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一百零四章戏要演足

第一百零四章戏要演足

    旭日酒店斜对面,一片灯火辉煌。

    刘和调来更多的工人,替代白天的工人。

    三十多台挖掘机,还有上百个工人,在钱的刺激下卖力干活。

    这时有个面向凶狠的光头,从外面走进工地,来到刘和身边,大声道:“老大,那边也突然连夜干活。”

    “噢?不可能,金陵地面的工头们,都表示不会受聘那小子,他哪儿的人?难道老家伙们还能连夜干活!”刘和转头看向旭日酒店道。

    “不,是林凡带着几个干将自己干活,挖掘机也就启动一台而已。”光头说道。

    “哈哈哈……请了一群死老头,好意思跟我比速度,走走我们去看看热闹。”刘和狂笑不已。

    两个工地距离几百米,很快刘和带着光头来到外面,很自信也不怕光头会暴露身份,直接带着踩上两米多高的土堆。

    林凡正好推着装满小车子泥土来到土堆下,刘和居高临下俯视:“哎哟,这不是林厂长,怎么还自己干活呢?”

    林凡倒完土才抬头,道:“刘厂长怎么工人请那么多自己还要监工?没有可信任的手下吗?要我借你几个。”

    玛德!

    刘和想说的话被抢走,脸瞬间拉下,冷哼道:“可伶虫,你也就能惩嘴皮功夫,老子各类工人随叫随到,等我酒店先立起来,到时候你打算以灵江技术开发区第一开业酒店打响名头可就没戏了。”

    刘和丝毫没发现,自己知道战略意图是林凡主动透露,说话时表情、语气高傲如公鸡。

    林凡顺其意,愤怒道:“想得美,灵江技术开发区第一酒店,小爷当定了。”

    “哟哟,还真认为自己是个人物啊。董先生可是资产好几十个亿,随便洒洒水就能淹死你,不过是看在年幼没下重手,要感恩懂吗?”刘和嘲讽。

    “那敢不敢赌一把?”林凡怒道。

    “赌个屁,爷我就是来看笑话的。”刘和撇嘴说道。

    “伟人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你等着看吧。”林凡握紧拳头大吼。

    “哈哈哈……口号也就你们内地人会信,在我们香江人看来不过是笑话。”刘和肆无忌惮的嘲笑着。

    林凡暴怒道:“给老子闭嘴!”

    “小毛孩你想做什么?”光头本来长得凶,瞪眼更加狰狞,像是一头财狼。

    五楼窗户内,老战士们气得直打抖索。

    “叔叔们不要生气,小凡不是说了,工期都是规划好,是故意干活给他们看的。”林正军这怕一群老爷子气坏身子赶紧安抚。

    “那也不能看着不管,你听听那是人话吗?”

    “他妈的,什么叫口号,老子打跑D国主义难道是假,反动派还不是被老子给打到小岛去。”

    “就是,要不是当时首长按着,游泳老子也追上去。”

    “……”

    老人们越说越生气,若不是克制的话,光声音就能吓死下面的刘和。

    “叔为大计我们忍着。”王建设也在。

    楼下刘和继续嘲讽林凡。

    林凡目的可不是打架,故意露怯推着车子道:“哼,等着吧。”

    “小屁孩,你等着绝望吧。”刘和讽刺一句也带着光头下土堆。

    接下来一个小时,林凡他们还是认真干活,之后王树从外面观察确认周围没人,林凡就让众人去休息,自己爬上挖掘机。

    挖掘机引擎不关,周围大灯也不关,让远处看着像是还在工作。

    第二天五点多他被老战士们吵醒。

    他是有起床气,但张开眼看到一张张岁月刻画坚毅英朗的脸,他一点气都不敢出,跳下挖掘机,道:“爷爷们早上好啊。”

    “臭小子,我们可是很憋屈。”

    “你就说吧,什么时候我才能揍那小鬼一顿。”

    “……”

    老爷子们怒气冲冲。

    林凡是好一阵安抚,最后还是常妙竹几人低着早餐过来,才让老爷子们暂时没暴走。

    吃完后,老爷子把怒气发在工程上。

    接下来连续三天,每天晚上林凡请几个老爷子在外面大牌下棋,不让刘和密探靠太近,然后工地开着灯,挖掘机引擎也开着,造成干活的假象。

    当然白天阳旭每吃去食堂吃饭,一定拉着王乾几人抱怨晚上还要干活,让内奸传话强化林凡赶工期。

    第四天刘根在食堂爆发,堵住王乾几人,以厂长命令闭着众人去休息,自己去酒店大楼外,带着老伙计们干活。

    这几天刘和这边也没闲着,三百工人三班倒,把一个月的地下工程大大缩短。

    “哈哈……内斗了,老子看你能坚持多久。”刘和收到消息狂笑不已。

    笑完后,刘和吩咐光头:“让工程经理那边明天找再招一百工人,还有其他材料赶紧月过来,老子要让那小子知道什么叫钱力量。”

    光头当即离开。

    第五天早上,刘和要的工人来了,建筑材料大批大批运入工地。

    第六天中午。

    按照以往,林凡几人都在房间里放假气象台,供工地中干活的小辉放收音机用,但今日他们停下了,在商贸楼天台顶着烈日,遥望刘和的工地。

    “你说刘和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呢?”吴曜汉问道。

    常妙竹回道:“大概会很暴躁吧。”

    “不行,我的让小辉赶紧走。”谷俊弼转身要下楼。

    林凡说道:“不用担心,我昨天拜托爸爸混入工人中潜入工地,小辉不会出事。”

    “难怪,阳旭说叔叔昨天突然跑去厂子,带着浩浩要去景德市祭拜大哥,我们都奇怪为什其他叔叔阿姨他们都不去,就叔叔一人去。”常妙竹一脸恍然。

    林凡闻言回头对谷俊弼小声道:“你不该注意我和吴耀汉,而是阳旭,这家伙整日都有出轨的想法。”

    谷俊弼一听顿时着急。

    “话说你想治阳旭大嘴巴,也用不着造谣,就他那胆子敢出轨?”常妙竹听到了后给林凡一个白眼,接着对谷俊弼一阵教育。

    对面工地跟往常一样,小辉在吃饭时拿出收音机播放天气预报。

    “观众朋友们午间好,专家预计三号台风将于二十四小时登陆沪市,之后一路向西微偏北直奔金陵,市大院向全市发布紧急……”

    收音机里传出有点差异的美女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