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相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相

    就在陈警官苦恼不已,李梅得意洋洋的时候。

    审讯室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年轻的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警官这里有些证据需要你看一下。”年轻警察说道。

    “这就来。”

    陈警官答应了一声就往外面走了出去,他都已经离开了林凡自己也不好呆在这里,所以也跟着走了出去。

    正好瞌睡来了送枕头呀~

    陈警官心里,惊喜不已。

    林凡也是一脸高兴的看着年轻的警官。

    “都有些什么证据?”陈警官看着年轻人递过来的证据。

    林凡眼睛瞟了过来。

    陈警官看着手中的银行流水账单,略微有一些破烂的录音笔。

    “这个录音笔是”陈警官疑惑道。

    在哪个年代,录音笔是极为少见的。

    “哦,这个,是刚刚那群工厂员工其中一个人的。”

    “是一位三四十岁的男子的。”

    “他这录音笔那来的”陈警官疑惑道。

    “他说他以前一直是捡破烂的,有一天捡到了,捡破烂的时候,看遍了形形色色的人,所以哪个李梅叫他做事情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年轻的警官说道。

    陈警官,打开录音笔。

    “…我这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做,完成后可…给你们五千元是…你们…年的工资了。看你们…愿不愿意了。”录音笔里陆陆续续传出了李梅的声音。虽然很嘈杂,但也还是听到一点的。

    倒吸一口凉气…

    “…五千元?这…么…多”年轻的声音都有一点颤抖了。

    现在的工资也就三百左右。五千块钱,一年多的工资了,还是不吃不喝的情况下,还不一定能存到呢。

    “不会是干什么坏的事情吧?这么多的钱?”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出来。他的声音是最清楚的,应该就是这只破烂录音笔的现有主人了。

    “不会是杀人放火的事情吧?”一个人玩笑似的说道。

    听见了这话,其他几个人都留了一个心眼。先看看是什么事情,然后再决定于做不做。

    “哪有什么…坏事情,我又不会做伤…害理的事情。”

    “你们看到我身后…的几个白色塑…料桶了吗?我只是叫你们…处理一下。”

    “把它丢掉?”

    “笨呀,我要是…让你丢掉的话,我自己…就可以去,何必花…钱让你们去呢”

    “只是叫你们,把这…个白色塑料桶里…的东西,放在洗牛仔裤里…的池子里”

    “这白色塑料桶里装的什么?”

    “只是要牛仔…裤更有弹性的东…西罢了。”

    “为什么?这个东…西有什么…危害吗?”

    “没有什么…危害!你们就告诉我…你们能不能做?”

    “你们可要想…清楚,这可是五千块钱…”

    录音笔里面沉默了一段时间。

    “好…我做…你确定做完了过后…你会给我们…五千块钱”

    五千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那个年代,到处都是花钱的时候,都存不到五千块钱。

    “好…我也做…我不做了别人也…可以做的,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后面便是接二连三的答应。

    录音笔的声音到这里就没有了。

    林凡和陈警官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想着是,李梅,我看你这是怎么狡辩。

    想着李梅那一副欠打的表情,心里早就不痛快很久了。

    也是时候收拾收拾了。

    陈警官听完录音笔,看着手里拿着李梅银行卡里的流水账单。

    “林凡,你看…”陈警官指着李梅银行卡流水的账单。

    “这里显示的金陵鸿运服饰在十天前转账十万到李梅账户上。”

    林凡心里冷笑,董子谊拿十万块钱来在栽赃陷害我。真是看得起我,十万元,在这个年代,也舍的出。

    看来为了扳倒林凡,做了不少功夫,先是牛仔裤出现了掉色问题,其次是群众闹事,小女孩的事情,再是环境保护局的人。

    现在不相信有证据了,李梅还能死鸭子嘴硬。用开水烫一下,也能把那嘴掰开。

    “小武,你去把董子谊‘请’到警局来。”陈警官吩咐道。

    推开门,再次进入了审讯室,看到李梅坐在椅子上,脸上还是那种你能奈我如何的表情。

    你现在还能得瑟几秒钟,证据甩你脸上的时候,看你又拿什么来狡辩。

    把你李梅的银行流水账单甩在了桌子上。

    “看!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陈警官盯着李梅,看李梅又能玩出什么花来。

    李梅,看着桌子上,自己的银行号账单,脸色一白,底着头不语。

    “李梅,你到现在还肯定你不认识董子谊嘛”

    “你的银行卡流水账单上,明明白白的显示在十天前,金陵鸿运服饰给你转账十万元。”

    李梅低着头,依然不说话。

    陈警官看到李梅无话可说的样子,再加把火。拿起手中破烂的录音笔,放出她和工厂员工的录音。

    李梅听到自己和员工的密谋的事情。

    猛的一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陈警官手里的录音笔。

    怎么会?哪里来的录音笔。

    “这录音笔里的东西,还有桌子上的银行流水账单,足够证明了吧。”

    “如果你现在说出你的幕后主使,我们会考虑减轻一点你的刑法。”

    看着李梅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化,纠结,到最后的放弃挣扎。

    “好,我说…”

    “林凡,走吧,等一下,还有董子谊这家伙呢。你要不忙的话,再到我在办公室里坐一会儿”

    “不忙。”

    后面的问题,交给审讯人做就行了。

    到了陈警官的办公室,倒了一杯茶递给林凡说道。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待?董子怡这下可不好收场呀。”

    “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他自作自受,一天天蹦跶的厉害!”

    这种小把戏,林凡还不放在眼里,前世各种陷害他都能一一化解。重生一世的他,更何况带着前世的记忆,这么一个金手戒,害怕他不成。

    陈警官,可不管他们职场上的硝烟,只在乎,每次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找林凡,总能得到一些线索。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的。反正他跟案件没有关系就行了,知道了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