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 第595章 抱着小助理去公司

第595章 抱着小助理去公司

    夜色浓郁,

    卧室里暧昧的声音响了很久才逐渐平息。

    许扬缩在被子里,浑身滚烫滚烫的。

    他被亲过的地方还残留着男人的气息,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让人沉醉的味道。

    想到刚才发生的细节,他把爆红的脸颊藏进被子里。

    司承是哪里都不放过,亲遍他全身。

    怎么能那么直接?

    以前做完就走绝对不会留恋,现在又温柔又体贴,让他恨不得牢牢攥在掌心里。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app爱阅最新章节。

    这么好的男人,他当然要永远留住。

    司承从浴室里出来,带着一身冷意。

    许扬舒服了但他还没有缓解,只能躲在浴室里从冲冷水澡。

    这种季节洗冷水澡简直是煎熬,但他还得硬挺着。

    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身上冷害怕凉着许扬,只坐在床边没有躺过去。

    “怎么不上床睡觉?”

    许扬洗过澡,身上香喷喷的。

    那股香味一个劲往司承鼻子里钻,冷水澡的效果大打折扣。

    “我身上冷,躺过去你会不舒服。”

    司承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先睡,等会儿再抱你。”

    许扬探手过来摸他的胳膊,发现他身上确实冷冰冰的。

    “你又冲冷水澡?”

    司承觉察到他眼中的愧疚,知道他是心疼自己。

    探手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腹:“你肚子里的小家伙才两个月,距离三个月还有很长时间。这段时间挺难熬的,以后会经常冲冷水澡。”

    司承俯身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不用心疼我,这都是基本操作。”

    “我可以……”

    许扬想帮他但被司承制止:“别折腾了,明天还要陪我去公司。只要你不撩我,我很快就能平静下来。”

    “我现在就睡觉。”

    许扬快速的把手缩回来,规规矩矩的躺在床上。

    没多久他就睡着了。

    司承坐在床边看着他,眼神格外专注。

    等身上的冰冷消散后才回到床上拥住睡熟的男人闭上眼睛。

    一夜无话

    早晨,

    司承醒来的时候发现许扬还没睡醒,

    男人贴着他的胸膛,一只手还拦着他的腰,姿态亲密又依赖。

    司承仔细回忆,发现以前许扬不会这样,应该是怀孕后变得粘人。

    特别是昨天晚上,在他怀中哼哼唧唧的样子像极了讨宠的小猫咪。

    司承眼底弥漫出笑意,

    低头亲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耳朵。

    那只粉嫩的耳朵抖了抖,往被子里缩。

    司承觉得有趣,又亲了他好多下。

    把许扬欺负的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他才抱住轻声哄着:“乖,不闹你了!”

    许扬处在半睡半醒状态,听到他的话后翻身过去用后背对着他。

    司承望着他的背影,勾唇笑了笑。

    他从床上轻手轻脚的起来,走进浴室洗漱。

    回到卧室时发现许扬还睡着,

    估计早就忘记今天要陪他一起去公司。

    司承没舍得叫他起来,把还在沉睡的男人抱起来:“乖,我给你穿衣服,我们要出门了。”

    许扬听到他在说什么,但困意正浓不愿意睁开眼睛。

    他把脑袋抵在司承胸口上,两只手环住他的脖颈,如同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司承拿过准备好的衣服帮他换上,

    穿戴整齐后抱起还在沉睡的男人走出洋房。

    张师傅早已等在门口,

    看到他走过来,立刻拉开车门。

    司承坐好后,不用他动手许扬就缠了过来紧紧抱住他。

    这种待遇从来没有过,

    让司承很兴奋,

    突然就体会到老婆怀孕的好处。

    张师傅递过来一张薄毯,司承展开后搭在怀中男人身上。

    受到孕期影响许扬很嗜睡,

    理智告诉他应该起来,但身体却不受控制。

    靠在司承怀中,很快他又睡着了。

    轿车停在公司停车场,

    司承见他没有醒过来,只能连人带着毯子一起抱起来。

    他抬步走进电梯,低头端详着男人的脸。

    许扬闭着眼睛,小半张脸藏在他臂弯和胸膛之内,睡得特别安稳。

    司承弯了弯眼角,

    真是有趣,这样都能睡着。

    叮!

    电梯的声音惊动许扬,他艰难的眨了眨眼睛,“这是哪儿?”

    怎么感觉场景有些熟悉?

    “到公司了。”

    司承的话让许扬困意全无,

    他瞬间清醒过来:“什么?到公司了?那你快点放我下来。”

    “怕什么!没人会发现。”

    司承看了一眼电梯显示区,“快到了!”

    这下子许扬更紧张了,他挣扎着想要从男人怀中出来,

    但司承双臂收的很紧,没有要将他放下的意思。

    “被别人看到不好。”

    许扬放软语调:“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进你的办公室。”

    “我是第一次抱着老婆来公司,满足一下我炫耀的心理。”

    司承抬手在他后腰上拍了拍:“乖一点!你要是执意下来,我就在电梯口亲你。”

    许扬一下子老实了,把头埋在他怀中不敢乱动。

    电梯门打开后,

    司承抱着他踏进走廊。

    这个时间公司员工基本都到了,总经办来来往往都是人。

    看到司承抱着一个男人走过来,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总裁带着总裁夫人来公司了?

    怎么是抱着的?

    小琴距离司承最近,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行礼:“司总!早上好!”

    司承笑了笑:“早上好!”

    许扬认出小琴的声音,把头埋的更深。

    这要是被认出来,他还怎么在公司里混。

    “司总,这是您夫人?”

    小琴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她的视线落在司承怀中男人身上,发现看不到脸。

    但身型有些眼熟,

    难道以前见过?

    小琴试探性的问:“夫人这是怎么了?他是身体不舒服吗?”

    总的出来露个脸啊!

    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

    “昨晚闹着要和我来公司,但早上又起不来。我不好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只能抱着他过来。”

    司承语气里透着浓浓的炫耀,任谁都能听出来。

    “司总和夫人感情真好啊!”

    “司总赶紧带夫人回办公室吧!不要冻到夫人了。”

    “司总和夫人吃早餐了吗?”

    “不知道夫人喜欢吃什么?”

    ……

    恭维的声音响起,让许扬浑身紧绷。

    随时可能掉马的紧张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手心里都是汗。

    司承这边已经开始点餐,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

    还特意嘱咐不要那么多调味料,毕竟孕夫不能吃这些。

    许扬紧张的头皮发麻,

    他实在撑不住,用手指捅了捅男人的侧腰,提醒他快点离开。

    司承觉察到他的小动作,故意低下头:“宝贝儿,怎么了?”

    许扬紧紧抿着唇,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司承笑了一声:“我家宝贝害羞了。”

    许扬觉得自己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跟着司承来公司,

    如果有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对会乖乖留在家里。

    司承在走廊里停留了很长时间,

    在许扬几乎要撑不住的时候,他才回到办公室。

    刚进入休息室,

    许扬就迫不及待的挣脱他,“司总,早晨您怎么不叫醒我?”

    “我叫了。”

    司承表情很无辜:“你抱着我不起来,在我怀里哼哼唧唧的。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只能带你过来。”

    “刚才我都说让你放我下来,你怎么还抱着我?”

    “你太在意这些细节。”

    司承觉得许扬就是太拘谨:“合法夫夫之间做些亲密的事是很正常的,如果我对你规规矩矩的,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

    “我是怕影响不好。”

    许扬拉住他的手:“我今天都在这里陪你,你能不能对我笑一笑?”

    司承觉得自己很没骨气,

    威严的形象维持不了几秒,总是会在许扬软软的声音下丢盔弃甲。

    他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许扬,别对我撒娇。”

    “那你给我笑一个。”

    许扬钻进他怀中,仰起头吻他的喉结。

    司承受不了他这样的撩拨,将他抱起来压在休息室的床。

    他低头狠狠吻过去——

    在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后,

    司承才松开怀中的男人:“应该是小琴来送早餐。”

    他揉了揉许扬的头发:“先去洗漱,吃过早餐再睡觉。”

    从洗漱间出来,

    许扬闻着很浓郁的饭香味,勾动着他的味蕾。

    他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看到司承正在摆餐具。

    听到他的脚步声,司承回头看过来:“是不是饿了?”

    许扬点了点头:“最近挺容易饿的。”

    “那正好!小琴买了挺多种早餐。”

    司承笑着说:“女孩子比较心细,知道你怀孕可能喜欢酸甜口味,特意买了几种糕点。”

    许扬被酸枣糕吸引:“我喜欢这个。”

    他掰开一块尝了一口,觉得不错才送到司承嘴边:“你尝尝。”

    司承低头吃掉他手中的糕点:“还不错。”

    “我也觉得很好吃。”

    许扬吃掉糕点,又选了一块三明治。

    吃完这些他就不再动筷子。

    司承觉得他吃的太少了,皱着眉头说:“不是说饿了吗?怎么就吃这么点?”

    “我吃饱了。”

    他饭量本来就不大,今天已经算是吃的多了。

    “肚子里装着宝宝,不能只吃这么一点。”

    司承把他抱在怀中,喂他吃粥:“乖,喝点粥。”

    许扬抿着唇:“我不想吃。”

    “张嘴,只喝一口。”

    司承轻声哄着,温柔的语调让人没办法拒绝。

    许扬只能张口喝掉汤匙里的粥。

    司承又喂了一勺,这次费了一番功夫才算是说动他。

    许扬不情不愿的样子让他想到颜泽云。

    那时候颜泽云怀孕,司凛也是这么劝的。

    当时他还觉得矫情,

    现在他也变成曾经讨厌的那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