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代奸相 > 894 为金蛟报仇

894 为金蛟报仇

    “挡!挡住!”

    不仅是地面的搏杀,在天空之上,无当虎士也趁机响应,射出一拨拨的飞矢,将一片片的伪秦士卒,直接射死当场。

    但离得近了,在黑水关的城头,同样有无数的重弩飞射而出。

    天空上,一朵一朵的通红,不断往地面坠去,一瞬间,绽放成耀眼的火花。

    “魏麟,你带骑军去支援。”陈九州凝着声音。他知道,这应当是黑水关的最后一波支撑。

    只需要守住,等金蛟一死,则大事将定。

    只可惜,在喂了那么多的火油,甚至还有火药,这头畜生,还在拼命地挣扎,不曾死去。

    “陈相放心!”

    魏麟领命,迅速往高地下走去。不多时,一支万人的轻骑,开始拿起铁枪,呼啸着奔赴战场。

    现在陈九州只能祷告,这时候,别他娘的再来一场雨,否则的话,他当真要玉玉了。

    还好,这种蠢事没有发生。

    陈九州呼了口气,站在高地之上,有些紧张地看着前方的战事。

    算是野地战。但黑水关的兵力,约莫是联军的两倍。但不管如何,终归是乌合之众。

    单论一打二而言,还是没问题的。

    “快,所有人立即驰援!莫要让金蛟被烧死了!”陆钟的眼睛,同样变得赤红。他明白,这一场野地战意味着什么。若是无法攻破楚人的防线,黑水关必将失守。

    “该死的。”

    陆钟从未想过,好端端的一场守城之战,变成了野地战。

    “陆将,城里尚有军队,为何不派出去!”燕浒咬着牙,一边看着金蛟,一边紧张无比地看向陆钟。

    “你闭嘴吧,那是伤兵!”陆钟咬着牙。说到底,还不是燕浒的自负,若是让金蛟一直留在城里,哪里会发生这等祸事。

    燕浒也自知理亏,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陆钟,只得抬起头,无比凝重地看向那头金蛟。

    他知晓,金蛟此刻,挣扎的力气,已经是越来越小了。估摸着要不了多久,便要彻底伏诛。

    早知如此,他便不该来黑水关。那陈九州,当真是可怕。

    “推枪阵,杀!”

    一排排的伪秦士卒,悍不畏死地列成枪阵,朝着长墙式的联军,撞了过去。

    铛铛铛。

    长枪刺穿袍甲,有不少联军士卒,瞬间惨死在枪阵之下。

    但即便如此,联军便很快回防,补上了空缺之后。不断抬盾挥刀,将伪秦士卒推过来的枪阵,一下子劈散。

    “救、救金蛟!呜呜!”

    一个伪秦士卒,抱着十几罐的火油,点燃了自己,朝着联军的军阵扑了过来。

    “疯子,都疯了,这些疯子!”赵麟满脸怒气。相比起来,他更加愤恨乞活山的蛊惑,让普通的百姓,套上这种该死的信仰。

    “挡住!挡住!”

    有伤兵退下,在后面,便有联军士卒补上。一眼看不到头的长墙阵,将冲过来的敌军,不断阻隔在前方。

    “东楚轻骑营,前来支援!”魏麟带着万人轻骑,踏马而到,声声怒吼。

    “平枪,迂回杀敌!”

    “吼!”

    从侧边迂回绕去,轻骑营平起长枪,呼啸着杀入敌阵。不多时,便杀得侧边的敌军,不断后退。

    “奔射箭雨!”

    准头不好,但密集的飞矢落下,同样能杀死不少敌军。先前在攻城的时候,便是这支轻骑营,在迂回奔射城关。

    “该死的,快,都杀过去!”陆钟立在黑水关的城头,脸色焦急无比。如今在乍看之下,近乎六十万的伪秦大军,分明是占不到任何便宜。

    而那头金蛟,真要马上被烧死了。

    “推火油车,冲散楚人的军阵!”陆钟灵机一动,只以为想到了什么,又马上下令。

    并没有多久,至少数十架的火油马车,呼啸着从城关冲出,往前方的联军军阵冲去。

    厮杀之中,一片片的火焰,瞬间在联军军阵中,忽而炸开。

    目光所及,到处都是火焰。

    陆钟在城关上,报复性地仰头狂笑。

    连着旁边的燕浒,眼睛里亦有喜色。但很快,他眼里的喜色,便一下子消去,反而变成了一种仓皇。

    “陆将,金蛟死了!”

    听到这一句,陆钟紧张地抬头,看向前方的铁网之处,果然,那头金蛟被烧成了灰色,伏卧在地面上,再也不动半分。

    而巨大的火势,依然在烘烤着整头金蛟。

    陆钟颤了颤身子,整个人差点立不住。终归还是晚了,金蛟一死,恐怕尚在冲锋的士气,会整个崩碎。

    而且,金蛟的位置太过显眼,迟早会被许多将士看见。

    为今之计,陆钟也顾不得了。他只能拼最后一把,试图挑起哀兵必胜。

    “列位袍泽,楚人杀死我乞活门的金蛟,我等!我等誓要为金蛟报仇——”

    声音传出去,无数的伪秦将士,失声痛哭。

    许多人缓缓放下武器,仿佛生无可恋一般。

    但在其中,有更多性子暴戾的伪秦士卒,分明是响应了陆钟的话。

    “杀死楚人,为金蛟报仇!”

    一时之间,厮杀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

    高地上,陈九州面无表情地看着,眉头也一时紧皱。不得不说,那位黑水关的守将,终归是有些本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