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四十七章君子之交

第一百四十七章君子之交

    林凡带着安达进入生产车间,为了其他人也认识安达,就把主管车间主任吴豪,副厂长王乾一并叫来。

    他以自己不熟悉生产为由,让王乾两人跟安达介绍厂子的情况。

    王乾毕竟还是高考完的孩子,有点怯场,但也要表达的意思说清楚。

    与之相反,吴豪在苏雄公司工作有段时间了,条理还是很清晰的,让安达频频点头。

    逛完车间后,安达提出想看行政部门。

    林凡没有拒绝,带着来到办公楼,阳旭也赶到了,亲自给介绍部门的规划。

    “为什么把销售、研发聚在一起成为市场部呢?”安达提出了进厂子第一个疑惑。

    林凡指着阳旭,道:“为了他。”

    安达转头望着阳旭,短短两个小时,他认识到另发手下人才济济,阳旭在他心里也是有厉害之处,但落说起来出众,他是看不出来的。

    “这边请。”林凡看出安达的疑惑,邀请对方进自己办公室。

    主客分别落座后,阳旭泡茶,林凡微笑主动跟安达解释:“您是觉得我把一个雏儿安排在副厂长位置,配了一个聪明生产车间。把销售精英,设计大师交给一个小朋友管理,很矛盾是不是。”

    安达点点头。

    “说实话,服装厂不过是我拿来淬炼他们的利器,他和王乾和杨依依,未来会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只是暂时还嫩了点而已。”

    林凡解释。

    安达是一个有着家国情怀的企业家,在林凡话音落后拍桌而起,瞪大眼道:“我佩服林厂长小小年纪,就有着超越时代的目光,但请恕我不能接受,把服饰行业当成你锻炼同伴的工具!”

    “我们家有句话,三分靠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行业从不分贵贱,只要做精做细,也能屹立在世界之巅。”

    安达普通话也就比羊城那边好一点,但起精神却让人肃然起敬。

    林凡起身微微鞠躬,道:“受教了。”

    阳旭见状也跟着起身行礼。

    “我从不觉得服饰行业没有技术含量而轻视,只是杨旭、王乾、杨依依三人不该被这个行业束缚,他们未来要做的我已有想法,只是时间不对,至于东富服装厂,我没打算做坏。”

    “将来,它就算是跟鹿城、临安、平江、静海、羊城、刺桐等纺织大市内企业比起来,也不会输在哪儿。”

    林凡以平淡的语气,讲述着自己的计划,他双眼闪烁着坚毅的目光。

    安达怒气稍缓,但还是不悦,道:“我倒想请林厂长说说看,未来想涉足什么行业,把三个顶尖人才移走。”

    轰隆隆!

    夏天就是爱下雨,外面乌云遮天电闪雷鸣。

    “旭哥,算了。”林凡想让阳旭避开下,不过想到对方那有选着的记忆就放弃了,他依旧站着和安达对视,道:“我有个干爷爷,从小教育我一八四零年后,我们民族几乎被打折脊梁……”

    林凡以历史角度切入。

    安达这样怀着家国情怀的企业家,岂能没有共鸣,刺桐湾外对面还有个岛屿没收回,更是别人更懂一个民族屈之人下的灾难。

    在林凡讲述中眼睛渐渐的红了。

    外面豆粒大的雨水,打得窗户噼里啪啦。

    “所以,服饰行业得交给刺桐等城市的同行们奋斗,而我任务是带着阳旭三人,去开拓我们这个国家民族所需的行业,到时候,向那些为这个民主解放复兴流过血、拼过命的先辈致敬。”

    林凡用着平淡的语气,讲述着前世所见过的惊涛骇浪。

    他觉得老天爷让他重生,不仅仅是报仇,而是国家最孱弱的行业里深耕,以免他国仗势欺凌,更往深一点就是为世界大同打下坚厚基础。

    他重生在高考后父母死亡那一刻,就是证明。

    随后一个个出现他周围的大佬,是再度证明。

    这时,安达缓过情绪一脸谨慎道:“那个行业我不懂,但我想跟着你参加,不知先生是否答应?”

    “欢迎,越多人越好。”林凡高兴道。

    那个行业可是太需要资本,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积累。

    “什么时候开始?”安达问道。

    “现在还是基本积累阶段,我想在十年后开启。”林凡如实告知。

    安达猛点头,道:“好好,我会牢记在心里,到时干他娘的DG主义。”

    林凡有些讶异,安达从一出现一直很儒雅,让他都有点自行惭愧,没想到竟暴露出粗暴的一面。

    这时安达自己做下去。

    小小的举动,让林凡欣喜,按照传言中刺桐城人们的性格,对外人热情且保守,但把你当朋友时,一切的规矩化为无形。

    他也笑着坐下,阳旭紧跟着他的行动。

    外面的雨来得快去得快,眼光下地面积水折射亮晶晶的闪光。

    屋内,经过刚刚红眼后互相了解,三人说起话来没有任何一点阻隔,想说什么说什么。

    说到高兴处,安达道:“我想把工厂迁移过来灵江开发区。”

    “别别。”林凡赶紧阻止。

    安达集团在未来,是国家运动品牌的门面,亦是刺桐城自信拼搏的符号,他可不想让海内外一千三百万刺桐人损失这个符号。

    他见安达好像没听见自己的话,就又着急道:“安总以刺桐为基,将来在把分部设在金陵就好了,毕竟刺桐那么都同行,聚在一起上下游产业链才能打通。”

    “先生实在是厉害,我最近也听到了,省里打算把刺桐北部县市作为石化生产基地,打通纺织最上游,减少物流成本。”安达竖起拇指头说道。

    “都是刘根爷爷教育得好。”林凡自己情况自己清楚,能有超越时代眼光的,古今能有几人,自己不过是占重生的便宜罢了。

    中午林凡请安达在自家食堂吃饭。

    安达并不为此感到不悦,反而频频为菜竖起拇指头,差点挡着林凡的面把洪涛夫妇挖走。

    说实话,给出条件时分诱人,若不是考虑到堂哥洪浩,林凡都想劝洪涛夫妇跟安达去刺桐。

    吃完饭后,林凡和阳旭一起,带着安达前往旭日酒店。

    路上听到林凡对开发区未来的剖析,便说道:“酒店开业我过来庆贺,现在我要回家了,跟公司高层商量下,我要在附近整块地,不然将来一定买不起。”

    安达是雷厉风行的人,说完就转身往城里方向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