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古代娇气美人

古代娇气美人

    “呜呜...我可怜的莺儿啊!”

    来的新世界的莺莺感觉头有些晕,耳边传来女子飘渺的哭泣声。

    这让逐渐清醒她感觉有些不寒而栗,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可是跟着一起看过不少的和电影。

    虽说自己就是妖精,可这也不能减小她心里的害怕。

    就在莺莺心中要升起不安的时候,系统的剧情非常及时的传送了过来。

    【这个小世界讲的是姐妹争夫婿的狗血剧情】

    【女主原来是现代小白领,穿越到了古代礼部尚书不受宠的大女儿冷芸芸身上,穿越之后她智斗继母,重新夺回了父亲的宠爱】

    【拆穿嫡妹觊觎自己未婚夫的算计,让她被关入家庙,寂寥的度过一生,而自己则是嫁给了未婚夫于阳曦美满一生】

    这次莺莺要完成的就是这个,觊觎女主未婚夫的嫡妹,冷梓莹心中的愿望,她的小名就叫莺莺。

    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是原主与姐姐争执双双掉下池塘。

    原主重病躺在床上一个月,冷芸芸则是一命呜呼了后被女主借体重生了。

    “阿...娘...”

    莺莺极力想说话,也不过是嘴唇动了动,发出了一点气音。

    可能是母女之间的心有灵犀,床边的人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点情况。

    握着她的手微微颤抖的,莺莺能感觉到一道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脸。

    弯曲纤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过了良久才勉强睁开那漂亮的眼睛。

    当莺莺的视线能看清楚外界情况时,映入眼帘的是原主的母亲赵氏,那泪水涟涟的样子。

    赵氏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的脸,感觉没有再烧了不禁破涕而笑,“莺莺醒啦,佛祖保佑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对于莺莺的醒来,赵氏庆幸不已,原主已经病了一个月了,冷尚书请来的御医来诊脉都摇头。

    直接说了要服一贴中药,若是三日之内清醒,就问题不大,要是醒不了就会丧命。

    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所以之前还在昏迷中的莺莺能听到赵氏的哭声。

    她以为莺莺撑不过去了。

    重病刚醒,莺莺的声音有些沙哑“阿娘,我没事了,你别哭啊!”

    “嗯嗯,阿娘让人给你准备了一点清粥,莺莺先吃一点垫一下肚子。”

    擦干泪的赵氏心情大好安排着,然后就看到自家女儿垮下去的脸,笑着伸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

    “等彻底好了,就能吃好吃的了。”

    “哦~!”

    无奈的应道,莺莺的声音拉长有气无力的,又引起了赵氏的心疼。

    不过想起之前御医的叮嘱,狠着心扭头不看她可怜巴巴的小表情。

    吃了赵氏喂的的白粥,莺莺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

    砸吧了两下嘴,没滋没味的让她很心塞。

    “阿娘好狠的心呐,嘤嘤嘤,莺莺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人家想吃糕糕~阿娘~”

    有了点力气的莺莺,趁着一个时机钻进了赵氏的怀中,撒娇着讨食。

    原主就是一个被养的有些骄纵的傻白甜,莺莺学起来那叫一个毫无违和感。

    对自己女儿撒娇毫无抵抗力的赵氏,内心陷入了巨大的挣扎。

    好可爱啊!怎么办,好想投喂啊!

    “小妹,别胡闹了!”

    正在赵氏要被莺莺蛊惑着去拿糕点时,门外清亮的男声传了进来。

    这几天原主的哥哥,冷家大少爷冷浩思也在家,为她的病情担忧着。

    一听到小妹醒来的消息,他就飞快的赶了过来,一来就瞧见自家母亲被蛊惑住的神情。

    无奈的出声阻止了,大病初愈还没好全呢,怎么能吃糕点呢!

    这时冷尚书也过来了,看到这情况还有些疑惑,出声询问:

    “怎么了?莺莺才刚醒浩思你就别训她了!”

    莺莺一看有人撑腰了,刚刚的丧气一扫而空,“就是就是!爹爹说的对!”

    清醒的赵氏笑着看丈夫这拉偏架的样子,完全没有帮儿子解释的意思。

    她也偏心女儿!

    这让冷浩思就很无奈了,没好气的说:“父亲还是听小妹的要求,再说吧!”

    这让慈父的理智回笼了,冷尚书看着床上小脸还有些白的女儿,稳如的询问:

    “莺莺是想要什么啊?”

    “爹爹,清粥一点味道都没有,莺莺要糕糕嘛~”

    这让慈父冷尚书失笑,他还以为自家女儿要什么难得的东西呢,不过是一份糕点而已。

    “来人,给小姐送一份......”

    “父亲,莺莺才刚醒,御医之前可是嘱咐过的,若是醒来这两天都只能吃些清淡粥!”

    在冷尚书命令下达之前,冷浩思果断截住了话,将为什么不能给莺莺糕点的原因说出来。

    “给小姐送一份清粥来!”

    说出去的话,冷尚书完全没有打算收回,只不过把莺莺心心念念的糕点,换成了清粥!

    “爹爹!”莺莺声音拔高了一些叫道。

    摸了摸莺莺的小脑袋,冷尚书温和的说:“莺莺乖,要再等两天才能吃啊!”

    “你之前不是喜欢爹爹书房的那幅画吗?等你好了就送你了,好不好?”

    眼看吃糕点无望,莺莺颓废的答应了,“好吧~”

    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在门边站着的人捏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