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一十章人,最宝贵

第一百一十章人,最宝贵

    工厂、新工地、旭日酒店三处,都在林凡掩护下,用布袋围着厂子周围叠了三米高,只留下一个活动开口,内里也封住所有可能被水侵入的地方。工厂这头,更是分成生产部、仓库办公楼、宿舍楼四部分,且各部分里面都分开,这样即便有一处破损,也不至于全部受损,也能提高急救效率。

    最后,在林凡强烈要求下,王乾、阳旭等人,邀请几个老战士,用防水材料把所有机械二次封起来。

    忙活到傍晚,员工们都去宿舍休息,高层们在做最后扫尾工作。

    旭日酒店这边,林凡他们封死一二楼门窗。

    一群人在商贸楼天台,欣赏橙红色的天空。

    “灵江是金陵全市少见的多山区域,几乎是八山一水一分田,开发区这片土地算是难得的平原,以前还是灵江粮仓呢。”一个老战士感叹。众人纷纷点头。

    “平原?要死!”林凡忽然惊觉冲下天台。

    众人见他那么着急,纷纷跟下去。

    林凡进阳旭家一阵翻找,找到之前阳旭买的地图,摊在桌上俯瞰。

    “怎么了?”

    吴耀汉打头,一圈人一拥而入把房间塞得满满。

    “你们看,开发区所在的范围相不像是漏斗口?”林凡指着地图说道。

    吴曜汉把建筑设计师常妙竹推倒最前头。

    常妙竹手指在地图上画着,顿时面色大变:“这片山脉正好把灵江隔开,开发区和你们家所在地方以及区中心正好是地势偏低,虽有灵江河过境,可若是按你说的暴雨连三天……”

    “是五天。”林凡纠正。

    “别管几天拿回会怎么样?”吴曜汉着急插嘴。

    “我们得在加高防洪水的沙袋,还有多准备放在圈内防备不时之需,赶紧行动起来,豪爷爷、古爷爷麻烦你们去工厂,让阳旭、王乾带着众人帮忙,曜汉哥你和……”

    林凡迅速安排命令。

    “对了,妙竹姐,麻烦你打电话给余总,让他通知苏老板防御,还有帮我跟嘉丽姐,让她联系客户,如果有需要帮助尽量帮忙。”林凡交代完常妙竹,自己带着五个老战士去工厂隔壁工地。

    突然他想到郭同成还在金陵,又折返回来用阳旭家的电话,通知郭同成连夜买票南下,别被困在金陵。

    七点半,刘和准备回市中心吃个晚饭,路过旭日酒店、工厂见到堆叠的沙袋,意识到林凡在防御台风,却没放心上。

    他下午访问过专家,台风自会在金陵停留几个消失,然后就一路向北。

    专家还说,台风经过武进三市到金陵已衰弱成热带风暴,破坏力不是很强。

    “庸人自扰!”刘和冷哼闭眼,车子带着他飞速离开。

    东富服装厂这边,林凡让王乾坐镇厂子,协同杨依依等人巡视全厂各处,旭日酒店这边阳旭坐镇,配合老战士等人、还有林正军夫妇、王建村夫妇防护,他自己留在工厂新工地,和五名老战士一起。

    他还特别安排,刘根带着老部属卜承还有三名战士,准备三个快皮艇,那边有事往哪边。

    就算这样,林凡还是觉得不放心,整了三套无线电,一套用两条备用。

    大家都觉得他夸张,但没人说出来。

    晚上十点,金陵东南面刮来强风,吹得路上人们都站不稳,两个半小时后雨来了。

    “紧急播报……”

    金陵各大广播平台,连夜插播台风最先消息,受到热带高压影响,台风登陆沪市前还进一步加强,已是超强台风,希望全市各大工商业注意安全。

    一开始大家还不信,很快市大院各大部门连夜转移低洼地势群众,人们才警觉起来纷纷自救。

    “神了!”

    新工地棚里,老战士听着收音机播报,给在门边看着外面风雨的林凡背影竖起拇指头。

    其他人也跟着点头,眼里都是赞赏。

    “阳旭,你给我认真点,不要拿着无线电玩。”林凡朝着无线电吼道。

    “不是玩,是我跟小乾乾事看通信是否顺畅。”阳旭回道。

    林凡很清楚这是借口,但没心情反驳了,放下对讲机望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风雨,他有一种很坏的感觉,似乎这场风雨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洪涛叔叔,食堂的食物能支持几天?”他拿起对讲机问道。

    几秒后对讲机传来声音:“按照您吩咐的准备了十天,放心很充足的。”

    “弟弟,你在哪儿?”洪浩的声音传来。

    “哥,你怎么还不去睡觉?赶紧去,听到没有!”林凡大声道。

    “呜呜……弟弟骂我。”洪浩哭道。

    洪涛夫妇赶紧安慰。

    “对不起。”林凡赶紧道歉,自己也是魔怔了,堂哥只有五六岁智商,怎么能理解目前什么情况。

    安抚完洪浩后,林凡又朝对对讲机喊话:“王乾,食堂和宿舍应急电力有没检查好?”

    “大哥,您从下午开始就一直讲,都给说几次了,还问,话说你就没问一次仓库、生产厂房设备,难道那些不是财产吗?”对讲机传出阳旭的声音。“废话,人在命在,钱还怕赚不到吗?宿舍住着两百多人,那可是公司最宝贵资产,他们要是出事了厂子也不用开了,我又如何跟他们的亲人交代。”林凡不耐烦吼道。

    一时间对讲机没有任何声音。

    厂子这边食堂里,不少员工们因参加加固工作,正在吃夜宵,听到林凡的话一个接着一个停下手头动作。

    晚上通过抽签抽中加固工作,不少人还带着怨气,嘀咕林凡的不是,结果林凡最想保护的是他们。

    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岂能不感动,很多女员工眼眶红起来暗暗抽泣。

    食堂门口洪涛妻子头靠着洪涛,小声道:“他爸,我们当时选择关闭批发店过来这里,是这辈子最好的选择。”

    “那破棚子能叫店吗?”洪涛摸着泪花说道。

    “行了,该值守值守,该休息的去休息,记得要换班别逞强。”林凡用对讲机把话传到每个人耳朵里。

    “好!”大家的回答铿锵有力。

    厂子大门边上保安部,刘根翘着叫看着桌上对讲翻白眼,道:“哼,表演能力不错。”

    “老大,您就别嘴硬了,心里明明喜欢死林凡了。”卜承说道。

    几个老战士跟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