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缘分如约而至

第一百四十六章 缘分如约而至

    旅社服务员的态度,让开朗乐观的阳旭,忍不住拳头紧握,与之相反林凡很淡定。

    还是那句话刚改革开放,百行各业还是蛮荒状态,服务业想跟后世那种宾客如归,早十五年了。

    “一间二床房。”阳旭松开拳头,拿出大黑头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随手拿过后一阵检查。

    检验真假钱不是大事,但服务员的动作神态就太值得玩味了,确认是真钱后收起来,找四十块零钱,递给阳旭前,还问道:“你们来灵江做什么?”

    “打个五折我就告诉你。”阳旭淡淡道。

    “臭要饭,我稀罕知道吗?”服务员把钱甩在柜台上。

    “不明白服务业客人至上的道理,活不过千禧年。”阳旭拿回钱数着边嘀咕。

    “你说什么!”服务员冷脸问道。

    “改革开放百业代兴,应了那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是没错,但把握时局更重要,我可以肯定,五年后这一行拼的是服务,你们不做改变,必然走向毁灭。”

    阳旭自信且淡定的分析。

    “就你?”服务员再次打量着阳旭,道:“你也配学人家高谈阔论,回去种田吧,城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话相当有侮辱性,才改革几年,工农就开始被嫌弃了吗?

    阳旭表情却没有一点波动。

    林凡很是惊喜,自己有着前世记忆,能知道行业初期的情况,才能跳出来以旁观者看呆,而阳旭不是,身处在混沌状态却能看清局势,放在任何时代都是拔尖的存在。

    “说得好。”一个中年人在楼梯鼓掌,他已看好一会儿了。

    林凡两人回头望过去。

    中年人下了楼梯,道:“可否告知名讳?”

    “阳旭,这是我老板林凡。”阳旭闪开位置,把林凡暴露在中年人视线内。

    “还老板呢?我看你们就乡下来的流痞。”服务员揶揄。

    “二位先生好,我叫安达。”中年人直摇头,走到林凡两人面前伸出手,口音很南方。

    “您好。”林凡两人分别和中年人握手。

    此时林凡的脑海里,回忆起来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大佬。

    几百公里外是南面有个刺桐的城市。

    哪里先民们都有出海经商的传统,改革开放后当地居民利用侨民帮助,先行一步以纺织服装、鞋业等轻工业打下基础。

    有个县市级号称小香江。

    其中有一家小工厂,最开始做纺织来料加工,慢慢发展壮大,成为后世行业巨头,从工商业到教育行业,都是绕不开的经典教材。

    后来不少行业后辈们,研究其发家史成为了行业佼佼者。

    它叫安达集团,在国内鞋服行业数一数二,市值超过三千亿。

    “冒昧,二位所属行业?哦,我是做纺织来料加工。”安达说道。

    “我们主做服饰,兼纺织商贸和提供酒店住所,在灵江开发区……”阳旭在林凡眼神暗示下如实告知。

    他知道这又是林凡梦里的一个巨佬,所以言词很是恭敬。

    安达心里讶异,阳旭如此有礼貌,却只是隔壁这个不善言辞的年轻人手下,那这人的能力得多强,要知道阳旭在所见的年轻人中数一数二。

    “能否与二位吃个饭?”安达请求。

    林凡正有结交之意,两方一拍即合当即离开旅社。

    “臭要饭的,不要钱了啊。”服务员问道。

    “能认识安达先生,是我们三生有幸,区区六十块钱不多,送给你作小费了。”阳旭开心道。

    六十块钱可是不少了,服务员狂喜收下,嘴里嘀咕道:“正好打算领完工资要去鹏城打工,不要白不要。”

    服务员错过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另外一边,林凡三人都心知肚明吃饭是借口,所以阳旭花大代价叫辆的士,让林凡带着安达前往工厂,自己骑摩托车跟在后头。

    车上后座安达不闲着,询问林凡对纺织行业的看法。

    林凡无意盗窃刺桐、静海等市同行们奋斗的历程,而是以国外纺织行业兴衰角度剖析一番。

    即便他只是浅尝辄止,却让安达直拍大腿,嘴里惊呼:“妙,林先生乃是妙人也!”

    “不敢不敢。”林凡难得脸红,比起身边这位真大佬,他那些经历微不足道,即便有着前世五十年的记忆。

    可他越是这样,安达越是喜欢,恨不得跟他结拜。

    在双方喜悦的气氛中,车子来到工厂外,林凡下车为安达开门。

    随后两人一同进入工厂。

    保安室里,刘根看到林凡返回,眉头一扬,嘀咕道:“这臭小子才出去一个小时不到,怎么又拉了一个大佬过来。”

    “怎么看出来是个大佬?”一个老战士问道。

    而今安保工作,全被老战士们替换了,原先的保安被林凡调到办公室各部门去培训上岗去,不同意想继续当安保的人,被林凡送去苏雄集团。

    “让你看书你不要,你瞧瞧那中年人走路姿势,神态,一看就是不是普通人,显然是长居高位者。”卜承说道。

    全忠看了下卜承,有继续跟随林凡两人的身影,道:“我们家的小林不妨多让。”

    “是如此,可是面太嫩,还是个小处男,这点完全比不上。”钟俊说着还瞥了椅子上翘脚的刘根一眼。

    刘根顿时不乐意,道:“男女之事,还要我教他?”

    恰好阳旭过来还摩托车钥匙,听到尾音后笑嘻嘻道:“几位叔真是老当益壮,要不带我们家凡凡去见识下?”

    一众老战士翻白眼。

    “那男人什么来头?”刘根突然面色严肃。

    阳旭把钥匙轻轻放在桌上,汇报他们在众合旅社所遇。

    “好家伙,首长您见过小林如此重视一个人吗?”原通信兵汪民强问道。

    “我们都退休多年了,请叫我老教练。”

    刘根白了汪民强一眼,接着眯眼道:“高考前的林凡不好说,高考后真是没见过,看来这个安达将来必定成大器。臭小子这是提前打埋伏,以期未来获得利益呢。”

    “比起小林,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才是小孩子。”

    全忠的唏嘘,深得老战士们的认同,这段时间他们可是亲眼所见,林凡每一次出手之精准,简直是个小刘根。

    同样的感觉,也发生在安达身上,眼神就一直没离开过林凡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