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一十一章雨夜奔波

第一百一十一章雨夜奔波

    凌晨,风带着豆粒大的雨,肆虐金陵各处,恐怖的响声让全市没有一地安宁。

    金陵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因林凡特意提醒,余田逼着苏雄提前几天布置防御,情况算还是好的。

    可他们按照是一般台风建立防御公事,当凌晨风夹着雨扑来,很多棚子都被掀翻了,储藏等待销售的瓜果,在风雨中挡不住几分钟,被打烂的越来越多。

    余田带着苏雄集团的人奋斗在一线,可人在风雨中都站不稳更别提抢险救灾,他一个跟着五年的手下摔伤后,就不敢让手下出去了。

    “加固大楼,我去去就来。”他把工作交给副手迅速离开,贴着墙体想苏雄大楼移动。

    在这个年代即便是金陵这一点大城市,电网也不是很牢靠,就算苏雄集团用的三相专项线路,这时也停了。

    余田抹黑行进,二十米不到就摔了三跤,最后一次特别严重,脸被被树枝给割伤,鲜血溢出被风雨夹击飞溅,其手中的电筒微弱的等光线显得面目狰狞。

    这回儿他特别后悔,之前林凡千交代万嘱咐,他只当是普通热带风暴应付,没想到是如此强烈,这还是台风在隔壁梁溪那边不过是边缘,真要是到达,破坏力得多高不可想象。

    一番艰难移动后,余田总算到达苏雄大楼。

    顾不得停下,他迅速抹黑冲上楼上办公室。

    办公室里点着油灯,苏雄正在拨打电话。

    “什么情况,为什么一直打不通。”苏雄给女儿女婿打电话,一直都拨打不通着急得很。

    砰!

    办公们被撞开,穿着雨衣一脸是血的余田闯进来,拿着手中电筒直射屋内。

    苏雄双眼被照得难受,正好在火头上就吼道:“他妈的进门是不懂敲吗?”

    “是我。”余田喘气道。

    “小余?赶紧帮我想个办法,玲玲那边电话一直打不通,这可怎么办才好。”苏雄周着急道。

    余田放下手电筒走进来。

    苏雄一见他满脸是血,大惊失色扔下电话:“你这是怎么了?”

    “苏总我们都幼稚了,林凡没说错,台风比我们预料要强,得想办法……”余田语速飞快的解释外面的情况。

    他们的水果贸易、或者整个苏雄集团都和水果市场息息相关,一旦台风登陆造成人员损失,集团也必将跟着衰落。

    “可现在哪儿去找人,而且我女儿女婿……”

    “苏雄、吴宇峰没我们那么头铁,听到林凡提醒一定加固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自救。”

    余田不好说苏雄之前,固执认为林凡的提醒是儿戏,也把自己带上去,其实他早已离开集团,就剩下一点点分红。

    “那现在怎么办?”苏雄第一次那么六神无主。

    整个集团、包括水果批发市场也就昨天下午才认真做台风登陆防御。

    当然这不怪苏雄,因几天前台风向东北方向移动,直扑扶桑国而去,谁知道会突然拐弯,且进沪市后还加强了。

    “只能厚脸皮给林凡打电话了。”余田说道。

    苏雄默默点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

    他两带着挨骂的准备,由余田拨出号码。

    金陵市电信还正常,电话很快接通,余田打开免提。

    电话那头传来刘根慵懒的声音:“余田对吧。”

    那个时代国内座机上是有来电显示的,但也只是号码并不知道是谁,所以余田两人很好奇刘根到底怎么知道,一时间没有回话。

    “小凡从洪涛夫妇那儿知道,水果市场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御工事,就猜到你们把他放在心上,刚刚确认我们这边挡得了今晚,就带着十个我的老友过去了,别的不说他们是十一个人若是出现差错,我拿你是问。”

    刘根解释着,最后音量突然提高。

    是!

    余田两人跟士兵一样,条件反射站直大声回应。

    嘟嘟……

    电话传来忙音。

    “林先生……”

    “我们欠他太多了啊。”余田接过话茬,苏雄点点头,而后转身拿走手电筒去寻找医药箱,给余田脸上伤口紧急处理。

    稍早,卜承代替了林凡守护新工地的工作。

    林凡开着卜承之前用来运木头的卡车,赶往水果批发市场。

    老战士们穿着雨衣,扛着铲子、都被背着工程背包,头上带着矿灯,在后车都任由风雨拍打半跪着巍然不动。

    离开灵江开发区,外面一条水泥路、一条土路。

    林凡选择走绕远的土路。

    不是他要折腾老战士们,而是水泥路通往的地方是他家方向的商业居民区,那地方道路狭窄,周围都是建筑和城市绿化树木,他怕树木在狂风暴雨下撑不住倒下,阻碍了交通,到时得不偿失。

    “看来小凡猜测区中心不好走。”老战士钟俊这次‘出征’的头儿,拿出被塑料袋包着的说道。

    其他人从身上对讲机听到话后默默点头。

    其中一个拿起来对讲机,问道:“钟队,那区里居民有人……”

    “这不是我们一刚退休老家伙能关心的。”钟俊严厉道。

    说话的老战士立马道歉。

    他们一群人都是刘根老部署,因特殊原因一直跟着刘根,所以身份很是敏感,若没有组织特意要求,关心一下都是错的。

    卡车载着他们继续前行。

    不得不说,解放牌柴油卡车就是耐操,如是一只黑夜里捕猎的猎豹,不受暴风雨影响飞奔向花雨区水果批发市场。

    一路上很是顺利,当要离开灵江区进入花雨区,突然路上蹿出来个人。

    要知道林凡选择的路线,是还没开发区域大片大片都是农田,周围有人家的地方在三公里外,怎么会突然有人还是台风夜。

    林凡反应及时踩下刹车,外头的人避免被撞飞,自由落体寻阎王去。

    那人跑到卡车驾驶座外,伸手拍打着车门。

    “别动我来。”车后斗钟俊对讲机呼叫林凡一声,迅速起来从车头后的位置,翻车栏跳下去。

    钟俊虽比刘根年轻但也快六十岁了,落地时却很稳健,可把拍着车门的男人吓一跳却又惊喜万分。

    绿色的解放牌卡车是什么,金陵乃至全国无人不知。

    “我不是。”钟俊头顶矿灯照射男人脸上,看到男人表情就知道对方想什么,立马开口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