎么当哥哥的吗?我问你!”

    林凡最后三个字如实响雷,在老鼠心中炸开,脑海久远的记忆画面翻涌,可爱的妹妹,慈祥的奶奶、严厉的爸爸、温柔如水的妈妈,父母在世一家人齐齐乐融融。

    呜呜……

    老鼠眼眶微红大哭起来。

    其他人还因林凡知道老鼠家情况而感到惊愕,没有反应过来。

    “吴大牛。”林凡面色黑沉转到老鼠下来的一个人。

    “我错了。”吴大牛要磕头。

    “你给我抬起头来。”林凡吼住吴大牛,道:“妈妈失踪,爸爸哑巴不丢人,把京大入取通知书拿到手,那群人自然闭嘴。”

    吴大牛震惊过后,眼睛猩红吼道:“我家没钱,供不起我上大学。”

    “我有,我给!”林凡冷淡承诺。

    吴大牛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世界真有给陌生人提供学费的傻子存在吗?感觉又告诉他,真有。

    林凡已指向另外一个瘦得跟竹竿,一米八几的男孩了。

    “陆飞翔,你爷爷在田间捡到你,抱回家用羊奶养大,给你取名飞翔是希望你一飞冲天,不是让你小小年纪学着抽烟喝酒荒废学业,死前把你托付给老战友,还心心念念你的未来,你忘记当时自己的承诺吗?”

    林凡大声质问,把男孩羞愧得暗暗的啜泣。

    “哼,你还有脸看别人,井嘉佑。”

    林凡转到八个的中心长发男孩面色更为难看,骂道:“不就是抱养来的,养父母生下弟弟,把你扔给爷爷奶奶不管不顾。可你不还有俩个对你如亲弟弟的大姐,二姐吗?”

    长发男孩浑身一震。

    “告诉我,她们去南方为了什么!”林凡喝道。

    井嘉佑不敢抬头,因心里有深深的羞愧,小声的嘀咕道:“凑我的大学学费。”

    “听不到,抬起头大声点。”林凡冷哼道。

    井嘉佑缓缓的抬头,但视线不敢看林凡,不过回答的声音很大。

    “看着我说。”林凡还是不满意。

    井嘉佑生不起丝毫逆反的心,老实把头赚回来和林凡对视,然后在林凡要求下,哭着重复道:“姐姐是为了我。”

    “很好,那知道要做什么了没?”

    井嘉佑是一群人的老大,所以林凡故意费口水,让井嘉佑做出表率。

    “重回课堂,好好学习。”井嘉佑说道。

    林凡这才放过。

    “我会好好读书。”长相清秀的男孩,不等林凡点名抬头说道。

    “应永福,八个人里家庭环境最好,人也最聪明。觉得课堂和混社会两不误,白天到处玩耍夜里背书,享受兄弟们崇拜,同时得到老师的宽容,同学的爱护,好厉害,好棒。”

    林凡对应永福的态度和其他人不一样,说话时没有任何生气,却暗含着警告,别耍小聪明,你不过如此。

    应永福惊得一句话不敢说,这些年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第一次有人直击他的要害。

    林凡满意了,视线转到壮实的孩子身上。

    孩子叫张良,爷爷希望其能复制张家先祖的辉煌,结果脑袋有点不行,就是身体力气大,被同伴们称为张飞。

    其父母因不合离婚母亲改嫁,他跟着父亲生活,父亲为赚钱养他和爷爷去沿海跑船,三年回来一次,爷爷管不住人就学坏了。

    八人中年纪最大,再过两个月就二十岁了

    “本质上不坏,不想学习明天开始跟我工作。”林凡语气不容置疑,张良不敢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