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四十一章审讯李梅

第一百四十一章审讯李梅

    而且林凡也相信陈警官办事的能力,从前世是对陈警官的印象,也是非常公办公证的,铁面无私的一个人。不然刚开始林凡也不会和陈警官交好。

    “后面的事情麻烦陈警官多费心了。”毕竟还要从李梅下手,需而找到董子谊下手的证据。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的。

    林凡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口供,陈警官在现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简单的聊了两句。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陈警官,你审讯李梅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旁观吗?毕竟是自己的工厂的员工,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指使她做了这些事情。”

    林凡还是想从李梅身上找到董子谊的证据。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陈警官淡淡的说道。

    人家工厂自己的员工,陷害了自己,人家也有权利知道的。

    在陈警官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审讯室里面。

    这个年代审讯室还是比较简单的。

    就是一个小房子里面简单摆放了一张桌子而已。

    审讯室正上方放置着一个摄像头,坐在审讯椅子上的人,他所说的话将来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而此时此刻李梅就坐在审讯椅上,他的面前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精明的警察。

    “问的怎么样了。”

    陈队长走过去随手拿起了桌面上的口供,大致的看了一眼。

    发现上面记录的东西只是一些平平无奇的事情。

    “陈警官你来的正好,这位警官一进来就问我一些很无聊的问题。”

    “我再说一遍,工厂布料的问题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要不是副厂长王乾打电话叫我过来,我当时还在吃面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员工非要指认我,可能是我得罪了什么人,被别人栽赃陷害吧。”

    李梅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谓是非常的丰富。

    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完全就是无知状,看上去这件事情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就这演技,在后世恐怕都可以拿到奥斯卡了

    “好了,事情怎样的,我们警察还是有能力调查出来的。”陈警官淡淡的看着李梅的表演,说道。

    “这个我肯定是相信的,希望警官大人能够还我一个清白。”李梅说道。

    “你和董子谊是什么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林凡突然开口说道。

    之前那个警官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

    虽然心里面有一点疑惑,但是因为林凡是跟着陈警官进来的。

    所以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什么董子谊我完全就不认识这个人,林厂长。”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生产部主管,你就不要再纠缠我了。”李梅说道。

    这副模样,就好像是林凡馋她的身子一般,得不到她就想毁灭她。

    林凡不屑的笑了笑,他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还能看得上李梅这种货色

    李梅这种姿色和姚冰月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他到底给了你多大的好处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到时候如果被调查出来的话,恐怕接下来等待你的就是牢狱之灾了。”

    在林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梅的眼神深处闪过了一抹慌张的神色。

    只不过很快就被她给隐藏了起来,很快就恢复了一副淡然的模样。

    然而林凡是谁两世为人的他是一个老江湖老狐狸。

    还有一旁一直在注意着李梅的陈警官,他可是屡破案件的刑侦队队长。

    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很敏锐的,就察觉到了李梅眼神深处的慌张。

    尽管她很快就恢复过来,但是还是被两人捕捉到了。

    这让他们更加的肯定,现在的李梅只不过是装傻而已。

    而且她的背后一定还有老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那个董子谊了。

    只不过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而且李梅死鸭子嘴硬。

    嘴巴密不透风根本就不会说出来什么,这是让他们非常头疼的地方。

    “牢狱之灾林厂长你不要在这里吓唬人,根本就没有干过的事情,你如果非要按在我的头上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告你一个诽谤”

    林凡心中好笑不已,这是恶人先告状,还反过来咬自己一口。

    而且重生的林凡,心里只想着赚钱和复仇,哪有什么时间去陷害李梅,这种小人物。

    “你有什么值得我吓唬的,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林凡好笑道。

    “我做都没做过的事情你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如果你非要给我安上这样的罪名麻烦你拿出相应的证据不然的话我不想和你多说废话。”

    李梅之所以有底气坐在这里,和林凡狡辩,是因为李梅对工厂里监控,了如指掌。

    所以李梅非常的确定,也非常的有信心,不会被工厂里的监控拍到。

    所以说,就算那几个年轻人供出了她,他们也没有物证,和其他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李梅。

    仅凭那几个年轻人的一面之词,也没办法给她定罪,所以一开始她虽然慌张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一副你能把老子怎么样的欠打表情。

    若不是个女人的话,林凡都想一巴掌拍死她。

    而一直站在一旁的陈警官,听了两人的对话以后,也是觉得这个李梅有些难搞,那些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的普通人。

    即便没有任何的证据,吓唬一下,会露出一些马脚的。

    就如同在工厂里面,林凡用的方法一样。

    压根就没有证据,稍微吓唬一下那几个年轻人,就自己站出来了。

    这其实在警局里面,也是他们经常用的方法,这样就不用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调查。

    但是这个里面显然不是那么简单,她是属于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类型。

    非常的难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