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五十七章许天福

第一百五十七章许天福

    许海跪下磕头道歉的事,很快才乐康村传开,才几分钟而已,故事越传越离谱,说林凡是金陵大领导的儿子,甚至有说是江南省大院某人的孙子。

    林凡并不清楚,带着万立群往家里慢慢走着。

    他看到小家伙拿着小白兔,只是看不动,就笑道:“怎么,不喜欢啊。”

    “不,很喜欢。”

    万立群吞了下口水,抬头扑闪着乌眼,天真道:“哥哥,大人都说龙王神最灵了,我把最喜欢的小白兔给它,妈妈不是就会好起来。”

    林凡愣了下,蹲下把万立群抱起来才继续向万家移动,边严肃道:“得病了就要找医生治,而不是求神拜佛,知不知道?”

    “可是……”

    “半个多月前台风来了,龙神庙是不是也被淹了?”林凡问道。

    万立群改口点头道:“嗯,比我家还惨,屋顶都飞了,神像也倒下来了。”

    “那就是了,它自己神像都保护不了,你指望能保护其他人吗?我告诉你,曾经有一群人不信天,硬是……”

    林凡趁机给万立群灌输唯物主义,讲述着刘根那代人以双手打造新国家的经历。

    “小先生,小先生……”许村长气吁吁的从后面追来,十几米外就打招呼。

    林凡还想买村小学后面的空地,得跟村里打好关系,再说他对许村长印象也不错,于公于私都不能无视。

    于是他停下脚步转身,道:“村长叫我林凡就好了。”

    “您这是要去哪儿?”他明知故问。

    “我得去找阿辉老师解开误会,免得又打立群。”许村长很聪明以万立群的事切入。

    林凡顺着其意思,道:“正好我也要去万辉老师家,我们一起走吧。”

    “好,林先生这边请。”许村长态度很是恭敬。

    林凡知道要纠正许村长态度不容易,也就没说什么,抱着万利群转身迈开脚步,许村长和他平行。

    没走几步,许村长开始试探林凡的背景。

    林凡没也隐瞒,如实告知自己是开服装厂的。

    许村长不信,毕竟许海可是小商品市场的大名人,那个厂子服饰想如市场,不得许海点头,可事实上是许海怕林凡。

    “林先生家里有长辈是管小商品市场的吗?”许村长暗指林凡是不是花雨区甚至是金陵市的领导。

    林凡哭笑不得道:“真没有,我爸就一个卖油条的郊区农民。”

    这时后面一辆老型解放牌汽车,引擎发出轰鸣声,前后车轮掀起漫天尘土。

    林凡和许村长问声回头看了眼后闪到一边。

    开车的人是钟俊,眼神不是一般厉害,一百多米外就出是林凡,车子距离林凡十多米就踩刹车。

    “咳咳……”车子刚停稳,钟俊头就伸出车窗,差点被扬尘给呛死。

    “您可真是。”林凡无语,以钟俊的经验,怎么会不注意灰尘。

    灰尘散去,许村长看清钟俊的样貌,立马绷直身体行礼,大声喊道:“首长好!”

    “果然是你,许天福!我就说这弓背可太熟悉了。”钟俊开门跳下车,走到近前伸手拍着许村长肩膀。

    许村长疼得咧嘴却不敢出声,还保持着敬礼的动作。

    “弱了不少啊你。”

    钟俊感叹一句,而后拉下许村长敬礼的手,道:“早退休了,还敬什么礼。”

    “一日跟随您,终生是您的战士。”

    “思想觉悟不行,应该是人民的战士。明白吗!”钟俊严肃纠正。

    “明白!”许村长又一次行敬礼,声音时分高亢。

    “行了。”钟俊摆摆手,接着道:“你当时是怎么了,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让我找得好苦啊。”

    “当时我成份不行,怕连累刘首长所以……”

    “算了都过去了,等小凡吩咐的事搞定,我请你喝酒,我想知道这些年你都怎么过来的。”

    钟俊不愿意在林凡面前谈论二十年前的事所以打岔。

    林凡身体里的灵魂可是五十岁了,能不知道当年发生什么吗?不过装傻不点破转移话题:“钟爷爷,您来得有点快啊。”

    “嗯,首……老教练让我一直跟着你,所以其实我一直在你三公里外吊着,几分钟前郑华过来通知我,我才现身,没想到见到许大富”钟俊越说越激动。

    林凡知道刘根是怕刘和再出钱请人搞事,才让钟俊暗中保护,虽然心意是好的但他并不开心。

    “林先生果然出身名门。”许村长意有所指。

    “没有,你我都是无产阶级。”林凡纠正。

    “什么情况?”钟俊一脸狐疑。

    许村长如实告知刚刚发生的事。

    “坏菜了。”林凡想阻止已来不及了。

    而今还跟着刘根的老战士中,就属钟俊脾气最爆,疾恶如仇尤甚刘根,听完许村长的讲述,当机转身冲向开车过来的方向。

    “您不是钟爷爷的老部下,怎么……帮我照顾立群,我去追钟爷爷。”林凡着急着把万利群放下,飞奔追钟俊。

    “哎呀,他可是我长官我能不敢不说真话吗?”许村长拉着万利群跟上。

    林凡有着十八岁年轻身体,跑起来速度快得很。

    然而面对几十年如一日锻炼的钟俊,还远远不够,很快连老爷子的背影都看不见。

    等他气喘吁吁来到小卖部,许海兄弟三人加上许鸣,已被老爷子暴打几轮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您赶紧停手,他们罪不至死啊。”林凡惊恐冲上去从背后抱住钟俊。

    这也就他了,换作其他非得被甩飞出去。

    “这帮死东西,从三几年开始,同志们浴血奋斗就是为了让邪恶远离人间,这才解放才多少年,就学反动派欺善怕恶为祸乡里,我……”

    钟俊暴躁着又要出手,林凡咬牙死死抱着不让上前,为几个小人配了一条命实在不值得。

    “他们知道错了。”他说道。

    “爷,我错了,您绕过我一命吧。”

    “……”

    许海一家人趴在地上发出虚弱的哀求。

    “爷你娘的狗东西。”钟俊可太厌恶许海四人,林凡又不让下死手,骂骂咧咧转身连带着林凡走出店里。

    许村长拉着万立群赶到了,看到店乱糟糟的着实吓傻了。

    “还活着。”林凡放开钟俊说道。

    “还好,还好。”许村长大大空口气。

    “你是怎么能让他们横向霸道的。”钟俊向许村长发出质问。

    许村长有苦难言,自己何尝不想惩奸除恶,可形势比人强,别看他是村长,实际上当年逃难来这里入赘村里牛家,话语权并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