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娇气包她美貌无敌 > 深宫修罗场26

深宫修罗场26

    “你干什么?!”

    妃嫔中,一道惊怒的女声传出。

    慕昊苍听到熟悉的声音脸色一变,飞快的冲了过去。

    其他人也迅速的追了上去,邵娆还在那边,这让众人都担心不已。

    一把刀抵在了莺莺的脖颈上,身后擒住她的房忻欢笑得猖狂。

    “我干什么,我想让陛下的心上人给他殉葬啊!”

    刚才反转太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边,没有人发现房忻欢已经偷偷的靠近了莺莺这边。

    等最后皇帝倒下尘埃落地,大家都放松警惕的时候,她突然暴起持刀抵在莺莺的脖颈上。

    “放开娘娘!”

    赶过来的几人齐声呵斥着房忻欢。

    被众人呵斥的房忻欢则是不为所动,眼中疯狂的情绪一览无余。

    “我为什么要放开,反正你们都要杀我,拉尊贵的皇后娘娘陪葬,我也不算亏啊!”

    说着,刀锋往莺莺白嫩的肌肤上靠了靠,仅仅是一丝刀锋,那处就出现了鲜艳的红痕。

    她已经陷入了疯狂中,将自己遭遇的一切都怪罪在莺莺身上。

    “明明我都重活了一世,为什么命运还是没有改变!都怪你!都怪你!”

    莺莺怕出声会刺激到她,也怕影响到邵首辅等人,紧紧的抿着唇让自己不会发出声音。

    【任务完成度100%,宿主不必慌张,即便是现在离开,您也不会消失的】2323出声提醒着莺莺。

    “呼——”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莺莺闭上了双眼,怕看到自己的鲜血。

    这副明明害怕却还是不敢出声的模样,在其他人眼中极其刺目。

    “你放开娘娘,本将军保证,让你活着离开!”

    慕昊苍死死的盯着她拿刀的手,声音冷静的劝说,可那不经意间泄露的一丝颤抖,让人清楚他并不冷静。

    “本大监保证!东厂禁卫不会动您分毫,还请您不要伤了娘娘!”

    相比慕昊苍冷硬的语气,文良温和的声音更加有可信度,他说着还冲郁乐章和邵首辅使了一个眼色。

    “本王的暗卫不会动你!”

    “邵家侍卫暗卫,都不会伤婕妤娘娘,烦请放过我孙女。”

    待几人说完后,房忻欢疯狂之色褪去了一些,之前能不顾一切全都是因为清楚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

    而现在几人都保证了,人都是这样只要有一丝希望的话,她都会想活下去了。

    手臂缓慢的放下,在刀锋离开莺莺脖颈的那一刻,一只手握住了房忻欢持刀的手腕。

    慕昊苍眼中眸光一闪冲上前去,接住了被推过来的莺莺。

    “暗——九!”

    看到熟悉的眉眼,房忻欢愤怒极了,大吼出声。

    暗九没有理会她的愤怒气,用刀划过了她的一双手,挑断了手筋。

    “啊——”

    被丢在地上的房忻欢,握着自己流血的手腕,凄惨的叫着。

    “奴才以婕妤娘娘一双手,求首辅大人恩准,能护卫皇后...邵小姐身侧!”

    暗九跪在邵首辅身侧,低声请求着。

    能活到现在的暗卫,基本都是实力超强,智商也不低的。

    暗九是其中的佼佼者,邵首辅看了他一眼,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意思就是看他自己实力了,毕竟旁边三个狠人虎视眈眈的,你要是实力够九能来。

    横竖自己孙女不会吃亏!

    这就让旁边的三人用不善的目光盯着他。

    慕昊苍冷哼一声“好胆!”

    好家伙,有人居然胆敢在他们面前表示自己想靠近莺莺!

    暗九走到莺莺面前,伸手递出了一样东西,一块墨色的龙纹玉佩,呈现在莺莺眼前。

    看到这一幕,郁乐章不乐意了,温和的声音变得极冷。

    “拿本王的令牌,去讨好娘娘,真是好打算!”

    低着头的暗九,轻声说:“奴才以为,摄政王殿下会很乐意玉佩在娘娘手中的,没想到...”

    “那也是该本王亲手送!”

    在几人针锋相对时,于元良想着房忻欢之前嘴里的那句,重活一次。

    命人将昏迷中的房忻欢拖了下去,“小心别让她死了,其他的都随你们!”

    “是”

    就算是很不爽暗九借花献佛的行为,郁乐章也没说把玉佩拿回来,自己再送一遍。

    在心上人面前,拉不下这个脸!

    “这...事已至此,还请摄政王殿下登基!”

    不知是谁传出来的话,让场中的气氛又一次变得诡异了起来。

    “此言差矣!殿下身子太过虚弱,恐怕时日无多,还是慕将军更加合适!”

    “若是如此的话,邵家也是有人的!”

    出力的又不止摄政王一个,这慕将军也在呢,邵家也不是吃素的。

    三方的支持者又吵作了一团,谁都怕被清算,都想让自己的支持者上位。

    “诸位不若听我一言!”

    于元良的声音,让场中纷乱的吵闹声安静了下来,众人都看向了他。

    以他的实力,如果不是太监的话,也是有一争之力的。

    于元良要是在三方中选择支持谁,那人就能即可登基了。

    “既然三方争执不下,不如就让......登基如何?”

    此话一出,刚刚还安静的空间直接炸了!