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六十七章噩梦的源头

第一百六十七章噩梦的源头

    “我觉得妙竹说得没错,你当时就该追上去,管它什么新人物。”阳日吃着饭边说道。

    常妙竹在阳台探头,想凑运气看看是否能发现苏翎的,闻声附和道:“就是说,区区一个人男人而已,你当时喊我一下,我把他打晕扔外省去,轨迹不就如常了。”

    “姐,孩子还没睡呢。”在床边哄着万立群睡觉的林凡说道。

    “我又没说打死,急什么?”常妙竹随口道。

    林凡无奈,先不跟常妙竹谈,转头给万立群唱我的祖国当睡眠曲。

    他没问万立群想听什么,最重要的五音不全,把阳旭、常妙竹的耳朵折磨得不行。

    奇怪的一直不睡觉的万立群竟然睡着了。

    “你的破锣嗓子,可别让孩子做噩梦。”阳旭说道。

    去!

    林凡小声骂一声起身,拿着饭菜进阳台,阳旭立马抱着饭盒跟他身后,随后把门关上。

    林凡这边是边套,他歪头看来下左边房间,确认是不是关了窗户、阳台。

    “干么跟做贼似的,再说这位大姐刚那么大声,该被听到也都听了。”阳旭扒着饭边说。

    林凡不想浪费时间扯皮,他在太阳椅上坐下,饭菜放在桌上,眯眼道:“你不是之前调查过他们,就真没那男人的背景信息?”

    “没,她毕业院校连个毛都不肯透露。”阳旭摇头道。

    常妙竹转头看了眼林凡,道:“我觉得你太在乎那个男的了,说实话他真无足轻重。”

    林凡蹙眉头,其实他认可常妙竹两人的说法,可之前那男人从他面前经过,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从心头划过,所以一直放不下心思。

    “有个秃瓢黑矮子下车了,是不是你们说的盖飞跃。”常妙竹转头继续看外面突然惊呼。

    “我看看。”贾建抱着饭盒凑近。

    林凡也扔下筷子起身

    “是他!”

    “没错了。”

    两人在常妙竹两侧同时趴在栏杆上探头。

    楼下是停车场,林凡他们摩托车几米外,一个三十岁左右长像普通,身穿着休闲服的秃顶男人,从后备箱里取出几个袋子,走向酒店大堂。

    一楼灯光很足,所以一些细节都能看得清楚。

    常妙竹视力三人中最好说道:“身材看着不错,为什么那么黑还秃顶?”

    “两者没必然联系。”阳旭提醒。

    “哼,男人的自尊心。”常妙竹翻白眼,又道:“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一定是常客,难怪会秃顶,祝他那啥子不行。”

    “这话我爱听。”阳旭扒着饭说道。

    这时,盖飞跃要走进大堂了。

    林凡没理会两人起身推开玻璃进入卧室,快步打开房门离开。

    他来到电梯间等待。

    时间一秒秒过去,电梯都没动。

    “难道没上来?”他想转身返回卧室外的阳台但怕错过了,又等两分钟后忍不住乘坐电梯下楼。

    也是凑巧,他和盖飞跃在两部电梯完美错过,一个上去一个下去。

    他看到大厅没人,就跑出大堂。

    “没出来过。”五楼阳旭低头喊道。

    “反正已确认是住在一个酒店了,先上来饭吃了再说,都几点了。”常妙竹说道。

    林凡想也只能如此就返回酒店。

    来到阳台后他不考虑其他,先坐下先吃饭。

    刚扒拉三口,左边房间阳台内的客人拉开窗帘,灯光透出来。

    “我去,还真被听到了吗?”阳旭惊呼。

    嘎吱!

    隔壁房间的客人推开门走出来。

    林凡三人顿时愣住了。

    “真是……”

    “踏破铁鞋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阳旭、常妙竹两人异口同声。

    隔壁客人闻声回头,和他们点点头。

    林凡要起身,阳旭要开口,常妙竹挡住他们视线,小声道:“你俩情绪化太严重了,只会沦为暴力冲突,所以进去这里留给我发挥。”

    林凡两人表示狐疑,就在十分钟不到前,常妙竹还想使用暴力。

    他两虽没说话,但常妙竹知道他们想什么,就翻白眼道:“那是因为那人无关紧要,而这可是主角呢。”

    林凡两人被说服,各自抱着饭盒进入卧室。

    常妙竹随手把门关上,还用手比划让他们拉上窗帘,张嘴无声让他们不要碍事。

    林凡秉承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就顺手把窗帘拉上。

    “真没关系吗?”阳旭把饭盒放在坐上,怕吵醒床上睡觉的万立群,小声问道。

    “相信她。”林凡语气坚定。

    阳旭坐下喝了口水,道:“妙竹有一点没说错,我确实是很想出手揍那个人渣。”

    “嗯。”林凡点头,他的脑海里记忆翻涌。

    盖飞跃毕业于金陵医科大,开了家鸿云国际的公司,从事医疗器材进口贸易。

    现在还很弱小,两年后踩着亚洲金融危机,在星洲国低价收购一家有欧美医疗在东南亚的代理权,随后凭着国家入世贸东风,取得大中华代理权,最后成为百亿级富豪。

    前世林凡偶然救下要跳金陵江的苏翎,才知道盖飞跃用了极为不耻的手段取得的成功。

    起源就在九月六号也就是明天,苏翎在宴会上和盖飞跃认识,两月走入婚姻殿堂,一年后有了个孩子。

    然而孩子却被盖飞跃一脚给踢流产。

    原因是盖飞跃为了赚钱,让苏翎服务客户,认定孩子不是自己的。

    从那以后,盖飞跃出资给苏翎拍电视剧提升名气,然后推销服务自己的客户,取得各种利益。

    因以家人威胁,还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苏翎不敢不从。

    易奇是偶然机会撞见,正直的性格哪能忍得住,当场呵斥自己的远房表哥兼老板盖飞跃。

    结果盖飞跃当面认错,却派人去老家钢城散播易奇勾搭大嫂。

    易奇不堪受辱跳江而亡。

    从此以后没人帮助苏翎,2010年时年借着回金陵拍摄电视剧,找到机会来到易奇跳江的地方寻死。

    正好那天也是易奇的忌日,林凡三人来祭思偶遇,救下才知道前因后果。

    可是知道真相有点晚了,结果一年后同一天不同地段,苏翎还是跳江而亡了,终年三十七岁,世人眼中的大天后,被虐待半生的事只有几人知。

    “不行,我还是想给他一拳头。”阳旭终究还是忍不住。

    “狗东西,人渣……”

    有人比阳旭更暴躁,声音都传进屋子里。

    林凡两人迅速打开窗帘,只见外面常妙竹一脚在地一脚跨过栏杆,咆哮着想跳到对面收拾盖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