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八十一章林凡装病

第一百八十一章林凡装病

    “客人对不起,还得让您等一会儿,等下饼就不算你的钱了。”程香雪数落完妻子上来道歉。

    “我们也没什么事做,等一等没关系。”林凡笑道。

    程香雪又道歉一声,转身去数落丈夫高阳。

    嘿嘿……

    林凡看着夫妇斗嘴暗笑着。

    锅烧坏的情景,前世每个月都能遇到几回,起因他也是知根知底。

    程香雪家旧时是沪市有名大户,随着时代变化家道中落,一家二十多多口人全因抗击敌人,死得只剩下母亲和襁褓中的她。

    母亲为保护她,带着她大冬天渡江来到灵江投靠朋友。

    那个兵荒马乱时代人命如草芥,朋友一家惨遭敌人炮口下,走路无路将要冻死时,被高阳母亲所救。

    此时高阳三岁,高家男人也都上战场去了。

    好在家里有点收藏,两个女人一个孩子一个婴儿,还是度过最艰难的时刻赢来解放分到了农田。

    因男人都没回来,两个母亲就结拜一起养儿育女。

    程香雪长大后雪白皮肤、秀气五官走到那儿都是焦点,高阳自觉是哥哥要保护妹妹,于是总冲在最前头,打跑那些胡言乱语的孩子们和男人们。

    慢慢的高阳形成了习惯,两人结婚后第一年就有喜了,孩子在五个月时,高阳从田里回来,碰巧三个外乡流痞,调戏程香雪不成,把程香雪打倒在地,于是拿着锄头拼命。

    流痞被打走,孩子没能抱住,夫妇两人身体都伤到根,都无法在剩余。

    从那以后,高阳对靠近妻子的男人,总是充满警惕。

    前世租房还是靠杨依依,否则凭刘峰、阳旭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想都不用想。

    “林凡!”有人大吼。

    林凡狐疑转头。

    喊他的人是王乾,手里提着一袋矿泉水,身穿廉价迷彩服,身边的周云也是提着袋子,两人满头大汗。

    身后跟着一个壮实的男人,是他们军训教官周俊声。

    周俊声正用奇怪的表情看着林凡。

    他带过两届新生军训,第一次遇到有病假不军训的学生,所以对‘林凡’的名字记得很深。

    林凡不怕教官,反正都想退学了,不想这会跟王乾纠缠,所以故意低头‘咳咳’的咳嗽着,感觉都要把肺给咳出来。

    周俊声这才收回目光,打算叫王乾两人离开。

    “教官他没病,周云可以作证。”

    王乾本来就不爽林凡不帮自己开生病证明,见他还来来吃喝,加上听说最近收购公司的事,觉得自己损失好几十万,于是说出事实。

    “凡哥是找五院内科主任开假病证明,他家和主任关系很好。”周云又给锤了一击。

    他两是学生中最稳重,不然也不会被带出来买东西顺便放松,所以周俊声相信了。

    “林凡同学,我下午要看到你。”周俊声说道。

    王乾两人一脸开心。

    这时林凡抬头望着周俊声,摇头道:“晚点我还要去医院呢。”

    “哥哥,我们不是刚从医院出来吗?”万立群也就是后个八岁的娃娃,不懂门门道道,一听林凡不带自己出去玩就着急了。

    林凡回道:“忘记了吗?这几天我们不是要按时去医院。”

    “可是……好吧。”万立群懂事点头。

    咳咳!

    林凡继续咳嗽着,眼角偷偷瞥周俊声。

    周俊声现在一脸疑惑,王乾两人不会说谎,但林凡病情也不像是作假,那个孩子的反应也能证明。

    “你这孩子,我就说一看到你总觉得病怏怏,等等我去给你倒碗糖水。”

    程香雪端着蟹黄包过来,见到林凡咳嗽那么厉害很是关心。

    香雪蟹饼店就正对学校南门,学生们基本都都来过,名声好得很,所以周俊声最后一缕疑惑也打消了,不再不管林凡的事,催促王乾两人进校。

    “教官,凡哥真的没病。”

    “是啊,还是我们跟着去开证明的。”

    王乾、周云不甘心还想挣扎。

    “别废话,不然以后你们别想出来。”周俊声冷哼。

    周俊声可不止是教官那么简单,在部队里是负责机械的,军训结束后就要退伍,被学校聘请了,正是王乾他们这一届的机械课程教师。

    敢不听话可是要倒大霉的,所以两人不敢再纠缠,狠狠的瞪了眼林凡走进学校。

    林凡方向是背对着,他怕露馅,等好一会儿询问万立群,得到人走远了才停止咳嗽转头。

    “周俊声竟是王乾、周云的教官,稀奇啊。”他嘀咕道。

    端着糖水过来的程香雪正好听到了,把碗放桌上,道:“可不只是教官,小王和小周说,那周教官是他们班主任。”

    蛤?

    林凡回头过来,讶异道:“真的?”

    “可不是,我家那口子早上烧坏好几轮饼,就是因周教官,本以为军训结束就走了,小王他们才跟我说的。”程香雪一脸好笑说道。

    林凡闻言面色复杂。

    周俊声可不是一般人,前世和谷俊弼合作,创造了国内工程机械的头牌‘俊声’。

    其经营方面一窍不通,但是在机械方面理论知识、实践都是数一数二的,在‘俊声’品牌出来前,就是大佬级人物,出来后获奖无数。

    常妙竹跟他合伙过日子时,就没少吐槽周俊声不好好去学校培养下一代,非得跟谷俊弼做资本家。

    没想到今生真走上授业传道,成为灵江机械的教师。

    “林凡,怎么了吗?”程香雪问道。

    林凡回神道:“您怎么知道我叫林凡……哦是刚周教官他们……”

    “不止他们,小王这些天没少跟我提起你,说我们上辈子跟他、你,还有……”

    “阳旭、杨依依?”林凡见程香雪说不出来,就帮忙补充。

    程香雪点头,道:“就是他们,前段杨姑娘来过,长得漂亮又温柔,我印象可深了,就是总忘记名字。”

    程香雪说到这里有点害羞。

    林凡想笑,上辈子认识多少女人,杨依依暴力程度绝对排前三,跟温柔完全不搭边。

    “同一天下午,还有个男孩子来过,我家那男人还把锅给烧坏了。”程香雪表情古怪说道。

    “那混蛋。”林凡骂了一声,见程香雪疑惑,赶紧解释道:“我是说阳旭,那家伙肯定对您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叔叔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